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章 符箓改良方案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章 符箓改良方案

    本來林陽是打算在假期結束前兩天回到學校,以便能夠調整狀態迎接即將開始的大學課程。但是現在,爺爺剛做了手術,他無論如何,也不能夠這么快走,得留在醫院里面照顧幾天,看看爺爺術后恢復的情況再說。

    于是,他抽空給周良打了個電話,想要讓小娘子幫他向學校請個假。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周良的電話,卻是怎么打也打不通。

    不僅是周良,劉湘丞和馬萬文這兩個人的電話,打過去同樣也是對不起,您所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這樣的回答。

    “這三個家伙,還在九龍溝里面玩呢?也太嗨了吧。”林陽皺著眉頭嘀咕了一句,倒也沒有太在意。

    他雖然沒有去過九龍溝,卻聽說過這地方的名字。在他看來,九龍溝處在群山里面,手機信號差,也是很正常的

    想來,小娘子他們三個,這會兒應該正和奚夢瑤宿舍里的女生們一起,玩的很嗨皮吧?只是不知道,他們打的那些如意算盤,是否已經成功了?

    “算了,我也不打擾他們了,還是給李哥打電話請假吧。”林陽搖了搖頭,打消了繼續騷擾周良三人的念頭,轉而從手機通訊錄里,找出了李文斌的電話號碼打了過去。

    這一次,電話很快被接通,李文斌的聲音從手機傳了出來:“林陽?你回來了?”

    “還沒有呢。”林陽將自己爺爺生病動手術的事情,揀可以說的,向李文斌講了一遍,然后道:“我估計還得在家里面待幾天,請李哥幫我給任課老師們請個假。”

    李文斌毫不猶豫的答應道:“既然你爺爺生病了,那你就多陪陪他,多照顧照顧他吧。學校這邊,我會幫你搞定的。”

    “謝了李哥,回來后請你吃飯。”笑呵呵的聊了幾句后,林陽掛斷了電話。

    在此后的兩天里,林陽大部分時間都待在了病房里面,陪伴爺爺林培仙。

    看得出來,林培仙這兩天的心情很不錯。畢竟,林陽是他最喜愛的孫子,有他相陪,心情又怎能不好?

    在林陽中藥的調理下,林培仙身體恢復的很快。術后第二天,便能夠下床行走了。這一幕,讓腦內科的醫生們很是驚訝。也讓同病房的那位病友,十分羨慕——他已經在床上躺了快一周了,還是不能夠下床行走。

    為此,林陽還專門給他看了看,留下了一服中藥。

    在能夠下床行走后,林培仙便開始趕人了。

    “林陽,林茵,你們兩個從明天開始,就不要再到醫院里面來陪我了,回各自的學校去吧。林陽,你剛進大學,可不能夠第一學期就大面積曠課。至于林茵你,已經讀高三了,明年就該參加高考了。我可不希望,你因為老頭子落下了學業。”

    趙敏芝和林文妙也在一旁幫腔:“是呀,你們兩個還是回學校去吧。有我們在這里照顧你爺爺,就足夠了。”

    在為林培仙做了一次詳細的身體檢查,確定他術后恢復情況極佳后,林陽最終是答應了他的要求:“好吧,我明天就回學校。”

    而林茵,也只能答應明天就會學校讀書。

    不過,第二天,林茵卻并沒有回學校。因為,她跟著林文志和馬曉霖一起,將林陽送到了首都國際機場。

    “爸、媽,我走了,你們兩位可要保重身體。等下次放假的時候,兒子再回來看望你們。”在向父母告別后,林陽伸手在林茵的腦袋上面揉了揉,將她的發型徹底揉亂:“丫頭,好好學,明年考個好大學,給你老哥我爭口氣”

    林茵點了點頭,問了句:“哥,你說,我明年考到華西大學去找你怎么樣?”

    林陽先是一愣,隨后笑了起來,開玩笑的說:“你要來華西大學?那也不錯。有老哥我在那兒罩著你,保管沒人敢招惹你。”

    顯然,他并沒有將林茵的話當真。

    一番依依惜別后,林陽拖著行李箱,過了安檢,進入到了候機廳。

    此時距離登機,還有一小段的時間,林陽在登機口附近找了個位置坐下,從行李箱里面取出了一本皇甫謐的《針灸甲乙經》翻看了起來。

    他剛看了沒幾頁,陳詩文突然從玉山里面飄了出來,一臉興奮地沖他嚷道:“林陽,我研究出了一個改良清風符的方案雖然我還沒有進行試驗,但是根據我的推算,用這種改善過的方法畫出的清風符,威力會比以前提升一點五到兩倍”

    “什么?”林陽也興奮了起來,騰地一下從座位上站起。

    這個動作,嚇了周圍候機的旅客一大跳。

    林陽也知道自己的表現有些過激,趕忙坐下,強行控制住心頭的喜悅和激動,用神識問道:“陳老,這改良的方案是怎么樣的?快說說,快。”

    陳詩文回答道:“這方案,說起來也不算新鮮,此前我在改良祝由科符篥的時候,曾經用到過——就是從畫符的材料入手,進行改良”

    “材料?”

    “沒錯,就是材料,包括畫符的筆、紙、墨。”陳詩文解釋道:“相信你也很清楚,冥淵一脈傳下來的這些符篥,幾乎都是有著成百上千年的歷史。在漫長的歲月中,不知有多少修者、魂使,動過念頭改良它們。因此,它們無一不是千錘百煉后的作品。我們想要從符文畫法上面進行改良,根本就不可能。于是,我決定另辟蹊徑,從材料的角度入手進行改良研究。在這段時間里,我翻閱了很多跟符篥有關的書籍。發現,在《冥淵志》這本記錄冥淵弟子生活起居修煉的書籍中,有著好幾篇關于用材料改良符篥的記載。”

    他手一揮,林陽手中捧著的那本《針灸甲乙經》的內容,突然發生了變化,變成了《冥淵志》里的文字。

    “你看這一段。”陳詩文伸手指著書上其中一段文字,說道:“這上面說,在明成化年間,有一個叫做石川的冥淵弟子,想要將雞血石研磨成粉,加入到朱砂里面,用來畫風煞符。可惜,他最終沒能夠成功。按《冥淵志》里的記載,他在畫上了符篥最后一筆的時候,狂風大作烈焰忽生。結果,他被符篥試驗失敗帶來的反噬效果搞成重傷……在這個石川的前后,還有著幾個類似的失敗例子。也正是因為這些人試驗失敗后,都受到了或重或輕的傷,所以從那之后,人們便認為,從材料入手改良符篥這條路行不通。于是,再也沒有人考慮過,從這個方向來改良符篥了。”

    說到最后,陳詩文搖了搖頭,表情中閃過一絲遺憾。

    見此情景,林陽心中一動,試探著問道:“難道是這些人選用的材料出問題了?”

    “沒錯”陳詩文點了點頭,分析了起來:“我們還是拿那個叫做石川的家伙來分析吧,他明明是要畫風煞符,卻弄了個雞血石來。或許,在他弄來的那塊雞血石里面,的確是蘊含著有很強的靈氣。可問題是,這風煞符和雞血石,根本就不是同一屬性的,胡亂搭配在一起,不出問題才怪據我所知,風煞符,五行屬木。而雞血石,五行屬火,剛好跟風煞符相克,這要能成功那才是怪事情呢”

    林陽有些懂了:“照你的意思,選用的材料必須要和符篥同屬性、或者是相生屬性才行了?”

    “對”陳詩文點點頭:“拿我們現在要改良的清風符來說,首先,畫符的筆里面,得加入鷹毛。其次,畫符用的黃紙,也要放入用青皮、木香、佛手、天仙藤等中藥材熬煮出來的藥汁里面浸泡,待其吸收了藥性后,再取出來晾于使用。另外,畫符用的墨,也不能夠單純只用朱砂,還得在里面,加入碾碎的翡翠粉末才行……”

    陳詩文扳著手指,羅列出了一大堆需要用到的材料來。

    林陽也沒有猶豫,當即拍板道:“行,回去后,我就照你的要求,將這些材料弄齊。”

    畫符的筆好說,雖然市面上的毛筆,沒有加入鷹毛的,但是只要肯出錢,就可以定做一支。而中藥材,則更加方便了,玉山里面就有,品質還遠遠高出中藥材市場里面能夠買到的。唯一可能稍微貴點兒的,就是翡翠了。不過,只要能夠讓清風符的威力提升,花再多的錢也值得

    更何況,清風符一旦改良成功,就等于是找到了一條改良符篥的正確道路。此后,像雷霆符、符之類的符篥,也都能夠照此方法來改良了。不同的,大概就是各自選用的材料。

    因此,就算花銷再大,林陽也不會皺一下眉頭。

    上次賣掉續命回魂湯的方子后,林陽還剩了一大筆錢沒有用。就算這筆錢用光了,他也可以靠著販賣玉山里面栽種的藥材賺錢……當然,相比起出售原材料,如果他能夠配制出一些效果拔群的保健類藥物,得到的利潤無疑會更高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升,健康問題越來越受到重視。這其中,男人保腎、女人養顏的藥品,無疑是最有市場的。而林陽也在琢磨著,是不是請陳詩文幫忙,研制出一批保腎、養顏的藥品來賺錢……

    就在林陽和陳詩文討論著符篥改良方案的時候,坐車離開機場的馬曉霖,突然一拍額頭說道:“壞了,忘記告訴陽兒,方婧雨在下個月就要回國了。”

    聽到方婧雨這個名字,坐在馬曉霖旁邊的李文志臉上,閃過了一抹古怪的表情。許久后,他方才幽幽的輕嘆了一聲,說道:“兒孫自有兒孫福,這件事情,還是讓他們自己去處理吧不管最后的結果怎樣,我都支持陽兒。大不了,咱們不跟方家結盟他方家,雖然是國內有數的大家族,可我們林家沒有了他這個盟友,一樣不會弱了誰”

    馬曉霖瞄了他一眼,忍不住是笑了起來:“老林,你還說自己不關心陽兒?你這態度,可是比我護犢子多了啊

    “胡說八道我哪里有護犢子了?”林文志不肯承認,于脆是閉上了眼睛假寐。

    看到他居然耍賴,就連坐在副駕駛座上的林茵,也忍不住是‘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