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第一章 到底是誰輸了?

第一卷 第兩百第一章 到底是誰輸了?

    林陽的手掌準確劈砍在了趙世全的后頸處,爆發出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悶響。

    脖頸,是人體非常重要的部位。在脖頸的肌肉層里,不僅藏著有食道和氣管,還有著供給大腦氧氣與養分的頸動脈。

    林陽劈出的這一掌,正好是砍在了趙世全的頸動脈上。

    強勁的力道瞬間壓迫頸動脈,讓它暫時停止了給大腦供氧。雖然這個狀況持續的時間很短,就那么一兩秒鐘的時間。但它帶來的影響,卻絕對不容小視

    如果是普通人,在挨了林陽的這一掌后,只怕立刻就是眼前一黑昏迷倒地了。即便是趙世全,在吃痛之余,也感覺眼前像是冒出了無數個細小的金星,腦袋也變得有些昏昏沉沉。

    這些都是大腦缺氧帶來的癥狀

    但趙世全不愧是從小習武的人,雖然突遭驚變吃了虧,但反應卻是一點兒也不慢。也沒見他揮臂,僅僅只是將腰身用力一扭,左臂便如同是鞭子一般,帶著‘啪啪,的破空聲,朝著身后的林陽猛抽了過去。

    眨眼間的功夫,林陽和趙世全就交手了好幾招。

    砰砰啪啪拳拳到肉的悶響,在武術社的場館里面此起彼伏,不絕于耳

    擂臺上,林陽和趙世全打的難解難分,熱血激昂。

    而擂臺下面,圍觀的人們同樣是情緒激動,滿心震撼。

    “這個新人好厲害要知道,在去年舉辦的全國大學生武術搏擊大賽里,趙師兄可是一路闖進了總決賽的雖然最后被淘汰了,可那也足以說明,他的拳腳功夫,在全國這么多的大學生里,至少也能夠排進到前五十之列啊這個新人,居然能夠跟他旗鼓相當打成平手乖乖,真是不得了”

    “看來,我們醫學院武術社,怕是要在今年的全國大學生武術搏擊大賽里,奪得一個全國最佳新秀的獎杯了”

    “趙師兄的實力,我們都是有目共睹的。就算是在武術社里面訓練了好幾年的老社員,在他的手底下也支撐不了多久。可是這個今天才剛入社的新人,居然能夠在跟他的單挑中不落下風。難道這新人曾經有習過武,是一個實力不弱的練家子?”

    俗話說的好,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就在武術社社員們竊竊私語的時候,王嵩也瞇著眼睛,小聲的自語道:“看來,這個叫做林陽的小朋友,還真是沒有習練過武術呢。”

    作為曾經西蜀省警察系統的武術總教頭,王嵩的眼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他一眼就看出,雖然林陽的力量很大、反應很快、抗擊打能力也不錯,但是在力道的運用,招式的選擇上面,還是有著很大、很多的問題。而這些都指明了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林陽的確沒有學過武術,不懂得該如何來合理運用自身條件。

    “沒有學過武術,不懂得力量運用之法,僅僅只是靠著超強的身體素質和過人的反應力,就能夠在趙世全的猛烈攻勢下支撐這么久……這個林陽,還真是一塊上佳的璞玉啊”

    王嵩望向林陽的目光,開始變得灼熱了起來。心里面,更是動起了收徒的念頭。

    王嵩雖然曾經擔任過西蜀省警察系統的武術總教頭,現在又在醫學院的武術社里面發揮余熱,可以說是桃李滿天下。但真正被他收為了入室弟子的,卻只有那么寥寥數人。

    這幾個人,現如今全都在國內外的武術搏擊圈內負有盛名

    此時此刻,已經多年沒有招收入室弟子的王嵩,居然是動起了要收林陽為關門弟子的想法……由此可知,林陽的天賦,在他的眼里,是有多么的出彩了

    自從擂臺上的兩人開始搏斗,張佳佳的目光就再也沒有挪開過。

    即便是此刻,當她聽見了王嵩的低聲自語后,仍舊是頭也不回的問道:“王師,你說林陽他,有沒有可能擊敗趙世全?”

    王嵩搖了搖頭:“雖然林陽的身體素質,好的讓人震驚,但他并不懂得力道運用之法。短時間內,他或許能夠維持住這種僵持的局面。但時間一久,他肯定會被擊敗。”

    張佳佳的俏臉兒上面寫滿了遺憾。

    看來,她很期待林陽能夠擊敗趙世全。

    就在兩人說話的這會兒功夫里,擂臺上面的較量,也到了白熱化階段。

    剛開始的時候,趙世全對林陽的確是存了輕視之心。但在一擊不中反而吃虧過后,他就收起了那份輕視,開始重視起了林陽來。

    隨著較量的進行,尤其是在這種僵持的局面出現后,更是讓趙世全徹底拋開了林陽不是武者的念頭,將他真真正正的,當成了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

    好朋友難求,好對手同樣也很難遇到

    對于趙世全來說,林陽就是一個好對手一個能夠幫助他突破瓶頸的好對手

    所以,當局面處在了僵持狀態時,他非但沒有焦躁,反而還舔了舔嘴唇,流露出了一副很享受的模樣。同時,他望向林陽的目光,也從最開始的冰冷中帶著一絲敵視,變成了現在這種熱切的目光。

    林陽雖然不知道趙世全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但卻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了出現在他身上的這些變化。

    “這是什么情況?趙師兄為什么會突然流露出這種猥瑣曖昧的表情目光?他他不會是性取向有問題,并且看上我了吧?”

    林陽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很顯然,他猜錯了。不過,趙世全這會兒盯著林陽的神態模樣,還真有點兒像是熱戀中的情人,無怪林陽會想岔。

    越打越開心,越打越亢奮的趙世全,早已經將忄林陽,的目地給丟到爪哇國去了。

    現在的他,只想要跟林陽痛痛快快的戰一場

    “來”

    “再來”

    “痛快這一架打的實在是痛快”

    趙世全一邊興奮地咆哮著,一邊向林陽發起了潮水般的攻勢。

    因為不懂得如何來合理運用力量,使得林陽的體能消耗,遠遠大過趙世全。

    就像是王嵩所說的那樣,剛開始的時候,林陽不僅能夠抗住趙世全的攻勢,甚至還能夠給予凌厲的反擊。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林陽的防守都開始左支右絀,更沒有多余的精力投入到反攻里去了。

    趙世全這會兒已經處在了興頭上,根本就沒有考慮過收手的事情。反而是在一道如野獸般的咆哮過后,再度揉身撲向林陽,揮手就是一記勢若奔雷的重拳。

    這一拳,竟是突破了趙世全當前的境界修為。

    拳頭破空的聲響,如雷鳴般隆隆作響,攝人心魄

    “小心”

    王嵩和張佳佳來不及為趙世全境界的突破感到高興,他們此刻,只關心林陽的安危。

    這樣的一記重拳,一旦挨實在了,就算林陽的身體素質大于常人很多倍,也會受重視的

    王嵩更是雙足在地上用力一點,整個人如展翅蒼鷹一般拔地而起,就要沖上擂臺去救人。

    林陽雖然不是練家子,但是這一拳帶來的拳風之烈,他卻是能夠清楚感覺到的。

    一道道的拳風,從他臉頰刮過,如同是利刀一般,割的他面部肌膚生疼。

    拳風都這樣恐怖,這一拳的威力,又怎么可能會小?

    林陽下意識地想要避讓,但是以他現在的體能,根本就沒有辦法躲得過趙世全這突破境界的一拳

    “轟”

    王嵩最終還是沒能夠及時趕到,趙世全的拳頭,狠狠轟在了林陽的胸口。

    沒有人注意到,在拳頭和胸口接觸的部位,出現了一縷若隱若現的黑煙。

    趙世全的拳頭,并沒能夠真正落在林陽身上,而是被這縷不起眼的黑煙給擋住了。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更是讓武術社里的眾人看傻了眼。

    生受了一拳的林陽,并沒有出現預料中骨折的情況,甚至臉上連半點兒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而揮拳進攻的趙世全,卻是踉蹌后退了好幾步。他的右拳更是垂了下來,止不住的顫抖著。臉色也是青一陣白一陣,好不古怪。

    “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擂臺四周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搞不清楚,在剛剛過去的那一刻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挨打的人,一點事兒都沒有,而揮拳打人的,卻是一臉痛苦呢?

    剛才到底是誰在打誰啊?

    眾人很是困惑。

    只有當事人林陽才知道,剛剛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一切,都是他穿在身上的那件黑蛇甲發揮了作用。

    在將黑蛇的蛇皮與玉籽一起煉制成為了防御性的法器黑蛇甲后,林陽就一直將它貼身穿著以防萬一。趙世全揮出的拳頭,正是被黑蛇甲給擋了下來,才讓他避免了受傷的。

    剛才的經歷雖然很驚險,卻也讓林陽看到了武者的實力。雖然說,這些武者沒有影視作品里飛檐走壁的神奇本領。但要學得到真功夫,一個武者單挑四五個普通人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自己要是能夠將這武術練好,再搭配上符篥法器,對付惡鬼怨靈的時候,也就多了幾分勝算。

    “趙師兄,你果然厲害,我甘拜下風,咱們的比斗,就到此為止吧。”林陽拱手說道。

    他的體能消耗太大,繼續打下去,就算有黑蛇甲護身,也脫不了一個字。還不如在這會兒,就落落大方的認輸好呢。

    只是,讓林陽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話音剛落之時,趙世全卻搖了搖頭,一臉認真地說道:“林師弟,你不用給我面子。這場比試,輸的人是我”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