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七十七章 解剖實驗室失竊

第一卷 第兩百七十七章 解剖實驗室失竊

    在楊嵐、王潔等人體內的噬己蠱被徹底清除后,剩下的就是康復治療了

    在這一塊上,林陽根本不用操心,以華西大學附屬醫院的實力,完全可以做的很好。所以,在略作休息,恢復了一些精氣神和魂力后,林陽便向馬文博等人告辭,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急診科病房,離開了華西大學附屬醫院。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陳詩文等醫護人員當真是佩服不已。

    一個急診科的小護士,望著林陽離去的方向眼放金光,呢喃說道:“姬醫生在病房里面忙碌了一整夜,期間就只上過兩次廁所,連片刻的休息都沒有。在費時費力、盡心盡責救回了這些病人的性命后,居然轉身就走,也不留下來接受患者及其家屬的感激……這種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做完好事不留名的行為,真是好有古代俠客的風范啊”

    她的話,立刻得到了一于小護士的響應:

    “是啊,姬醫生真的是好帥好有魅力啊哎……你們誰知道,姬醫生他有沒有老婆或女友?要是沒有的話,我一定會向他發動進攻,將他追到手的”

    “小雍,你就別犯花癡了。像姬醫生這樣出色的男人,怎么可能會沒有妻子女友?如果他真的沒有,姐姐我也會采取主動出擊,絕對不會將這樣一個出色的男人讓給你”

    在急診科護士們集體犯花癡的時候,馬文博等醫生則是在回味著林陽針對噬己蠱的治療過程。

    越是回味,他們就越被林陽豐富的知識,精湛的醫術,以及神乎其神的針灸手法所折服除了震撼、驚嘆之外,他們實在想不出別的詞匯來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醫術精湛,慈悲心腸,施恩不圖報……這樣的醫生,才是真正的良醫啊”華西大學附屬醫院的院長,在凌晨三點多的時候也趕到了急診科。跟著眾人一起,目睹了林陽治療噬己蠱的過程。此刻的他,在感慨之余,急忙找到了馬文博,緊緊抓著他的雙手說道:“馬老,像姬醫生這樣醫術精湛、醫德高尚的良醫,聘請來當客座專家還不夠,得想辦法將他徹底吸收到咱們醫院來啊

    “我盡力而為吧。”馬文博面帶苦笑的回答道,因為他明白,這件事情的難度實在是太高了,幾乎就沒有成功的可能。

    對于自己走后發生的這些事情,林陽并不清楚。離開了華西大學附屬醫院后,他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取下貼在額頭上的一葉障目符,恢復到了自己本來的面貌,然后徑直回到了學校宿舍,應付了劉湘丞三人的詢問、玩笑后,倒在床上便熟睡了過去。

    自從踏入修行成為魂修后,他就算連續兩三個晚上不眠不休,也不會感覺疲憊困乏。但是這一次,為了能夠治好楊嵐、王潔等人體內的噬己蠱,他冒險使用了以魂控針的特殊手法。精氣神和魂力,都遭到了極大的消耗,需要休息調養才能夠恢復。因此,他一沾到床便睡著,也就沒什么好奇怪的了。

    見林陽睡著了,劉湘丞、馬萬文和周良三人,也紛紛是壓低了聲響,免得影響到他休息。

    作為好室友,作為好兄弟,他們相互之間,都是很關心對方的。

    熟睡中的林陽完全沒有察覺到,一縷縷善愿之力正如潮水般從四面八方涌來,融進了他頭頂和雙肩上的魂火之中,讓這三團魂火越燒越旺

    這些善愿之力,來自于楊嵐、王潔等患了噬己蠱的病人及其家屬,雖然量不是特別多,卻因為發自內心而無比精純

    當最后一縷善愿之力被吸收融合后,三團熊熊燃燒的魂火突然旋轉了起來

    在高速旋轉下,這三團魂火就像是三朵盛放的藍蓮花,純潔、神奇、玄妙……令人驚嘆

    點點幽藍色的光芒,從魂火中揮灑釋放了出來,化作一個個古篆文字,開始在他的經絡中緩緩流動。

    如果林陽此刻醒著,看到了這些古篆文字,必然會認出,這正是《東岳黃泉經》中記載的修煉經文

    隨著時間的推移,由魂火化作的《東岳黃泉經》經文,在林陽周身的經絡中循環流動了九個周天在此之后,所有的魂火經文,全都返回到了林陽的頭頂和雙肩處,讓這三團宛如藍蓮花般的魂火,瞬間爆發出了一道如星辰般璀璨的亮光來

    亮光過后,三團魂火恢復了正常的模樣,不強不弱,中正平和。

    而林陽也在此刻恢復了足夠的精氣神和魂力,從熟睡的狀態中清醒了過來

    之前的那些疲倦困乏,隨著他睜開眼睛,全都消失不見了。

    坐起身來后,林陽伸了個懶腰,滿意的吐出了一口氣:“這一覺睡得可真舒服。”他掏出手機看了眼時間,這會兒才中午十一點,估計他也就是睡了兩三個小時而已。

    見林陽醒了,坐在床上玩著平板電腦的周良探出頭來,沖他說道:“二哥,你醒了?剛才白老師打你手機來著,我說你在睡覺,她說讓你睡醒后趕緊去一趟解剖實驗室。”

    林陽納悶的問:“今天不是周日嗎?白老師讓我去解剖實驗室做什么?”

    周良回答道:“好像是跟解剖實驗室失竊有關吧?我也沒細問。”

    “解剖實驗室失竊?”林陽聞言一愣,納悶地說:“什么賊會傻到去偷解剖實驗室啊?那里面除了骨頭之外,就只有一些人體標本,賊偷了也沒法賣錢啊。”

    “誰知道呢?或許,這個賊不是為了錢,純粹是個變態吧?”嘟囔了一句后,周良又捧著平板電腦玩了起來。

    “這事兒可真奇怪。”林陽搖了搖頭,從床上爬了起來,洗漱一番后,便朝著解剖實驗室的方向走去。

    當他來到解剖實驗室所在的那棟四層小樓前,方才發現,這棟小樓里面已經來了好幾個警察,正在進行著現場勘查的工作。而白潔,正抱著渾身是傷的虎紋貓,在走廊上面接受著警察們的詢問。

    看到這個架勢,林陽立刻明白,這一次解剖實驗室失竊怕是損失不小。要不然,也不可能會引來這么多的警察。

    林陽快步走到了白潔身邊,關切的詢問道:“白老師,咱們到底是被偷了什么東西?”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