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肉透視儀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二章 人肉透視儀

    林陽并不知道幫人相石到底該收多少錢,他也不在乎這個。

    因為在他看來,自己根本就不懂什么相石術、鑒寶術,只不過是讓陳詩文鉆進到石頭里面,去一窺究竟罷了。這種事情,分明就是舉手之來,再簡單不過。

    所以,在聽到了王叔的提議后,他并沒有拒絕,當即便答應了下來。

    在他看來,這就是一樁小事。

    百石堂怎么說,也是奚夢瑤家里面的產業,權當是在幫這個活潑可愛的小妮子了。

    王叔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林陽居然真的肯答應,而且還是答應的這般爽快。

    其實,他提出用這幾塊翡翠來充當相石的報酬,更多的還是在開玩笑。他心里面,早已經做好了林陽拒絕并開出要價的準備。

    所以,在林陽點頭答應后,王叔的臉上閃過了一抹驚詫。但很快,他就又恢復了冷靜。

    仗義

    林小友真是仗義啊

    王叔雖然沒有將這話說出口,卻在心里面,向林陽豎起了大拇指。

    在他看來,像林陽這樣的相石、鑒寶達人,肯答應用區區幾塊普通翡翠來充當相石報酬,簡直就是一個友情價

    跟林陽的仗義相比,自己先前的所作所為,顯得是那么的不上臺面、那么的丟人……

    想到這里,王叔的臉上又開始發燙了。

    深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心緒后,他拍著胸脯說道:“林小友,多余的話我也不說了。這一次,是我承你的人情

    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著老頭子我的地方,只管開口”

    “這是個什么情況?”

    這下子輪到林陽傻眼了,他想不明白,王叔的態度,怎么會突然間變得這般大。

    自己不過是幫了一個舉手之勞的小忙而已啊,用得著擺出一副兩肋插刀在所不辭的姿態來嗎……

    還好王叔不知道林陽的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不然他肯定會跳著腳、情緒激動的嚷嚷道:“小忙?幫忙相石怎么能夠是小忙呢?這可是關系到幾百上千萬資金的大事啊”

    “小劉,趕緊的,把林小友選的翡翠全都給包起來。”在向女銷售人員吩咐了一聲后,王叔向林陽做了個青的手勢:“林小友,請跟我來吧。”

    林陽點點頭,跟在王叔身后,沿著大廳旁的樓梯,上到了百石堂的第三層。

    這里,是百石堂的貴賓室所在。

    就在林陽離開了大廳后,幾個閑著無聊的銷售人員,紛紛湊到了那位劉姓女銷售人員的身邊,一邊幫著她從柜臺里面取出翡翠包好,一邊好奇的問道:“劉姐,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怎么會讓王叔那么尊敬?還免費送了他這么多的翡翠?”

    劉姓女銷售人員苦笑著回答道:“你們問我,我問誰去?我只知道,那人應該懂得相石術。這不,王叔都邀請他上樓去幫忙相石了么。”

    “不是吧?他還懂相石鑒寶術?看上去很年輕啊……”

    “年輕怎么了?年輕不代表沒有本事好吧”

    幾個銷售人員嘰嘰喳喳議論不休,話題一直都圍繞在林陽身上。

    這幾天大雨不停,百石堂也沒什么生意,不找點兒話題打發時間的話,他們還真會無聊死。

    上到三樓后,王叔領著林陽走進了其中一間貴賓室。

    在這個貴賓室里,除了陪著有一個百石堂的經理外,還坐著兩個中年男子。在他們身前那張價值不菲的紅木茶幾上面,擺著一塊有人頭大的玉石原石。

    這塊原石的上方,已經被解開了一部分,露出了一抹醉人的翠綠。

    僅從這一抹醉人的、沒有半點雜質的翠綠來看,絕對是極品玻璃種翡翠無疑

    現在的問題就是,在這塊原石里面,類似的翡翠到底有多少?如果說,能有一半都都是這種品質的翡翠,那么它的價值,足以連城但是,如果僅僅只有露出來的這么一部分是翡翠,其余的地方什么都沒有的話,那可就太虧了。

    畢竟,這兩個人的要價可是不低。

    如果只是幾萬或幾十萬的話,或許還可以買下來碰碰運氣。但是現在,對方要的價錢實在太高,王叔也不得不求穩,請來林陽幫忙看看。

    “王老。”

    見到王叔進來,貴賓室里的經理急忙起身相迎,態度十分恭敬。隨后,他又向坐在沙發上的那兩位中年男子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百石堂的負責人王老。”

    “總算是來了個能夠負責的人。”坐在左側的光頭男子哼哼著說道。

    他身邊的同伴,一個膚色黝黑、老農模樣的男子則說道:“你們百石堂到底要不要這塊寶貝,趕緊給個準話。我們可沒有閑工夫,一直耗在這里陪你們玩”

    這兩個人,將自己的態度擺的很高,語氣多少有些不客氣。

    王叔對此置若罔聞,仿佛沒有察覺他們話里的語氣一般,笑呵呵的沖這兩人拱了拱手,說道:“兩位,稍安勿躁,等我們看過了這塊原石的情況后,立刻就會給出答復。”隨后,他向林陽做了個青的手勢:“林小友,麻煩你了。”

    這句話一出,讓貴賓室里面的人都愣住了。

    在林陽跟著王叔走進貴賓室的時候,他們并沒有將林陽放在眼中,只以為林陽是王叔的徒弟或者跟班一類的人物。但是現在看來,情況似乎并不是那樣。

    作為這家百石堂的負責人,王叔對這個年輕人的態度,竟是尊敬有加。

    這年輕人……到底是什么來頭?

    無論是賣原石的那兩個中年男子,還是陪在貴賓室里的那位經理,都向林陽投去了好奇的目光,暗中猜測著他的身份。

    林陽對此并不在意,反正他不是古玩玉器這行里的人。

    “陳老,麻煩你了。”

    走進貴賓室,林陽立馬就將陳詩文從玉山里面喚了出來。

    “小事一樁。”陳詩文回答道,一頭扎進到了那塊原石里去。

    雖然他一直待在玉山里,可是對外面發生的事情還是有所了解的,知道林陽是為了什么將他給喚出來。

    而林陽,也在這個時候走到了紅木茶幾前,開始裝模作樣的打量起了這塊原石。

    既然是相石,就得把模樣兒擺出來。不然的話,別人要么是把你當成神經病,要么是把你當成妖魔鬼怪……

    只是,他的這番動作,落在貴賓室里的這幾個人眼中,簡直是毫無專業性可言。

    那兩位中年男子嘴角處,甚至是涌現出了一抹嘲諷的冷笑。

    只有王叔,仍舊是對林陽的能耐深信不疑。

    畢竟,他是見識過林陽‘點石成金,的神奇本領的。

    幾秒鐘后,陳詩文從原石里面鉆了出來,向林陽說道:“石頭里面沒有玉,就只有表面上的這一片。”

    林陽點點頭表示明白。

    將陳詩文送回到了玉山后,林陽后退一步,沖王叔說了句:“里面沒玉。”

    王叔對他很是信任,一聽這話,立刻就對仍舊端坐在沙發上的那兩位中年男子說道:“抱歉,這塊石頭,我們百石堂不收,你們還是另尋買家吧。”

    兩個中年男子的臉上,頓時閃過了一抹驚詫的表情。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王叔居然會毫不猶豫相信林陽說的話

    “你就真相信這小子說的話?他年紀輕輕嘴上無毛,懂什么相石?再說了,他只是圍著原石看了幾眼,便給出了意見。你就不覺得兒戲嗎?”光頭男子站了起來,不滿的抗議道。

    “年輕?不懂相石術?這可真是笑話”王叔冷笑著說道:“你們可知道,蜀中奚家家主的女兒奚夢瑤,一直想要拜林小友為師,學習相石術的嗎?他可是讓奚家人都倍感佩服的,會不懂相石術?”

    即便這兩個中年男子不是蜀人,但他們還是聽說過蜀中奚家的名頭,也知道奚夢瑤這個相石界里的后起之秀。只是他們沒有想到,眼前這個看上去一點兒也不專業的年輕人,居然會被奚夢瑤追著拜師……

    這世界,未免也太瘋狂了吧?

    雖然心中很不滿,但王叔堅持不肯收這塊石頭,他們也沒有辦法強賣。最終,他們只能是抱著這塊石頭離開百石堂,到別家玉器古玩店去推銷。

    臨走之際,他們倆狠狠地瞪了林陽一眼。似乎想要將這個壞了他們買賣的家伙,記在心中。

    最后,他們倆還真是在這條古玩街里面,將那塊原石賣出去了。

    接手的,是一家名為‘千年緣,的古玩店,據說是花了近千萬的價錢。

    在這條古玩街里面,千年緣是唯一能夠和百石堂相競爭的。

    自以為是撿到了寶貝,私底下,千年緣的老板可沒有少嘲笑過王叔和百石堂,說他們沒有眼力,白白錯過了一件稀世珍寶。

    半個月后,千年緣請來了最好的解石師傅,來解這塊高價買來的原石。

    王叔和幾位百石堂的經理,前去看了熱鬧。除開他們外,還有很多錦官城里的古玩愛好者,也都跑了過去,想要親眼目睹稀世珍寶的誕生。

    可最終的結果,卻是讓所有人大失所望。

    近千萬的原石被解開后,除了表面上的那一片外,其它地方,竟是半點玉料都沒有

    這個結果,讓千年緣不僅折了一大筆錢,還在業內同行們的面前丟盡了臉。

    前幾天還風光無限的千年緣老板,在原石解開后,頓時變得頹廢不已,整個人,仿佛是在瞬間蒼老了許多。

    看到這一幕,百石堂的幾位經理在同情千年緣老板的同時,也很是驚訝:“沒想到這塊石頭里面,竟然真的沒有料”

    王叔冷笑一聲道:“這是當然的。對于林小友的判斷,我根本就不會懷疑。他可是能夠準確判斷出,玉料具體是在哪個位置的絕世奇人啊這一次,千年緣可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淪為了個大笑話啊……”

    也是在這件事情過后,林陽的名字,開始在古玩街里面漸漸傳開了。

    雖然沒有達到家喻戶曉的地步,卻也差不了多少。

    古玩街里的人都在說,有這么一位林姓的相石高手,眼睛如同是有透視的能力,可以準確無誤的判斷出石頭里面有沒有玉,有多少玉,以及玉料的具體位置……他們還依此,給林陽取了一個‘人肉透視儀,的綽號。

    還好林陽不知道后面發生的這些事情,不然他肯定會對‘人肉透視儀,這個綽號嗤之以鼻。

    人肉透視儀?這名字也太邪惡了吧?到底是哪個惡趣味的人取的啊?這是日本看多了吧?

    在幫著王叔相石后,林陽拿著包好的那幾塊翡翠,離開了古玩街。

    在街口,他攔下了一輛出租車,返回了華西大學醫學院。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