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五章我們回家吧

第一卷 第一百零五章我們回家吧

    林陽在華西大學附屬醫院里面躺了兩天,總算是被批準可以出院了。

    在這兩天的時間里面,他也沒有閑著,除了時不時跟守候在病床旁的好兄弟、好朋友們聊聊天,以表現自己精神很好完全沒有問題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了玉山里面修煉畫符。

    現實中的兩天時間,在玉山里面便是四天。

    這四天里,他畫廢了不知多少道符。幸虧之前他曾經在喪葬用品鋪里,買了足足一大筐的黃紙。不然,還真不夠他浪費的呢。

    在畫符和修煉的間歇,他也沒有忘記,將清風符和符這兩道符篆的畫法,分別傳授給陳詩文和陸熙影。讓這兩位在修煉之余,也能夠幫忙畫幾道符篆,節省一下他的時間

    等到出院的時候,林陽身上已經有了兩張符,三張雷霆符以及馭水符、控火符各一張。除了這些外,還有陳詩文畫出來的兩張清風符。至于陸熙影,因為是第一次接觸符篆,這兩天的時間里,畫廢了不少,還沒有成功過。

    陳詩文在成功的畫出了兩張清風符后,便停止了繼續畫符,轉而開始研究起了清風符的改良方法。

    因為他有過一次成功改良符篆的經歷,所以林陽對此事相當期待,拍著胸脯保證不管陳詩文需要什么材料,都會盡量滿足。

    在出院后的第二天,林陽便化身姬陰,到了王士禎老先生的百草堂里坐診。

    因為是第一次到百草堂里坐診,病人對他比較陌生,所以找他看病的人不算多。在陳詩文的悉心指點下,林陽在為這些患者治好了病情的同時,也學到了很多的醫學知識,開拓了眼界、增強了臨床經驗。

    上午的時間很快便過去了。

    臨走之際,王士禎老先生親自將他送出了百草堂大門,笑吟吟的說道:“姬先生,有時間的話,還請多多到百草堂這邊來坐診。至于老馬那邊,大可不用理他。”

    林陽搖了搖頭:“我已經答應過馬老了,做人不能沒有誠信。”

    看得出來,王士禎對此很遺憾。

    第二天上午,林陽又以姬陰的身份前往了華西大學附屬醫院,在馬文博的中醫科里坐診了半天。

    同樣的,在中午臨走之際,馬文博也向他提出了一個跟王士禎相同的要求。

    這兩位老先生,還真是一對冤家。無論什么時候,都不忘跟對方抬杠作對。

    連續兩天遭遇同樣的要求,讓林陽忍不住苦笑了起來:“馬老,你跟王老真的是很有默契呢。”

    馬文博不樂意了,哼哼道:“別胡說,我跟那個不要臉的老混蛋能有什么默契?”

    林陽回答道:“王老昨天提了個跟你一模一樣的要求,你說,這不是默契又是什么?”

    馬文博先是一愣,隨后大怒:“什么?老王那個混蛋竟然在背地里撬墻角?這也太無恥了吧!不行,我得打電話去罵他!”

    林陽‘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馬老,你可是跟王老做了同樣的事情呢。你罵他,不是連自己也給罵進去了嗎?行了,你也別送了,我自個兒回去就成,再見。’

    婉拒了馬文博送行的請求后,林陽快步鉆進人群,很快便消失不見。

    等到他再度出現在華西大學附屬醫院門口的時候,已經變回了林陽的身份,并且換上了另外一套衣服。

    馬文博雖然跟他擦身而過,卻沒有認出他就是那位醫術精湛、身懷靈蛇化龍針法的神秘醫生姬陰。

    當林陽回到宿舍時,劉湘丞和馬萬文、周良三人正一邊打著撲克牌,一邊在熱烈的討論著些什么。

    瞧見這一幕,林陽忍不住開玩笑道:“喲,老大,你居然沒有玩游戲,真是難得呀。二哥,你怎么沒有看書,跑來跟這兩個家伙打起牌了?這可不像是你的作風啊。還有你,小娘子,今兒居然沒有去蔡秋雅的宿舍獻殷勤,太奇怪了……”

    “千!”

    回應他的,是三根豎起的中指。

    “一對k!”劉湘丞用力的扔出兩張牌,然后扭過頭來問林陽:“老三,你國慶假期有安排嗎?我們打算約上夢瑤妹紙她們宿舍的人,到九龍溝里面去玩。怎么樣,你有沒有興趣跟我們一起?”

    “過。”周良嘆了一口氣,手中沒有牌能打得過一對k。“老大,我覺得你根本就不用問這個問題。三哥他肯定是要跟我們一起去玩的。對吧,三哥?”

    “我這一次,恐怕是不能夠陪你們去玩了。”林陽搖了搖頭:“我打算回家一趟,處理點事情。”

    “啊?你不跟我們去?”劉湘丞、周良和馬萬文三人不約而同的回過頭來望著他,表情很是遺憾。

    林陽也覺得很遺憾,但他已經決定要在國慶假期回京城看望孫曉筠。所以只能以后再找機會,跟宿舍里的三位好兄弟一起出去踏青游玩。

    算起來,林陽已經有三個多四個月的時間沒有見到孫曉筠了。也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如何?

    這一晚,林陽實在靜不下心來修煉。因為他滿腦子里面,都在想著孫曉筠。

    國慶假期很快來臨,林陽也登上了前往京城的航班。

    經過兩個多三個小時的飛行后,林陽乘坐的航班,順利的降落在了京城國際機場。

    出了機場后,他攔下一輛出租車,直奔孫曉筠所在的協和醫院。

    自從孫曉筠昏迷不醒成為了植物人后,這個醫院,林陽就來過了無數次,早已經熟門熟路了。

    下了出租車后,他一路狂奔,很快便來到了孫曉筠所在的單人病房。

    推開病房門走進去,林陽首先看到的,是一位熟悉的老者。

    這位老者雖然滿頭銀絲,可身體卻是相當健壯,精神氣也是極佳。

    看到林陽,他先是一愣,隨后臉上露出了一抹慈愛的微笑:“陽兒,你又來看曉筠了?”

    林陽恭敬的向老者問好:“孫爺爺好。”

    這位老者,正是林陽爺爺的至交好友,也是孫曉筠的爺爺,國內赫赫有名的書畫大師孫九峰。

    林陽那一手漂亮的瘦金體,便是他教出來的。

    簡單的問好過后,林陽快步走到了病床旁,看著雙目緊閉呈熟睡狀態的孫曉筠,心疼不已。

    伸手輕輕撫摸著孫曉筠的臉龐,他問道:“孫爺爺,曉筠的情況怎么樣?有沒有什么好轉?”

    “還是那樣,一點兒變化也沒有。”孫九峰嘆了一口氣

    “陳老,你給看看,有沒有辦法喚醒曉筠?”

    林陽悄悄地將陳詩文從玉山里面喚了出來,讓他幫忙給孫曉筠診治。

    陳詩文在仔細檢查過了孫曉筠的身體后,搖頭嘆道:“曉筠的病有點兒奇怪……僅憑我現在的醫術,不可能喚得醒她。”

    這個回答,雖然在林陽的意料之中,卻還是讓他感覺很失望。

    這一次回京城探望孫曉筠,除了有三四個月沒有見到她的因素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想要讓陳詩文看看,能否想辦法將她喚醒。

    可惜,最終的結果,不如人意。

    但失望歸失望,林陽卻沒有絕望,更不會放棄。

    因為他還有著一個喚醒孫曉筠的希望——修煉到聽炁境,習得醒魂術!

    見林陽站在病床旁邊沉默不語,孫九峰還以為他是失望悲痛過度,幽幽地嘆了一口氣后,抬手輕拍著他的后背,安慰道:“陽兒,你也別太失望,要像你孫爺爺這樣,凡事都往好處想。”

    林陽抬起頭來,一臉嚴肅的望著孫九峰,一字一頓的說道:“孫爺爺,相信我,我一定能夠喚醒曉筠的!”

    孫九峰愕然一愣,不明白林陽究竟是從哪里來的這么強大的信心。但最終,他還是用力的點了點頭道:“我相信你!”

    一老一少就這么待在病房里,一邊看著沉睡不醒的孫曉筠,一邊聊著關于她的話題。

    時間在這個過程中,飛快流逝。

    當窗外的天色徹底黑下來后,孫九峰說道:“陽兒,天黑了,你也該回家了。”

    林陽卻搖了搖頭:“孫爺爺,還是你回家去休息吧,我留在病房里面守著曉筠。”說到這里,他臉上流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而且我也沒辦法回家,我爸他估計都還在生我的氣呢。”

    孫九峰笑了起來:“怎么,現在知道惹你爸生氣了?當初你放棄去斯坦福大學gsb商學院讀書的機會時,怎么就沒有想過這一點?好啦,你也不用擔心你爸還會生氣。因為他的氣,早就已經過去了。你知道嗎,今天早上,我接到了你爸打來的電話……”

    話說到這里,他故意頓了頓。

    林陽果然追問道:“我爸今天給你打電話?他說什么了?”

    “他說,讓你今天晚上回家吃飯。”孫九峰摸著林陽的腦袋,呵呵笑道:“陽兒,你得知道,這父子之間是沒有隔夜仇的。所以,你今天晚上還是回家去吧,別讓你爸又一次失望。”

    沉默了片刻后,林陽點了點頭:“好吧,孫爺爺,我聽你的。”

    半個小時后,他走出了孫曉筠所在的這家協和醫院。

    一輛黑色的奧迪a8,適時的從醫院停車場里駛了過來。

    “上車吧。”

    車窗徐徐降下,林文志嚴肅的面龐出現在了林陽眼前。

    不知道為什么,林陽在這不茍言笑的嚴肅面龐上面,卻是看到了一分深深地關懷。

    強忍著鼻酸感,林陽拉開后座車門,坐到了林文志身邊

    “我們回家吧。”

    短暫的沉默過后,這對父子,不約而同的說出了同一句話……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