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假尸沁

第一卷 第一百九十三章 真假尸沁

    郭全也沒有久待,在和林陽套了幾句近乎后,便告辭離開。

    雖然他很想要立刻就向林陽討教一些相石方面的知識,但他的腦海里面總算是保留了一分理智,知道此時此地,不適合用來作學術研討。

    更何況,他的雇主曾凡都已經走了,他也不好再在這里多作逗留。

    郭全走后,林陽的耳邊總算是安靜了下來。他拿著礦泉水瓶,一邊小口小口的喝著,一邊饒有興趣的看著拍賣臺上的奚夢瑤。

    此刻,針對那塊極品翡翠的出價,已經飆到了三千七百萬

    然而,奚夢瑤和王叔卻并不打算出售。

    因為他們知道,這塊極品翡翠,要是經過了他們百石堂里的師傅,巧手精雕細琢后,價值將比現在更高既然如此,那又何必于現在,就將它出售了呢?更何況,將這塊極品翡翠留在百石堂里,還能夠為百石堂帶來一些宣傳效果。讓百石堂的名聲,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傳遍整個古玩玉石界

    小心翼翼的捧著極品翡翠,奚夢瑤向王叔做了個眼色。畢竟,王叔才是百石堂在錦官城里的負責人。她雖然是奚家家主奚元暝的女兒,卻也沒有資格來做這個主。

    瞧見奚夢瑤的眼神,王叔心領神會,上前兩步,沖爭相競價的眾人拱了拱手,面帶笑容的說道:“各位行家,請聽我一言。這塊翡翠,我們百石堂暫時不打算出售。俗話說的好,玉不琢不成器。等回去后,我們將會調集最好的師傅,對它進行雕琢,將它打造成為一尊足以傳世的藝術佳品當然,諸位朋友要是對它感興趣的話,我們百石堂歡迎你們前來參觀”

    見百石堂不肯現在就出售這塊極品翡翠,在場的眾人多少有些失望。但是也有一些古玩玉器藏家,忍不住問道:“不知道,在這塊翡翠雕琢成器后,百石堂可愿意將它割愛轉讓?”

    王叔笑著回答道:“我們百石堂是開門做生意的,只要價錢合適,當然沒問題”

    這個答復,讓不少古玩玉器藏家大為心動。他們都暗暗決定,等到百石堂將這塊極品翡翠雕琢成器后,一定要去看看。如果可以,就將它拿下,作為一件傳家寶收藏起來

    在王叔拜托主辦方,派遣安保人員將這塊極品翡翠送往百石堂后,這場紛亂總算是平息了下來。不過,當人們回到了各自的座位后,還是忍不住會討論下剛剛發生的事情。畢竟,那塊價值數千萬的極品翡翠,是奚夢瑤花了區區八萬塊錢拍到的

    在羨慕嫉恨之余,眾人的目光,也不由自主的落到了林陽身上。

    這個年輕小伙,難道真是一個不世出的相石奇才?

    不少人的心中,都涌出了這樣一個念頭來。他們開始想要結識林陽,畢竟,一個擁有真本領的相石高手,不僅可以⊥他們這些喜歡賭石的人避免損失,更可以⊥他們的錢瘋狂翻倍

    曾凡和奚夢瑤這兩個人的遭遇,不就是最最直觀的證明嗎?

    在休息了小半個鐘頭后,拍賣會繼續進行。

    受到奚夢瑤花八萬塊錢賭出一塊極品翡翠的事情影響,人們的心氣也被提了起來,接下來的拍賣,又恢復到了之前那種熱切的場面。對此,最高興的,恐怕就是這場拍賣會的主辦方了。

    而林陽的心情,卻不怎么好。

    因為,這場拍賣會已經進行了大半,可他依舊沒有看到一件擁有靈氣,可以被制成法器的物品。

    漸漸地,拍賣會進入到了尾聲階段。

    此刻,大部分價值高的東西,都已經拍賣了出去,人們的興致也被消磨了大半。所以,拍賣會尾聲階段,也就成了垃圾時間,。而此刻拍賣的,也都是一些價值不怎么高的小玩物。

    “接下來我們要拍賣的,是一只玉蟬。”

    當拍賣師董成,打開了一只盒子,將擺放在里面的玉蟬展露出來時,林陽的眼睛里面,猛地閃過了一道精芒。

    盒子里面的玉蟬,顏色白中微微有些泛黃,玉質并不算好。在玉蟬的身上,還有著縷縷暗紅色的紋路。看上去,就好像是沾了血絲一般。

    “這場拍賣會,總算沒有白來”

    林陽對這只玉蟬有了興趣,因為他從玉蟬里面,感覺到了一股能量。

    這能量,不是靈氣,而是由鬼氣、死氣和怨氣混雜在一起的負面能量

    對于普通的修者來說,這只散發著負面能量的玉蟬非但沒有用處,反而還會影響到修煉。但是對于魂修來說,這只玉蟬,卻和擁有著靈氣的物件一樣,都是制作法器的極好材料

    “一定要買下這只玉蟬”林陽在心里面對自己說。

    拍賣臺上,董成介紹著這只玉蟬的情況:“這只玉蟬,是清中期的產物。不過它身上的這些暗紅色尸沁,并非自然形成。而是用的特殊工藝,造假造出來的。在場的各位都是行家,就算不用我說,相信也能夠看得出來……”

    在董成滔滔不絕的介紹著玉蟬情況時,林陽則好奇的向奚夢瑤詢問道:“怎么,玉蟬上面的尸沁,也能夠造假嗎?”

    玉蟬這玩意兒,在古代的時候,是用來塞在死者口中之物。

    據說,將玉蟬塞入死者口中,能夠讓死者的一口氣留在尸體里面,從而達到尸體不腐、蠹蟲不侵的效果。玉蟬在尸體的口中,久而久之,就會因為吸入了尸氣,使得表面出現一些暗紅色的斑痕紋路

    這些血絲一般的東西,就是所謂的尸沁了。

    跟林陽這個開掛的家伙不同,奚夢瑤在古玩玉器這一行里,是有著真本領的。

    此刻她聽見林陽的問題,不禁微微一笑,暗道:“師父雖然在相石的領域中,有著讓人震驚的造詣。但在玉器這塊,尤其是玉器造假、做舊這方面,還是不太了解。這就對了。一個人,怎么可能對每一行都了解透徹?那就不是人,是妖孽了”

    奚夢瑤也沒有讓林陽多等,很快就向他解釋起了尸沁的造假方法:“尸沁這種東西雖然玄奇,可要造假,卻也不難。在將玉器仿舊后,放在烈火上面煅燒,等到整塊玉器燒至滾燙之時,將其喂入活貓的肚子里,然后將活貓放入泥土之中,讓活貓在腹痛與氣悶中活活痛死、憋死。一年之后,在將活貓的尸體掘出。等到那個時候,造假的玉器上面,就會出現尸沁了據說,用這種方式偽造出尸沁的玉器,邪性很重。普通人帶在身邊,必然會遭遇到各種不斷的禍事。所以,懂行的人里面,就沒什么人愿意買這種玉器玩。”

    “原來是這樣,這個造假的方法,還真是有些殘忍啊”林陽點了點頭,在感嘆這造假的方法千奇百怪之余,也忍不住在心里面嘀咕道:“貓這種生物,本來就具備靈氣,同時又是容易招惹邪妄的生物。用這種殘忍的手段將它折磨死,不讓它心生怨恨才怪如此一來,玉器上面自然就會留下濃烈的怨氣、死氣和鬼氣有這些負面能量在,普通人肯定會受到影響輕者精神恍惚,重者疾病纏身…

    就在林陽和奚夢瑤小聲議論的時候,這只玉蟬的拍賣也拉開了序幕。

    “這只清中期的玉蟬,底價一萬塊,有興趣的朋友,現在可以出價了”

    因為這只玉蟬上面的尸沁并不是自然形成,而是人工造假出來的,再加上年代并不久,所以參與競價的人也就不多,只有那么三四個而已。給出的價錢,也都在底價附近,并沒有超出底價太多。

    “我出五萬”林陽在這個時候舉起了手中的競價牌,給出了一個遠遠超出了底價的價錢,也將剛剛升到一萬五的價錢,瞬間拔高了不少。

    五萬塊,買一只清中期的玉蟬?

    如果玉蟬上面的尸沁是自然形成,那都還算價錢合適。可是,拍賣方已經說的很清楚了,玉蟬上面的尸沁是人工偽造,居然還有人肯為它砸出五萬塊的價錢……

    這個出價的人,到底是不懂行呢,還是錢多的沒地兒花,在胡亂燒錢?

    人們紛紛扭頭,想要看看到底是誰在出價。

    當他們看清楚出價的人是林陽后,心里面又忍不住開始猶豫了起來。

    原因很簡單,林陽剛才,可是幫著百石堂相出了一塊藏有極品翡翠的石頭。這樣的人,肯定不是不懂行,那么他花五萬塊錢來買這只玉蟬,到底是為了什么呢?

    “難道說,這只玉蟬其實并不簡單,而是一塊好寶貝?”

    眾人猜測道。

    可是他們怎么看,那只玉蟬都是普通貨色,不像是什么好寶貝啊

    疑惑之余,眾人的心里面,又涌出了另外一個猜測來:“或者說,這位相石高手,就是喜歡收集玉蟬?”

    古玩玉器收藏界里,有著各種癖好的人不少。甚至一些人的癖好,還十分的稀奇古怪。所以,對于林陽喜歡收集玉蟬的猜測,非但沒有讓這些人感到奇怪,反倒還覺得應該如此。

    一位有參與競價的人,當即作出決定,起身向林陽拱了拱手,說道:“這位先生,君子不奪人所好,既然你喜歡這只玉蟬,那我就退出爭奪了。另外,我家里面,也收藏有好幾只玉蟬。如果有機會的話,歡迎你到我家,我們把酒言歡,共賞古玩玉器。”

    這人真是好算計,居然想要通過這件事情,跟林陽搭上關系。

    另外幾個同樣有參與競價的人,也紛紛效仿。

    在他們看來,為了一只清中期的玉蟬,得罪一個相石高手,顯然是不理智的。而要是能夠通過這件事情,在林陽心中留下一份好感,那就最好不過了。

    見眾人紛紛退出競爭,董成也沒有再浪費時間,敲響了拍賣槌。

    這只在眾人眼里不值一提,在魂修眼中卻是至寶的玉蟬,就這么以區區五萬塊錢的低價,被林陽收入了囊中。

    或許在別人看來,林陽是花了冤枉錢。

    可是在真正懂行的修者們眼中,林陽這筆買賣,卻是做得再劃算不過的了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