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四十一章 一個比一個還裝逼

第一卷 第兩百四十一章 一個比一個還裝逼

    看到眾人的反應和楊嵐的表情,林陽先是一呆,隨后就反應了過來。

    自己這是被誤會了啊

    這也難怪,一個男生突然掏出玉墜要送給女生,想不被人誤會是不可能的

    “等等,事情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回過神來的林陽,急忙想要解釋

    “行了,行了,你不用跟我們解釋。”王潔等人根本就不給林陽說話的機會,笑嘻嘻的擺了擺手,轉身就走:“你們倆個慢慢聊,我們就不在這里當電燈泡了,免得妨礙你們說悄悄話。”

    唐鵬更是表情夸張,一邊往警察局辦公樓走,一邊滿腹哀怨地說道:“我們特警隊好不容易出了個美女,就被你小子給騙走了,真是不甘心啊”

    雖然這兩人的話讓楊嵐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畢竟是女漢紙女特警,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低頭看了眼林陽塞過來的玉墜,楊嵐嘴角微微一勾,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問道:“怎么突然送我玉墜?不會是真的想要追我吧?別忘了,姐姐我可是要比你大好幾歲呢,你難道想要玩姐弟戀?”

    “不要誤會,我送你玉墜并沒有別的什么意思,我只是……只是……唔……”林陽‘只是,了好一會兒,都沒能夠‘只是,出一個理由來。

    他總不能夠告訴楊嵐:這不是一般的玉墜,而是我煉制的護身符,送給你驅邪避煞用。

    這樣的話,楊嵐會信才怪

    “好了,你也別‘只是,、‘只是,的了。不就是送了個禮物給女生嘛,看你給急的。讓不知情的人看到了,還以為我是在欺負你呢”

    林陽窘迫的模樣,讓楊嵐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正好,再過一段時間就是我的生日。這枚玉墜,就當是你提早送我的生日禮物好了。”說罷,她直接將玉墜戴在了脖子上。

    見到這一幕,林陽暗自松了一口氣。

    不管怎么說,總歸是讓楊嵐將玉墜給帶上了。這樣一來,就算楊嵐在追查兇手的時候遇到了危險,他也能夠及時的知曉并趕往救援。

    “時間差不多了,我還得回去忙案子的事,就不多送你了。”跟林陽道別后,楊嵐就要去追已經走到了警察局辦公樓下的王潔等人。

    不過剛走沒兩步,她卻又停了下來,轉過身來沖林陽展顏一笑:“如果你真想要追我的話,我也可以給你一個機會。”

    說完,她也不等林陽作出回應,加快步伐就跑走了。

    望著楊嵐遠去的背影,林陽呆了好一會兒,方才苦笑著搖了搖頭,輕嘆道∶“姐妹兒,我是真沒那個意思啊……”

    離開市警察局后,林陽步行到了最近的地鐵站,乘坐地鐵趕往了百草堂。

    他可是跟秦祥約好了,要在今天將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送過去。如果不是因為今早遇到了突發事件,他這會兒都已經在百草堂里面了。

    這些天,王叔那邊已經將他布陣需要用到的材料悉數弄齊了,就等著他拿錢過去呢。

    林陽估算了下,今天這一批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賣掉后,買材料的錢應該夠了,或許還能有些盈余。

    等到湊齊布陣的材料后,他也就可以開始沖擊緣督境了

    對于緣督境,林陽十分期待。

    因為當修為提升到了緣督境后,他可以學到一門新的、特殊的法術——入夢術。

    這個法術,能夠讓施術者進入到目標的夢境里。

    屆時,他雖然沒辦法喚醒沉睡的孫曉筠,卻可以通過入夢術,在夢境里和孫曉筠相聚,以解相思之苦。甚至還可以在夢境中,找出孫曉筠沉睡不醒的原因,從而予以針對性的施治

    半個多鐘頭后,使用一葉障目符變幻成了姬陰模樣的林陽,抵達了百草堂

    還沒進門,他就發現,今天這百草堂里面,可謂是人頭攢動。偌大的百草堂,竟是被上百人給擠了個滿滿當當。

    而在百草堂門外的街道上,更是停滿了各式各樣的名貴豪車,引來了不少路人驚訝的目光。

    此時,百草堂里,秦祥正焦頭爛額著呢。

    見到林陽出現,他頓時有了一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感覺,急忙起身相迎:“姬醫生,你可算來了”

    聽到秦祥叫出姬醫生,三個字,百草堂里面候著的這些人,全都將目光投向了林陽。

    沒錯,這些人全都是在這里等著林陽,等著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的。

    一個謝頂的中年男子剛剛才走進百草堂,聽到秦祥的話后,他急忙轉身,沖著林陽揚了揚手里面提著的紙袋子,很是豪邁大氣的說了句:“你就是制作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的姬醫生?還真是趕巧了啊,咱們倆居然是前后腳到這里。行了,廢話咱也不多說了,這里是十萬塊錢,都歸你那什么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每樣給我來個百八十枚”

    他的話音剛落,一片嗤笑聲便在百草堂里面響了起來。

    中年男子不樂意了,回頭瞪了眾人一眼,哼哼道:“笑什么笑?老子有錢

    樂意花十萬塊買藥,你們管得著嗎?”

    看來,他以為百草堂里的這些人,是在嘲笑他花高價買藥敗家。

    “我說這位大叔,你是從外地來的吧?今天才到的錦官城?”說話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

    這個年輕人的臉色白里透青,身材消瘦腳步虛浮,明顯是被酒色財氣給掏空了身體。

    “你怎么知道我是今天才到的錦官城?”中年男子聞言一愣,很是詫異。

    他的確不是錦官城人,甚至不是西蜀省人。只是因為從朋友那里聽說了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的事情,才連夜驅車從外省趕了過來。

    也正是因為這個緣故,他并不知道林陽給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定下的價錢。還以為自己開十萬塊買個百八十枚的藥丸,已經是很高的天價了。

    年輕人毫不掩飾的譏笑了起來:“我怎么知道的?哈,這還不簡單?當然是從你說的蠢話里面知道的咯。區區十萬塊錢,就想要買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而且還是百八十枚……哼,我真不知道是該說你無知呢,還是該說你蠢笨”

    說到這里,他抬手打了個響指,沖身旁的同伴說道:“小順子,告訴這位外地來的大叔,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到底是個什么價。免得人家還以為,十萬塊錢很多很牛逼呢。”

    被他稱作小順子的人相當配合,立刻說道:“五萬一枚,美金”

    年輕人冷笑著說:“聽到了嗎?五萬美金一枚你那十萬塊錢,根本就連一枚藥丸也買不到還想要買百八十枚?開什么玩笑”

    剛開始被年輕人譏笑的時候,中年男子還想要發火。可是當他聽到了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的價錢后,頓時震驚的連發火都忘了,難以置信的叫了起來:“什么?五萬美金一枚?這……這價錢也太離譜了吧?”

    “離譜?這一個療程下來,也就五十萬美金而已,卻能夠讓男人重振雄風恢復精力,讓女人恢復青春重現活力這樣的靈藥,價再高都不離譜?五萬美金一枚,簡直就是再良心不過的良心價這幾年我花在保健品上的錢,可是遠遠不止這個數。但是取得的效果嘛,卻拍馬也比不上。”說到這里,年輕人上下瞄了中年男子一眼,撇了撇嘴:“大叔,你要是舍不得花錢呢,就不要在這里裝逼冒充土豪大款了。趕緊滾一邊去,別擋著道妨礙咱們買藥”

    “你怎么說話的?”中年男子被激怒了,作勢就要上前去教訓丨這個無禮的年輕人。

    就在這個時候,百草堂里一個認識他的人急忙跑出來抱住了他:“老馮,別沖動,這位可是張少”

    “老子管他什么張少李少的……”中年男子咆哮道。

    “你丫可別作死啊”他的朋友被嚇了一大跳,急忙湊到他耳邊低語了幾句。

    也不知道是說了些什么,前一刻還怒氣騰騰要給年輕人一點教訓的!中年男子,頓時是臉色大變萎了下來。

    猶豫了一下后,這人轉身就走,竟是不敢在百草堂里面久待。

    看來,那位被稱作張少的年輕人,身份背景只怕不一般。要不然,也不會將中年男子給嚇成這樣。

    望著中年男子離去的背影,張少不屑的罵了句:“傻逼。”

    隨后,他伸手攔住了朝百草堂里走去的林陽:“姬醫生,我都在這里等你一上午了,就別再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了。聽秦醫生說,你今天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各帶了二十九枚來?其中的那九枚就算了,讓劉昌隆和他老婆帶走吧。但是剩下的二十枚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都得歸我另外,從今往后,你每個月制作的雄風再造丹和玉肌養容丸,也全都得給我送過來”

    他說話的口氣,完全就是在命令而不是商量。

    這個張少,當真是囂張到了極點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