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零七章 詭異的‘滴答’聲

第一卷 第兩百零七章 詭異的‘滴答’聲

    “這些尸鱉的生命力也太強了吧”

    看到如烏云壓頂般卷土重來的尸鱉,林陽頓時感覺頭皮陣陣發麻。

    這些恐怖的蟲子,居然連狂風符都治不了它們,難道必須得用雷霆符?可即便是雷霆符,一次也就只能電死十幾只尸鱉。但是現在,涌向林陽的尸鱉,密密麻麻一大片,數量就算沒有一千也有數百得用多少道雷霆符才行啊?

    “尸鱉怕火快,想辦法用火來燒死它們”

    關鍵時刻,還是陳詩文給出了一個對策。

    這些日子里,陳詩文可沒有少在書海里面借閱藏書。雖然因為境界的原因,大部分修行和術法類的書籍,他都沒有辦法查閱。但是介紹奇花異蟲的書籍,他卻看了不少。這其中,就有好幾本書都提到了尸鱉。也正是在其中一本書里面,陳詩文看到過‘尸鱉怕火,遇火則焚,的記載。

    對陳詩文說的話,林陽是相當信任的。他立刻就從玉山里面,取出了一張控火符和一瓶汽油來。

    因為控火符的作用是控火而不能生火,所以林陽特地準備了幾瓶汽油藏在玉山里面,以備不時之

    這不,現在就派上了用場

    林陽一邊抽身向后急退,一邊用火機點燃了手中的汽油瓶,用力扔向如烏云般涌來的尸鱉群。

    與此同時,一團幽藍色的魂火出現在了他的手指間,將夾在指間的控火符瞬間引燃。

    在控火符的作用下,半空中的汽油瓶突然爆炸,熊熊燃燒的汽油朝著四周飛濺,化作了一片炫目的火海。

    火海瞬間將烏云淹沒

    飛向林陽的尸鱉,頓時被燃燒的汽油給引燃,化作了一個個火球。它們左飛右撞,想要將身上的火焰撲滅。然而,汽油燃燒后帶來的火焰,又豈是那么容易撲滅的?最終,在經過了一番無用功后,這些尸鱉相繼掉落到了地上,被燒成了一灘灘黑色的灰燼。

    “呼”

    借助控火符操控著火焰,將所有的尸鱉全都給燒盡后,林陽這才松了一口氣。

    就在這個時候,木樓里面光芒大盛,伴隨著的一聲槍響

    開槍的人,正是潘寶山

    在書房里面熟睡的潘寶山,在聽到外面傳來的響動后,立刻猜到有人闖了進來。

    本來,他對木樓里面布置的機關陷阱很有信心。但是當他透過門縫,看到一片火焰突然出現,將他花巨資豢養的尸鱉全都燒死后,便知道今天是遇到了狠人。僅靠機關陷阱,怕是止不住對方。這才在突然間打開客廳里的所有燈光,然后趁著林陽被突如其來的強光晃花眼的時機,瞄準了林陽的胸膛開槍射擊

    潘寶山的想法很不錯,如果遇到的是普通人只怕這一槍就已經要了對方性命。但可惜的是,他這一次遇到的不是普通人,而是林陽

    雖然客廳里面突然光芒大作,但林陽并沒有被晃花眼。更何況,陸熙影還一直有幫他監視書房那邊的情況,在潘寶山剛剛起身拿槍的時候,便已經對林陽做出了示警。

    而林陽,也在潘寶山開槍的瞬間,引燃了一道狂風符

    六道狂風,在林陽身前構筑出了六道無形的風墻,硬生生延緩了子彈射向林陽的速度

    當子彈穿透了最后一道風墻后,速度已經大大減弱,它雖然射中了林陽貼身穿著的黑蛇甲,卻也因為力竭無法穿透,更不可能造成什么的傷害。

    林陽一伸手,從胸口取出了那枚滾燙的子彈,‘當啷,一聲,扔在了地上。

    “不是吧?”

    看到這一幕,潘寶山的眼睛差點兒從眼眶里面瞪出來。

    “這家伙還是人嗎?居然能夠硬生生的將子彈給擋下來不行,這樣的變態,可不是我能夠對付的跑必須得趕緊跑”

    在看見了肉身擋子彈這匪夷所思的一幕后,潘寶山縱然是有槍在手,也不敢跟林陽硬碰硬了。他急忙轉身,用力搬了一下掛在墻壁上面的那只石英鐘。

    書房的地面上,立刻傳來了一陣沉悶的響動。幾秒鐘過后,一個黑漆漆的地道入口,出現在了潘寶山面前。

    潘寶山貓腰鉆進地道,很快就從書房里面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林陽在簡單處理了一下左臂的毒傷后,也快步沖到了書房門口。

    在開了一槍后,潘寶山就將書房門給緊緊鎖丨了,林陽抬腳用力的踹了一下,木門竟是紋絲不動

    “這是用鐵鏵木做的門。這種木頭,比鋼鐵還要堅硬想要靠著蠻力硬撞開門,怕是不太可能”陳詩文對草本植物有著很深的了解,縱然這鐵鏵木不是藥材,可他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林陽,用火來試試”

    尸鱉雖然被燒成了灰燼,可是汽油點燃后生成的火焰,卻還在熊熊燃燒著。

    聽到了陳詩文提出的建議后,林陽當即又取出了一張控火符來點燃,借助符篥的威力操控著火焰,使之匯聚壓縮成了一道小指粗的深藍火束,焊燒在了堅硬如鐵的鐵鏵木門上。

    伴隨著一股焦臭味的出現,鐵鏵木門上面很快被焊燒出了一個窟窿。而林陽也操控著火束,讓鐵鏵木門上被燒出的窟窿逐漸變大。

    大約五六分鐘后,一個足以供人通過的窟窿,便出現在了林陽面前。

    彎腰鉆過熱浪滾滾的窟窿,林陽進入到了書房里,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的地道入口。

    “這個潘寶山,還真是做足了準備居然還在這別墅下面,掘出了一條地道”驚訝之余,林陽也不再浪費時間,貓身鉆進到了地道里。

    地道里面,一片漆黑,當真可以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即便是林陽,也無法看清楚左右的情況。還好,他早有準備,趕忙是從玉山里面,取出了一只手電筒來。

    在從九寨溝回來后,林陽便買了很多戶外用品存放在玉山里面備用。這手電筒也是其中之一。沒想到,竟是在此刻派上了用場。

    手電筒的燈光很快驅散了地道里的陰霾,林陽也加快了追蹤的步伐。

    潘寶山別墅下方的這條地道,也不知道是通向何方的,蜿蜒曲折,距離竟是相當長。

    在地道中前行了大約百來米后,一個岔路口出現在了林陽的面前。

    看來,這應該是潘寶山在挖掘地道時,設計的一個小機關。如果追錯了方向,勢必會浪費很多的時間。等到發現自己走錯再倒回來時,潘寶山只怕都已經離開地道,不知所蹤了。

    不過,岔路口這樣的小機關,或許會難住普通人,但絕對難不住林陽。

    因為他不是一個人,在他身邊,還飄浮著兩個鬼魂呢。

    林陽在岔路口前停了下來,沒有著急做選擇,而是沖身邊的兩只鬼說道:“陳老,陸學姐,看你們的了。”

    不用多言,陳詩文和陸熙影立刻就領會了他的意思,當即一左一右鉆進了這兩個岔路口,快速的朝著前方飛去。

    林陽也沒等多久,大約在兩三分鐘后,便聽見了陳詩文的聲音:“林陽,這邊”他毫不遲疑,立刻鉆進到了陳詩文走的那條道里,一路狂奔。

    在奔出了大約四五百米的距離后,前方豁然開朗,不再是狹窄低矮的地道,而是一間寬敞的地下室。

    不過,在這個地下室里面,卻沒有潘寶山的身影存在。

    只是在中央位置,擺放著一只巨大的青銅箱子。

    在青銅箱子上面,用朱紅色的顏料畫著一些詭異的圖案,透著一股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森詭異。

    雖然感覺這只青銅箱子有古怪,但在這個時候,林陽卻不想多事。他快步繞過青銅箱子,沖站在地下室一側墻壁前的陳詩文,詢問道:“陳老,潘寶山呢?”

    陳詩文指著身旁的墻壁說道:“我看他在這邊墻壁上面搗鼓了幾下,然后石板就升了起來,露出了一條新的地道。現在,他已經鉆進到了新的地道里。”

    林陽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這墻壁上面,居然還畫著有壁畫。壁畫的內容,是一群身材婀娜的飛天女神。而陳詩文此刻手指的部位,正是其中一個飛天女神懷中抱著的琵琶。

    林陽在壁畫上面摸索了一下,果然,這個飛天女神懷中抱著的琵琶,跟其它壁畫不同。這琵琶上方的鳳頭,是凸出墻壁的。顯然,這就是機關所在。

    “陳老,你看清楚了潘寶山剛才是怎么擰這鳳頭的嗎?”林陽將手放在鳳頭上,沒有著急擰動,而是轉頭向陳詩文問道。

    “他現實朝左邊擰了一圈,然后向右邊擰了三圈,最后朝著外面一拔……”

    按照陳詩文的指示,林陽順利的啟動了藏在墻壁上面的這個機關。

    一陣輕微的隆隆聲中,左側的墻壁上面,立刻有一塊活動的石板緩緩升起。

    “這條地道,到底是誰幫潘寶山修的?居然能夠將現代的機械原理和古代的機關學融合到一起,也算是一個天才了”

    瞧見這一幕,不僅是林陽,就連陳詩文也忍不住贊嘆了起來。

    然而,就在他準備要鉆進地道,繼續追蹤潘寶山的時候,身后卻突然傳來了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滴答,、滴答,的聲響。

    “怎么回事?”

    林陽和陳詩文齊齊一愣,心中滿是疑惑。

    這一人一鬼,不約而同的回頭,朝著身后望去。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