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六十七章 齊軍的下場

第一卷 第兩百六十七章 齊軍的下場

    出言駁斥的不是別人,正是過一劫,的烏青。

    或許是想要向林陽表忠心立功勞,又或許是惱怒齊軍敢做不敢當,拿他們當槍使還不肯承認……總之,烏青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將自己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

    聽完了烏青的講述后,張佳佳勃然大怒,指著齊軍的鼻子就罵了起來:“好你個齊軍,居然叫校外社會上的人,來踢自家學校社團的館,來打自己的同學這一次,要不是林陽夠硬,我們這幫學生,恐怕都得如你所愿,被狠狠地揍上一頓了”

    什么叫做要不是林陽夠硬啊?說的好想你看過什么東西似得……張學姐呀張學姐,拜托你說話能不能夠稍微注意點影響?這樣的話,可是很容易讓人誤會的啊。

    林陽很是無語,表情憋得十分難看。

    不過,武術社的這幫社員,顯然沒有注意到張佳佳話里面不對勁的地方。此刻的他們,已經因為齊軍的所作所為,而群情激奮了。一群人圍在了齊軍身邊,七嘴八舌的聲討了起來:

    “居然找校外人士來我們武術社搗亂,你丫真不是東西”

    “你這種出賣同學的行為,要是放在抗戰時期,妥妥的就是漢奸行徑啊

    “跟他這種人渣廢話什么?大家一起上,揍死他丫的”也不知道是誰吼了這么一嗓子,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于是,眾人一擁而上,將齊軍摁在中間揍了起來。

    剛開始的時候,齊軍還在高聲叫喚著:

    “別打臉求你們別打臉”

    “哎喲喂,誰他媽踢我褲兜?痛死我了”

    “臥槽菊花你們也捅?還有沒有人性啊?啊——痛痛痛痛痛”

    但是隨著人們暴揍的繼續進行,齊軍叫喚的聲音卻是越來越弱。

    到最后,就只剩下了一聲聲虛弱的哀嚎了。

    “行了,別打了,都住手吧要是再這么打下去,可就要出人命了”林陽在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喝止眾人。

    先前三場霸氣外露的表現,讓林陽在武術社社員中,獲得了極高的威望。此刻他一發話,眾人馬上停止了群毆行為——一群人毆打一個人,也是叫群毆的嘛。

    “林陽,這家伙怎么處置?”張佳佳抬手一指被揍成了豬頭模樣的齊軍,詢問道。

    林陽說道:“先把他送往醫院接受治療吧。然后嘛,就是將他這次的所作所為,整理出來匯報給學校方面。我相信,學校方面一定會秉公處理,還我們一個公道,絕對不會讓我們白受委屈的。”

    躺在地上,遍體鱗傷的齊軍,在聽到了林陽的這番話后,兩行熱淚頓時奪眶而出,順著臉頰滑落。

    受委屈?

    你們受了屁的委屈啊

    那挨揍的人,可是我啊我他媽才是受委屈的人好吧

    挨了揍,還要被學校處罰……這他媽什么世道啊

    齊軍感覺自己的心,在這一刻是徹底碎了。

    林陽可沒功夫理他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轉過身來,沖著正在將吳熙等人拖出武術社的烏青說道:“在你將那幾個弱貨拖出武術社后,可別忘了把這個家伙也給一并拖出去。”

    弱貨?

    烏青愣住了,低頭看了眼吳熙和劉承、馬荃等人。

    這幾位,可都是在國內跆拳道比賽中獲得過不錯名次、甚至是冠亞季軍的高手啊也就只有你這種妖孽級的變態,才會叫他們弱貨吧?不過,以你的實力,也的確是有資格這么叫……

    其實,林陽把吳熙和劉承、馬荃等人看成弱貨,并不是因為他狂妄,只是因為他在見識過了玉牌里面的那位鬼武將后,就把鬼武將當成了一個衡量實力的標準。

    在面對鬼武將的時候,他林陽甚至是連招架之力都沒有,只能埋頭逃命。而吳熙和劉承、馬荃等人,則是在他的面前沒有招架之功……兩相對比之下,把吳熙他們叫成貨,,似乎也沒什么不可以。

    從這個對比也可以看出,玉牌世界里的那位鬼武將,一身實力是有多么的恐怖

    真不知道,它到底會是哪位歷史名將?

    烏青的辦事效率相當快,不一會兒的功夫,就連吳熙和劉承、馬荃以及齊軍等人,全都給拖出武術社了。

    隨后,他掏出手機撥打了急救電話。

    等到急救車抵達后,他幫著醫生護士將這些人抬上了急救車,但是自己卻并沒有跟著走,而是回到了武術社里,拿起掃帚拖把,開始履行起了自己剛才的承諾——清理武術社里被弄臟了的地方。

    等到將這一切都給做完了后,他方才來到林陽身邊,陪著笑,小心翼翼的問道:“還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嗎?”

    既然對方主動送上了門來,林陽自然不會浪費,指著早已經準備好的筆紙,吩咐道:“把你剛才講的那些事情都寫下來吧,照實寫,別加油添醋。另外,不要忘記簽下你的名字。”

    烏青早已經被嚇破了膽,又怎么敢拒絕林陽的這個要求呢?他連忙拿起筆,書寫起了整件事情的經過……

    在張佳佳將這份證詞匯報上去后,醫學院極為重視,一邊向齊軍所屬的考古系通報此事,一邊上報給了華西大學。最終,經過華西大學高層的開會討論,鑒于此事極大的惡劣影響,給予了齊軍開除學籍的處分

    對于這個處分,齊軍并沒有提出什么異議。

    事實上,經過此事后,他在華西大學也待不下去了……不僅是沒臉待下去,同樣也沒有膽量再待下去了

    現在的他,不僅是在醫學院,即便是在考古系里面,也是人人厭惡的過街老鼠

    在這樣的情況下,離開華西大學,對于齊軍來說,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局了。

    樸氏跆拳道館也在這件事情之后老實了起來,至少在過去的這幾天里,沒有再來找武術社的麻煩。

    當然了,也許是他們現在已經明白,只要有林陽這個妖孽級的變態在,就絕對討不了什么好果子吃,又何必再來自討苦吃呢?

    一轉眼,又到了周末。

    這天,化身成為姬陰的林陽,剛一走進百草堂,就聽到了一聲如同是見到了親人的哭喊:“老天爺保佑,你可算是來了啊……”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