筆趣庫 > 大數據修仙 >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離開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離開

不得不承認,每一個家族的昌盛,都不是偶然現象。
  
  固然有紈绔子弟什么的,但是也必然有一批精英,支撐著家族的發展。
  
  解超勝小心謹慎,但是他并不怕死,著了急真能豁出去。
  
  祝高揚其實明白這件事里的貓膩,也知道一昧的否認,可能會激怒馮君,所以他還是把解超勝被籠生之后的事情,重復了一遍這個時候,他不敢有半點的歪曲事實。
  
  “撞正大板了?”解超勝笑了起來,“那就活該了。”
  
  然后他看向馮君,慘笑著發話,“馮山主,搜檢你的要求,真的是陰煞派提出來的,而大動干戈地抓人,是祝家的決定……我不是推脫責任,我可以死,能不能放過鑄劍峰解家?”
  
  “你死就完事了?”馮君聽到他倆扯皮,心里又不耐煩了起來,“你知道不知道,你們這么折騰,耽誤我追殺寒魄?”
  
  耽誤追殺……寒魄真人?解超勝一開始還接受不了這種說辭,那是陰煞的高階真人啊。
  
  但是想一想前面收到的消息,他的心里是明白了,“其實你是防備著陰煞設下陷阱算計,結果我們的作為……讓你誤判了?”
  
  這還真是個明白人!馮君心里忍不住又給這廝點個贊,明白分寸的人不少,能說到點子上的人不多,而且他也不怕承認自己力有不逮,“沒錯,我一個人不可能扛得下整個陰煞。”
  
  坦然承認自己的不足,這并不是多難的事,打腫臉充胖子才是最可笑的。
  
  解超勝真的沒心思去笑他出身鑄劍峰七大家族之一的解家,他很清楚四大派的恐怖。
  
  要說有人能單挑四大派……之一,他絕對是不信的元嬰真仙都不可能,四大派看著是九金丹,但是事實上,每一家的底蘊都不可小覷,派里藏著元嬰的可能性都有。
  
  當然,如果是出竅期的大能出手,就又不一樣了,不過這個可能性……有點超綱了。
  
  但是正因為解超勝了解馮君說的是實話,心里才越發地壓抑,他很無奈地發話,“那你是想殺我呢,還是想征用?”
  
  嘿,我也能征用別人了?馮君心里沒地生出一種自得的心情。
  
  在手機位面,他被人征用多次了,有成功的也有失敗的,印象最深的,無非就是秋辰坊市靈獸攻城的時候,被人強行征用,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
  
  現在真的輪到我征用別人了?馮君覺得自己的地位,變化得有點大。
  
  他忍不住要確認一下,“我征用你對付陰煞派,有問題嗎?”
  
  這個問題,解超勝覺得很難回答,鑄劍峰的底蘊,他最清楚不過了,比五臺都要差一點,大家平時抱團取暖沒有問題,四派五臺不敢輕易冒犯,但是叫真的話……排名說明了一切。
  
  所以想一想之后他回答,“我可以幫你查驗,但是只負責協助。”
  
  馮君聽得就笑了,“就像你協助陰煞派一樣?”
  
  解超勝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可笑的,他點點頭正色回答,“是的,你們巨頭之間的爭斗,我們都無力反抗,只能認真地配合……解家,也不過是鑄劍峰七家族之一。”
  
  “我是屁的巨頭,”馮君忍不住出聲吐槽,“就是你說的,一個散修,只是不怕死而已。”
  
  不怕死而已嗎?解超群的神智恍惚了一下。
  
  不過他謹慎成性,并不會被這種雞湯輕易地忽悠,“反正我都惹不起。”
  
  馮君斜睥他一眼,冷冷地發話,“你已經惹了我。”
  
  解超勝點點頭,“沒錯,我惹了你,一條命賠給你,不過我要強調,這不是我的本意。”
  
  馮君覺得有點可笑,“那你的本意是什么,求道者……不明白自己的道嗎?”
  
  解超勝紅著眼看著他,“咱們都是散修,你是散修,我鑄劍峰解家號稱七大家之一,說到底也還是散修……散修的道,不就是生存嗎?”
  
  馮君一撫額頭,笑了起來,“好了,你不想讓我殃及你家族,這個我答應了……其實我也就是嚇唬人,鑄劍峰解家,我怎么敢得罪呢?”
  
  解超勝就只有苦笑了,你連十方臺和陰煞派都敢得罪,還敢追著寒魄真人殺,現在跟我說這些?
  
  果不其然,下一刻馮君就是面容一整,“但我也是要面子的,超勝上人,你這么搞我,我沒有反應的話……人心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你說是不是?”
  
  這些話里,生僻的詞語太多,但是字面意思很清楚,沒誰聽不明白。
  
  所以解超勝就只能退讓了,“好的馮山主,大家都是散修,生存不易,相互體諒吧。”
  
  “我可以體諒你,”馮君是什么人?逮著瘸子往死里踹的主兒,“但是你體諒了我沒有?你這話的意思是……合著只能你搞我,我搞你就是不懂得體諒,是嗎?”
  
  這貨是修仙界近幾十年的一大變數!解超勝終于對馮君做出了一個判定,所以他主動開價,“這樣吧,任由閣下驅策十年,你看如何?”
  
  “三十年,”馮君很干脆地表示,“還有,銀杏坊市的陰煞弟子,都在什么地方?”
  
  解超勝也不跟他討價還價,而是表示,“陰煞派現在只剩下十幾個煉氣弟子了,這個……合適嗎?”
  
  “沒什么不合適的,”馮君一抬手,將兩個門衛和兩個煉氣高階斬殺,抬手攝取了儲物袋,輕描淡寫地發話,“陰煞派能用五金丹埋伏我這個出塵,我就不能殺他家煉氣弟子?”
  
  五金丹埋伏出塵,解超群的嘴角抽動一下,這樣你都沒事?
  
  祝高揚的嘴角也抽動一下,剛剛死掉的這四人,有兩名祝家子弟,不過他也不敢計較,別的不說,只說“不敬上位者”的罪名,就足夠馮君出手斬殺他們了。
  
  馮君在坊市里找到了陰煞弟子,除了廢掉了一名煉氣高階女弟子的修為,其他人全部斬殺,坊市的人原本要阻攔,但是發現他只殺陰煞弟子,馬上就躲得遠遠的了。
  
  也有人躲在暗處,瘋狂地聯系著什么人。
  
  馮君能感知到這些,但是他懶得理會,等陰煞的援兵到了,他早就離開了。
  
  然后就是祝家來人,這一次祝家的老祖沒來,來的是兩個出塵上人,護送著靈石和人頭。
  
  馮君大致清點了一下,解開了祝高揚的禁制,“記住了,你只有一年的時間。”
  
  說完之后他轉身就走,剩下祝家三名上人面面相覷。
  
  一名上人使個眼色:要不要……弄他一下?咱們這邊現在三個人。
  
  說到底,二十萬靈石對于祝家莊來說,也是一筆巨款了,真是有點舍不得。
  
  祝高揚忙不迭地搖搖頭:千萬別作死,且不說解超勝的態度,馮君身上可是有金丹妖獸。
  
  馮君根本懶得理會身后的人的態度,他不認為有誰會腦殘到那種程度。
  
  不出意料的是,他想使用傳送陣,卻被坊市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也很簡單,傳送陣正在修繕中,可以傳送進來,卻傳送不出去。
  
  馮君知道,這是坊市不想開罪陰煞派,這種事,他想計較都計較不起來。
  
  如果他想制造一個殺人如麻的形象,此后也再不進任何坊市,這時候可以殺兩個人泄憤,否則的話,還是承認差距吧。
  
  好的一點是,有兩人拼命沖他使眼色,還有人輕聲嘀咕,“早點走吧,天黑就不好趕路了。”
  
  這就是有人擔心他被陰煞援兵抓住四大派在散修心目中,形象確實不是很好。
  
  馮君帶著解超勝離開坊市,放出了飛舟。
  
  至于向哪里行進,馮君并沒有明確的目標,“還有哪個坊市有陰煞弟子?”
  
  “這我真不知道,”解超勝老實地回答,為了防止被誤會,他特地解釋,“我在銀杏坊市待了二十多年,因為是紅塵煉心,很少外出,對外面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
  
  馮君訝異地發問,“你不是跟乘風子很熟嗎?”
  
  “泛泛之交,四大派弟子可能跟散修很熟嗎?”解超勝很無奈地回答,不知道為什么,他明明是兩峰一谷中的人物,偏偏喜歡強調自己是散修,可見心中還是有塊壘的。
  
  然后他又哼一聲,“不過以后,不會再是朋友了,他明明知道你這么可怕,卻不告知我一聲,既然他不把我當朋友,我又何必自討沒趣?”
  
  馮君笑一笑,“他要是告訴你實情,不但自家丟人,關鍵是你們還敢再大肆搜索我?說到底你們就是替死鬼,指望陰煞在乎你們的死活?”
  
  解超勝不以為然地回答,“丟人的事早晚能傳出來,他還能一直瞞著不成?說到底,人家都不在乎我的性命,我又何必在意一個朋友?”
  
  馮君見到自己的挑撥有效,忍不住又加一句,“沒準還想著把你解家拉下水呢。”
  
  “拉下水又如何?”解超勝不以為然地回答,“三真人都打不過你,對了,十方臺是怎么回事?”
  
  馮君剛才就好奇,聽到這話越發地奇怪了,“銀杏坊市也不小啊,沒有天通商盟?”
  
  “天通有啊,”解超勝隨口答一句,然后恍然大悟地點點頭,“懂了,銀杏天通的劉會長,跟陰煞走得比較近。”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