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九十三章 你是在逗我玩呢?

第一卷 第兩百九十三章 你是在逗我玩呢?

    “踢……踢館?”

    前臺小妹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自從來到樸氏跆拳道館擔任前臺工作,她遇到過咨詢入學事宜的,遇到過問路的,也遇到過借廁所用的,甚至還遇到過專門來搭訕的,可就是沒有遇到過笑吟吟跑來踢館的。

    一時之間,前臺小妹竟是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前臺小妹的反應雖然慢了好幾拍,可跆拳道館里面其他人的反應卻不慢。在聽到了前臺小妹的驚呼聲后,正在進行訓練的跆拳道學徒們不禁大怒,紛紛放下手頭的事情圍攏了過來,怒氣騰騰的說道:

    “踢館?小子,你膽量不小嘛,居然敢跑到我們樸氏跆拳道館來踢館難不成,你是覺得我們樸氏跆拳道館最近有些不順,就想要來占便宜嗎?哼,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么叫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們樸氏跆拳道館,可不是你們這些傻逼踩著成名的墊腳石”

    “自從樸氏跆拳道館在錦官城開業以來,你是第一個敢上門來踢館的,勇氣可嘉啊就沖這,待會兒我會幫你打電話叫急救車的。”

    “費什么話?就他這瘦胳膊瘦腿的,咱們隨便上一個也能把他打趴下”

    這些跆拳道學徒,雖然聽說過林陽的名頭和事跡,卻沒有見過林陽本人。所以他們并沒有認出,這個跑來踢館的小子,就是連續擊敗了吳熙、馬荃和劉承的那個武術高手。不然的話,就是再多給他們一百個、一千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在林陽面前這般吠叫啊

    開玩笑,這可是短短幾分鐘里就連續秒了吳熙、馬荃和劉承的變態級人物,又怎是他們這些普通學員惹得起的?

    很快,樸氏跆拳道館門口處的喧囂,便傳進到了里面獨立的練功房內。

    和外面相比,這個獨立練功房的面積要小了許多。但這里,才是樸氏跆拳道館高手們每日訓練的地方。外面的大練功房,純粹就是給學徒們準備的。

    “外面在吵什么?”吳熙眉頭一皺:“強子,你出去看看發生了什么事。

    “是。”許強點點頭,轉身走出了這間獨立練功房。

    “還好沒有驚擾到金師叔,不然又要挨罵了。”吳熙偷瞄了一眼在旁邊打坐冥想的金斗玄,心有余悸的嘀咕道。

    自從金斗玄來到了錦官城后,他便領略到了這個有著‘戰虎,綽號的小師叔的厲害。就這么短短幾天,他已經被金斗玄當著道館里面眾人的面,給劈頭蓋臉訓丨斥了好幾回,當真是一點兒顏面也不給他留。

    雖然心有不滿,可吳熙也沒有辦法,誰讓金斗玄的輩分比他高,實力比他強呢?

    就在吳熙慶幸著外面的吵鬧沒有驚擾到金斗玄打坐冥思的時候,出去打探情況的許強,卻是一臉驚慌失措的跑了回來,大聲喊叫道:“不好了出大事了那小子打上門來了”

    嗯?這臺詞聽著怎么有些耳熟啊……

    吳熙楞了一下。

    這尼瑪不是《西游記》里的那句‘大王不好了,那個毛臉雷公嘴的和尚打上門來了,的翻版嘛

    吳熙很快就從驚愕狀態回過了神來,忙低聲呵斥道:“瞎嚷嚷些什么,還嚷嚷的這么大聲?沒看到金師叔正在打坐冥想嗎?好好說,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事?誰打上門來了?”

    許強氣喘吁吁的回答道:“就是醫學院武術社里的那個頭號變態林陽他……他打上門來了,說是要踢館”

    “什么?踢館?”吳熙驚呆了。

    在這件事情發生之前,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林陽會上門踢館。

    不過,既然他們都去武術社踢過兩次館了,人家也找上門來踢一次,于情于理似乎也說得過去啊……

    “林陽?”打坐冥想的金斗玄,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眼睛,用生澀的中文說道:“就是憑借一擊之力,打敗了你們的那個武術社社員嗎?”

    “沒錯,就是他。”許強趕緊回答道。

    “這個人,很有趣。”金斗玄嘴角微微一勾,露出了一抹嘲諷的冷笑:“本來我就打算在今明兩天去找他的,沒想到他竟是自己送上了門來。這樣也好,讓我省了很多麻煩。”他猛地站起身來,大步朝著獨立練功房外走去。“今天,我就將這個叫做林陽的人打趴下,為師兄的這間武館,挽回一些聲譽吧。

    雖然知道金斗玄實力很強,但吳熙還是忍不住提醒道:“金師叔,那個叫做林陽的小子很厲害,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厲害?”金斗玄冷哼道:“依我看,并不是他有多厲害,而是你們太弱真不知道我師兄是怎么教的你們,一個個竟是這般羸弱,連個學武術的大一新生都打不過。如果我是師兄,早就將你們給逐出門了,免得丟人現眼。”

    吳熙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一番好意提醒居然會引來冷嘲熱諷,這讓他氣得夠嗆,卻又不敢發作,只能是憤憤不平的強壓下去,在心里面腹誹:“行,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厲害。萬一翻了船,可別怪我會看你的笑話”

    很快,金斗玄和吳熙、許強等人便走出了獨立練功房。

    遠遠瞧見吳熙,林陽咧嘴一笑,沖他揮了揮手:“嗨,你叫吳……吳啥來著?好久不見,我今天是專程過來踢館的。可是我從來沒有踢過館,所以也不知道該有些什么流程。你之前已經踢過兩次館了,經驗比我豐富,快給我說說,這踢館到底應該怎么做?”

    吳熙的臉色瞬間就黑沉了下來。

    如果不是金斗玄在身邊,如果不是樸氏跆拳道館里面還有別人在,他真會沖著林陽吼上一嗓子:“嗨什么嗨?我跟你很熟嗎?還有,你沒有踢過館,我們他媽的也沒有被踢過啊沒錯,我之前的確是去你們武術社踢過兩次館,可那兩次都很失敗啊,哪里有什么經驗傳授給你?再說了,你今天是來踢我們的館,我還告訴你該怎么踢?我他媽腦子得有多大的問題,才能作出這種奇葩的事情來啊”

    深吸了好幾口氣,吳熙總算按下了心中怒火,陰沉著臉,從牙縫中擠出一句:“你是在逗我玩呢?”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