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步步生蓮

第一卷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步步生蓮

    對于用邪法煉化出來的子母陰煞來說,他們的魂識里面只剩下了一個念頭——殺

    殺光眼前所有活物

    殺盡世間一切生命

    正是因為心中只剩下了殺戮,子母陰煞一從佛牌中出來,便撲向了林陽,誓要噬其骨肉,吞其精血

    從子母陰煞靈魂中迸發出來的凌厲殺氣,滔天而起,讓同為鬼魂的陳詩文和陸熙影大驚失色。甚至就連在滾滾烏云中小憩的雄伯,也忍不住睜開了眼睛,投來了一縷好奇的目光。

    面對著猙獰可怖的子母陰煞,林陽卻是處變不驚,他右手掐起一個法訣,輕喝道:“困”

    天罡雷蛇陣里的三十六條電蛇立刻蜂擁而上,緊緊纏繞在了子母陰煞身上,將其五花大綁。

    子母陰煞拼命掙扎,卻根本無法從中脫身。

    噼里啪啦的電擊聲中,夾雜著痛苦的哀嚎,在玉山里面響徹不休。

    子母陰煞的怨氣和殺氣極重,之前林陽靠縛靈陣將它們困住,是因為那個縛靈陣本身就建立在它們寄身的佛牌上,可謂是占據了地利。但現在,佛牌已經殘損,縛靈陣的效果也就大打折扣。

    而這,也是林陽將子母陰煞帶進玉山的原因。

    在外面的世界,想要靠著縛靈陣和天罡雷蛇陣困住子母陰煞根本就不可能但在玉山里面,情況就不同了。

    畢竟,這里是林陽的主場。更何況,在那滾滾烏云之中,還有著一條七首雄伯掠陣

    作為吞噬邪魅的異獸,雄伯對于世間的一切陰魂鬼魅,都有著天生的強大震懾力。在它的面前,子母陰煞能夠發揮出一半的實力就不錯了。

    天時地利人和,林陽可以說是全部占齊了。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夠靠著天罡雷蛇陣,困住殺氣滔天的子母陰煞。

    “小林子,接下來,你打算怎么做?”陸熙影在這個時候走了過來,好奇詢問道。

    天罡雷蛇陣中散發出來的陽氣雖然很強,但那畢竟是源自于林陽的,不會對陸熙影和陳詩文構成傷害。在經過了最初短暫的不適后,他們這會兒,已經不再懼怕這至陽的天罡雷蛇陣了。

    “還能怎么做?”林陽說道:“當然是用秘法為他們治療,祛除殺氣怨氣,讓他們能夠恢復自我意識了。”

    “有把握嗎?”陸熙影又問。她期望著林陽的治療能夠成功,因為子母陰煞的遭遇實在太可憐了。尤其是子煞,還沒有出生就被人用邪法煉成了厲鬼,讓她的母性和同情心在這一刻泛濫。

    林陽回過頭來,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雖然子母陰煞的殺氣和怨氣,比學姐你當初要強上許多。但我的修為,也比當初高了不少。所以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能夠治好他們倆的”

    陸熙影的俏臉兒微微一紅,猶豫了一下后,問道:“我當初的模樣,是不是跟他們倆現在一樣,猙獰而又恐怖?

    看來,陸熙影雖然死了,可仍舊還是保留著女人的天性。要不然,又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想到容貌問題呢?

    林陽沒有料到她會問這個,先是一愣,隨后笑道:“怎么可能。”

    “呼”陸熙影明顯是長松了一口氣,抬手輕拍著自己的胸口:“不是就好。”

    看來,她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容貌呢……

    只是,她放松的稍微早了點。

    林陽的話鋒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轉,說道:“陸學姐,當初的你,不僅是披頭散發模樣猙獰,渾身上下更是鮮血淋漓,比這對子母陰煞,可是要恐怖得多嘍”

    “啊?那我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陸熙影張大了嘴巴,對這一事實深感難以接受。但很快,她又慶幸了起來:“還好,那種不堪入目的模樣,也就只有小林子你看過,不然的話,我這臉可就丟大了唔,小林子,你給我聽著,關于我那不堪回首的經歷,你可千萬不能夠給別人講否則,我跟你沒完”

    “放心吧,陸學姐,這些事情就算我講出去,也得有人肯信才行啊?”林陽笑了笑,隨后不再浪費時間,邁步朝著天罡雷蛇陣里的子母陰煞走去。

    他每走出一步,腳下便會生出一朵幽藍色的蓮花。

    從他站立的地方,走到子母陰煞跟前,剛好九步。地上,也開出了九朵妖艷的藍蓮花。

    陳詩文和陸熙影面面相覷,臉上全是驚訝。

    這種由魂火化作的蓮花,他們也是見所未見、為所未聞。

    而且,步步生蓮的傳說,好像只有在傳說中的佛陀和仙人身上才會出現吧?

    林陽……是怎么做到這一點的呢?

    走到天罡雷蛇陣前,林陽直視著猙獰可怖的子母陰煞,面帶微笑毫不畏懼。

    “今日,就讓我,來為你們母子超度吧”

    說話聲中,林陽雙手猛地揮起。

    身后地面上的那九朵藍蓮花,立刻綻放出炫目的光華,化作點點幽藍色的焰火,飛向了他的雙手。在他的指尖飛快匯聚成形,凝結成了十八枚魂針,懸浮在他的指尖前方。

    在《黃泉醫案》中有云:‘用魂火作針,以魂力為引,溝通陰陽,普渡亡魂,是為魂針,

    這《黃泉醫案》,是冥淵中興祖師,黃泉秀士張士卿所著。書中記載著的,除了醫治鬼魂的理論知識外,更多的,便是他一生中醫治鬼魂所留下的經典病例、醫案。

    等到十八枚魂針成型后,林陽雙手飛快探出,以雙龍出淵的手法,操控著兩枚魂針刺向子煞雙眼旁的太陽穴。

    這一幕,倒是有那么點兒劍修以氣御劍的架勢派頭。

    “不——”

    見此情景,母煞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怒吼。而這,也是她這么久以來,發出的唯一一聲有意義的叫聲。

    怒吼聲中,她的一只手臂,竟是強行掙脫了天罡雷蛇陣的綁縛,伸到了子煞跟前,擋下了林陽刺出的這兩針,并強忍著電擊的痛苦,將子煞一把拖到了自己身前。

    母親對兒女的關愛,在這一刻,完完全全的體現了出來。

    即便這個母親已經去世成為了鬼魂,可她對孩子的關愛,卻是一如既往,沒有半點的衰減和消退。

    不過這一次,母煞卻是好心做了錯事。

    但也不能夠怪她,畢竟她不知道,林陽這是在為她的孩子治病祛煞,還以為林陽是要傷害她的孩子。于是,在母性本能的驅使下,她爆發出了非比尋常的力量,一舉將子煞攬入了懷中保護起來。

    這個變故,倒是大大出乎林陽預料。

    “母親果真偉大,即便是死了,還想著要保護自己的孩子,令人敬佩……”輕嘆一聲后,林陽決定改變策略,先醫治母煞。等到母煞恢復了自我意識后,必然不會再阻止他治療子煞。

    他雙手一揚,又是兩枚魂針飛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入了母煞頭部兩側的太陽穴。

    “嗷——”

    母煞吃痛,仰頭發出凄厲的哀嚎,令聞者傷心。

    但林陽在這個時候,卻也必須得硬下心腸繼續治療。因為他知道,痛苦是暫時的,就如同黎明前的黑夜一般。

    林陽雙手不斷揮起,操控著一枚枚幽藍色的魂針,刺入到了母煞的穴位之中。

    每當有一枚魂針刺入到母煞的靈魂中,她臉上的猙獰表情就要舒展幾分,身上那團滔天的殺氣和怨氣,也會隨之減弱幾許。

    眨眼間的功夫,林陽就將手中十八枚魂針,全部刺入了母煞的靈魂之內。他深吸一口氣,頭頂與雙肩上面立刻閃現出了三團熊熊燃燒的魂火。縷縷火苗,沿著雙臂向下,傳到了他的十指上。

    乍一看,他就像是戴上了一雙藍色的手套。

    借助這雙靈魂手套的幫忙,林陽的雙手總算是能夠觸碰到那些虛無縹緲的魂針。他開始以靈蛇九變針法里的白蛇顫尾手法,為母煞行針。

    在行針的過程中,林陽身上的三團魂火中,各自分出兩縷火苗化作魂針,飛向了旁觀的陳詩文。

    同時,林陽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響起:“陳老,請助我一臂之力,將這幾枚魂針刺入母煞后背的風門、三焦俞、志室等六個穴位”

    “好”陳詩文朗聲應道,雙手一卷,就將六枚魂針抓到了手中,快步繞到母煞背后,按照林陽的吩咐,將魂針扎入對應的穴位,并予以行針。

    隨著行針的進行,林陽和陳詩文的魂力,也開始飛速消耗。

    大約過去了半個鐘頭的時間,林陽突然發出一聲厲喝:“陳老,起針”

    他雙手飛快舞動,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將十八枚魂針全部都給起了出來。

    而陳詩文,也在這一刻將他扎下的六枚魂針起出。

    十八道惡臭的血水和陰冷的黑氣,從魂針先前所扎的十八個穴位中狂涌而出,如同是決堤的洪水一般,場面甚是驚人

    惡臭的血水,是母煞靈魂里的殺氣所化。陰冷的黑氣,則是怨氣與戾氣所成。

    林陽此刻,就是要將母煞靈魂里的殺氣和怨氣釋放出來。

    盤踞在烏云里的雄伯,如同是聞到了腥味的鯊魚,立刻飛撲了過來。

    從它身上釋放出來的強大威壓,嚇得陳詩文和陸熙影雙腳發軟。

    不過,雄伯并沒有對他們不利,而是盤旋在上空,七張大口齊齊張開一吸,從母煞靈魂中傾瀉出來的殺氣與怨氣,便都被它給吞吸到了口中。

    對于雄伯來說,吃不到陰靈惡煞,吸食點兒殺氣與怨氣,也是能夠解饞的。

    有了雄伯的加入,母煞體內殺氣和怨氣的流失速度大大加快。短短幾分鐘的功夫,便一泄而光。

    母煞的容貌,在這一刻,恢復到了生前的清秀模樣。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