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兩百九十九章 吳三桂和李自成

第一卷 第兩百九十九章 吳三桂和李自成

    在自稱大周昭武皇帝的鬼武將走了后,林陽頓時放松下來,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跟鬼武將廝殺的時間雖然不長,卻耗費了他大量的精氣神和魂力。如果不是鬼門關突生驚變,引走了鬼武將的話,林陽真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堅持多久。

    喘息恢復力氣的同時,林陽也忍不住有些好奇:“鬼門關那邊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居然連烽火狼煙都點燃了……不會是發生戰爭了吧?玉牌的世界里,也會有戰爭發生嗎?”

    幾分鐘過后,恢復了力氣的林陽從地上爬起來。

    雖然好奇鬼門關那邊的情況,但他并沒有過去查看。萬一又遇到了鬼武將,或者其他厲害的鬼魂,自己豈不是自投羅網嗎?

    再說了,供奉紂絕陰天宮的道觀雖然被鬼武將給拆了,可神像還在。既然香爐都是寶貝,那尊神像肯定也不簡單說不定,就連那塊寫有紂絕陰天宮五個字的神牌,也是一件寶貝

    林陽冒險來到這里的目地,可不就是為了能夠找到一兩件寶貝嗎?這些東西可不能夠放過。

    沿著逃跑的路線,林陽很快便回到了供奉紂絕陰天宮的道觀廢墟前。神像不用找,就矗立在廢墟中央,十分的顯眼。不過,神牌卻在桌案被鬼武將給劈碎后掉落在地,不見了蹤影。林陽只能在這片斷壁殘垣的廢墟中,埋頭搜尋了起來。

    廢墟中,各種碎磚、碎木實在太多,林陽在神像前方搜尋了好幾分鐘,都沒能夠得到收獲。就在他準備繼續搜尋的時候,一道金光劃破了赤紅如血的天幕,落到了他的身上,將他整個人都給罩在了金光之中。

    “神像”

    林陽知道,這道金光出現,就意味著玉牌的靈氣即將耗盡,他馬上就會被傳送出這個世界了。于是,他只有放棄尋找神牌,向前快跑了兩步,張開雙臂抱住神像。期望著能夠將這尊神像,連同自己右手死死拽著的香爐一起,帶出這個世界。

    就在金光即將散去之際,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破爛道觀的前方。

    因為隔著金光的緣故,林陽看不清這個身影的面貌。而這個身影,顯然也只看到了金光沒能夠看到他。

    “來晚一步,人怕是已經走了。”

    這個身影開口說道,嗓音略顯有些尖澀。

    “虧得咱家替他點燃鬼門關狼煙,引走了那個蠻子。他倒好,連聲感謝的話都不說就離開了。也罷,他既然來了一次兩次,就必定會來更多次。以后,在這羅酆山里,見面機會還多……”

    “聲音尖澀,自稱咱家……來的這位該不會是太監吧?聽他這話,鬼門關的狼煙應該是他設計點燃,以助我脫險的。可是他為什么要幫我?他到底是誰?還有這玉牌里的世界,叫做羅酆山?可羅酆山這地方,不是北方酆都大帝統領的幽冥地獄嗎?”

    林陽心中頓時涌起了種種疑惑,他本想要開口詢問的,可時間已經沒有了

    從天而降的金光一收,林陽便隨之離開了這個名為羅酆山的世界,回到了玉山里。

    剛一回到玉山,守在附近的劉湘丞、陸熙影和陳圓圓便迎了上來,關切的詢問道:

    “怎么樣,這次還算順利吧?”

    “有遇到之前那個恐怖的鬼武將嗎?”

    “咦,你手里怎么提著一只香爐?這是你在玉牌世界里找到的新法寶嗎?

    直到這一刻,林陽方才發現,自己從羅酆山里面帶出來的只有手中抓著的香爐。至于那尊雙臂環抱的神像,并沒能夠跟著他一塊兒出來。

    這讓他在遺憾的同時,也有些納悶,為什么香爐能夠帶出來,神像卻帶不出來呢?

    納悶歸納悶,林陽也沒有耗費精神去多想。手里面掌握的線索太少,想了也是白想,難有結果。

    他開始向陳詩文、陸熙影和陳圓圓講述起了自己這一次在羅酆山里的經歷

    在聽完了林陽的講述后,陸熙影和他產生了相同的懷疑,娥眉微蹙的說道:“尖澀嗓音、自稱咱家?林陽,這個幫你解圍的人,該不會是個太監吧?歷史上面,知名的太監很多,這個太監又會是誰呢?哎,我說,不會是創出了《葵花寶典》的那位吧?難道他看上了你,覺得你天賦異稟,有練好《葵花寶典》的潛質?”

    “陸學姐,你就別拿我開涮了。”林陽苦笑著搖了搖頭。

    發明了《葵花寶典》的那個太監,是金庸小說里的人物,怎么可能會有靈魂?又怎么可能會出現在羅酆山里?

    這些日子,隨著陸熙影修為的提升,她的性格也變得越發喜歡捉弄人了。這或許是陸熙影的本性,也有可能是她在魅這條道路上越走越遠時,出現的一些性格上的轉變。

    陳詩文也對這個幫忙解圍者的身份很好奇,不過在琢磨了一會兒沒有結論后,轉而問道:“哎,對了,你這次既然又撞見了那個鬼武將,可有問他姓名

    “有問。”林陽點了點頭,一臉疑惑地說道:“他說他叫什么……什么大周昭武皇帝。我就納悶了,這大周,不是武則天篡了李唐江山后定下的國號嗎?但大周昭武皇帝又是打哪兒冒出來的啊?唔……陳老,看你這表情,是不是知道這個大周昭武皇帝是誰啊?”

    陳詩文在聽到了‘大周昭武皇帝,六個字后,神情就變得有些古怪。他這樣子,要說不知道,林陽是絕對不會信的。

    “林陽呀,你的歷史知識看來得好好補一下。將國號定為大周的,可不止是武則天一位。還有一個人,也將國號定為了大周……”說到這里,陳詩文轉過身,看向了陳圓圓。

    “怎么,這跟陳大家還有關系?”林陽先是一愣,隨后猛地想起了一個人來:“難道……”

    陳圓圓輕聲嘆息,幽幽說道:“沒錯,這個大周昭武皇帝,就是我曾經的夫君吳三桂。當年在起兵反清的時候,他稱帝建國,國號大周,自封為昭武皇帝。”

    “果然是他”

    林陽猛地一拍額頭,他突然想起了當初在玉魂記憶里看到的那一幕。

    那個統領著關寧鐵騎,鎮守山海關的武將,無論體型還是穿著打扮,甚至佩戴使用的武器裝備,可不都是跟羅酆山里的吳三桂一模一樣嗎?唯一不同的,就是胯下騎著的馬了。

    玉魂記憶里的吳三桂,騎著的是一匹棗紅駿馬。而羅酆山里的吳三桂,騎的則是一匹幽靈戰馬。

    “吳……三……桂”

    一道憤怒的咆哮聲,突然在眾人的耳邊炸響。

    尋聲望去,林陽發現,被他擺放在聚陰匯靈陣里吸收靈氣的戰意狂刀,正在劇烈的顫動著,就好像是人在盛怒之下的反應一般。

    尖銳的刀鳴聲中,戰意狂刀猛地飛了起來。玉魂再度出現,站在了戰意狂刀旁邊,右手一伸抓住了刀,如癲似狂的咆哮道:“奸詐吳賊,引建奴入關,害我功虧一簣我誓殺汝誓要殺汝”

    澎湃的戰意和凌厲的殺氣,從玉魂身上狂涌而出,竟是逼的林陽連退數步。陳詩文、陸熙影和陳圓圓,同樣也是如此。

    林陽神情嚴肅地說道:“看來,這個玉魂多半就是李自成的魂了。吳三桂這個名字,讓他恢復了一些生前記憶,至少是恢復了對吳三桂的仇恨任由他狂暴下去的話,難免會有誤傷,必須得想辦法讓他冷靜下來才行”

    “我來試試。”陳圓圓手一揚,點點白色的光芒在她手中匯聚,化作了一只白玉琵琶。她雙手在琵琶弦上翻飛,彈奏出了一曲婉轉悠揚的琵琶曲。

    當初林陽被心劫所困的時候,陳圓圓就是用這首琵琶曲讓他冷靜下來的。可是現在,李自成卻不為這首琵琶曲所動,甚至還轉身撲向了她,揮刀砍來。

    作為戰意狂刀里的玉魂,李自成雖然不會對煉制者林陽動手,但對玉山里的三個魂使,卻不會客氣。平日里,因為林陽的緣故,他對陳詩文、陸熙影和陳圓圓不予理睬。但是現在,因為生前怒火陷入暴走狀態的他,除了不會對林陽進攻之外,其余的,不管是鬼還是神,他都要揮刀殺盡

    “小心”林陽一邊出言示警,一邊將手中的香爐扔了出去。

    ‘當,的一聲,香爐擋下了李自成霸道的一刀。

    身形微微一頓后,李自成卻沒有罷休,再度撲向陳圓圓。

    然而這一次,他并沒能夠沖到陳圓圓身前。

    因為盤踞在滾滾烏云里的雄伯,突然是沖著他吐出了一團黑霧。

    這團黑霧看似沒有重量,實則卻是重若泰山,直接將李自成給壓趴在了地上。任憑他怎樣掙扎,就是沒辦法從黑霧下脫身。

    陳圓圓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趕緊繼續彈奏起了琵琶曲。

    在黑霧和琵琶曲的雙重作用下,李自成漸漸恢復了冷靜,化作一道白芒,重新回到了戰意狂刀里。

    在李自成停止暴走后,黑霧也隨即消失。

    “呼”

    看到這一幕,林陽和三個魂使齊齊松了一口氣。

    “看樣子,李自成對吳三桂的恨意很深。萬一我以后成功將吳三桂收為了魂使,這兩個家伙,恐怕天天都會斗得不可開交吧?”林陽突然覺得很頭疼。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