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以玉作骨,滴血化肉

第一卷 第三百一十六章 以玉作骨,滴血化肉

    林陽雙手向前一揮,懸浮在半空中的魂火海洋,立刻涌向了堆放在房屋客廳里的那批玉石,將它們包裹著托了起來,在半空中徐徐的旋轉煅燒。

    隨著魂火的出現,房屋里面的溫度陡然直降,頃刻間就到了零下幾十度,讓人如同是身處在了冰窟里一般。

    不過,這寒冷徹骨的溫度,對于高明這個鬼魂來說沒什么影響。而林陽,也及時的運轉起了《東岳黃泉經》,驅散了涌向自己的凍人寒氣。

    雖然魂火的溫度很低,但這并不代表,它就不能夠煉化玉石了。相反,那些被魂火包裹著的玉石,還在以極快的速度消融

    魂火煉化玉石的效果,不知是比普通的火焰,強出了多少倍

    短短二三十分鐘過后,這批玉石的體積就大幅度縮小。原本蘊含在玉石里面的各種雜質,悉數被魂火給煉化剔除。現在留在魂火中沒有被銷毀消融的,全都是最純最真的玉料

    在魂火的煅燒下,這些玉料也不再是固體狀態,而是化作了一汪粘稠的乳白色液體。看上去,就像是濃稠的發酵奶一般。

    這些東西,就是玉髓

    一縷縷稀薄但卻精純的靈氣,在玉髓里面流淌著,讓它呈現出了一派晶瑩剔透、五光十色的靚麗模樣,煞是炫目迷人

    就在魂火煅燒玉石煉化玉髓的同時,林陽從玉山里面取出了一張長約兩米,寬有一米多的黃紙,將它鋪在了客廳的瓷磚地面上。隨后取出畫符的毛筆,以及用朱砂、金汁和玉石粉調和而成的特殊墨汁。

    林陽右手持著毛筆,在畫符用的特殊墨汁中重重沾了一下,然后筆走游龍,飛快的在黃紙上面書畫了起來。

    他神情專注,畫符的右手沉穩而又速度極快。

    沒幾分鐘的功夫,一道繁雜的符篥圖案,便出現在了這張又長又寬的符紙上面。

    “呼”

    畫完符后,林陽直起身來,將畫符用的毛筆扔進了玉山里。

    幾乎就在這道大型符篥畫成的同一時刻,魂火里面煅燒的玉髓也宣告成型

    “以玉髓作骨,建橋筑路,返陰為陽……”林陽口中飛快的念誦出了一段咒語,同時抬手一指地面上的這道大型符篥。

    一點魂火立刻從他的手指尖飛出,點燃了鋪在地面上的大型符篥。

    眨眼間的功夫,這道符篥便燒成了灰燼。

    一縷縷朱紅色的光芒隨之出現,在半空中構筑出了一張光床。

    這光床的模樣,看著有些古怪,跟普通床的造型迥然不同,倒是有些像女人體內孕育胎兒的子宮。

    人類的肉身,是在母親的子宮里面孕育成型。玉身雖然跟肉身有很多的不同之處,但同樣也需要經過一次‘孕育,的過程。這個過程,沒辦法用到女性子宮,就只能用符篥術法,模擬出一個類似女性子宮的光床。

    這道符篥,這張光床的名字,也跟女性的子宮有著很大的關系——紫河車

    在紫河車成型之時,林陽右手掐出了一個劍訣模樣,在翻滾流淌著的玉髓中一沾一勾。

    玉髓立刻被他的手指牽引,落在了紫河車上。

    林陽以手作筆,沾玉髓為墨,飛快的在紫河車上面勾勒了起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一個人體骨骼圖,便被林陽用玉髓給畫了出來。

    在這個骨骼圖中,每一塊骨頭,不管是大如顱骨、脛骨,還是小如指骨的,全都準確無誤,沒有差點兒錯謬。同時,因為是用的玉髓所畫,這些骨頭都呈現出了立體的形態。每一塊看上去,都跟真的骨頭一模一樣,基本沒有區別

    在將骨骼圖畫了出來后,林陽暗松了一口氣,抬手輕柔了一下微微有些發痛的太陽穴。

    繪畫骨骼的過程,耗費了他很多的精神。因為這個過程,必須要一氣呵成,不能有半點的停滯。中途即便是出了差錯,也不能夠進行修改。否則,繪骨就將以失敗告終。

    還好,這些日子,在陳詩文的培養教導下,他在基礎醫學方面的知識,還是相當扎實的。這一副骨骼,雖然耗費了他很多的心神精力,卻也相當的完美成功,沒有留下什么遺憾。

    稍微歇息了一下后,林陽向飄浮在自己身邊,神情緊張的高明吩咐道:“高警官,別愣著了,趕緊躺進紫河車,附到這架玉髓骨骼上面去。”

    “好的。”高明答應道,急忙依言而行。

    就在高明的魂魄飄進紫河車,躺到了玉髓骨架上面時,縷縷晶瑩剔透的光芒立刻從玉髓骨架中綻放了出來,煞是好看

    林陽端著試管架,緩步走到了紫河車前。

    等到高明的魂魄跟玉髓骨骼徹底融合后,他拿出一支試管,拔起了試管塞,將存放在里面的鮮血,倒了一滴出來,滴在了玉髓骨骼胸口處的膻中穴。

    一道血紅色的光芒,立刻從玉髓骨骼胸口的膻中穴里綻放了出來。

    這血色的光芒翻滾著,在膻中穴附近,化作了肌肉、血管、甚至是胸腔里的心臟和肺臟

    不過,這道血色光芒所化的血肉臟腑,僅局限在膻中穴附近。其它地方,仍舊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沒有。

    這種局部地區有血肉的模樣,怎么看怎么詭異,怎么看怎么讓人毛骨悚然

    好在林陽并沒有讓這種局面維持太久,他拿著試管,繼續將裝在里面的血液,傾倒在了玉髓骨骼其它的穴位上面。

    每一滴鮮血落到玉髓骨骼上,都會綻放出一團血光,然后在穴位附近生出血肉來。

    隨著滴下的血液越來越多,玉髓骨骼上面生出的血肉和臟腑、器官也越來越多。

    漸漸的,已經看不到玉髓骨骼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具僅從外表來看,跟肉身沒有多大區別的身軀。

    當四十九支試管里面存放的血液全部滴完后,玉髓骨骼周身的穴位,除了眉心處的印堂穴外,都已經吸收了鮮血,生出了血肉和臟腑、器官來。

    此時此刻,這具玉身已經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僅剩下了眉心處還沒有血肉肌膚。

    已經跟玉身融合到了一起的高明,瞧見這一幕后,頓時有些急了:“精血不夠用了?怎么辦?”

    林陽笑著搖了搖頭:“不用緊張,最后這一滴血,也是最重要的。普通人,就算八字跟你相和,他們的精血也不足以擔此重任這最后一滴血,必須要用我的才行”

    最后這一滴鮮血,擔負著激活玉身的重要作用正如林陽所說,普通人的鮮血根本沒有用,必須要是蘊含著極強魂力和陽氣的鮮血才行

    自從成為魂修,踏入了緣督境后,林陽的魂力,早已經甩開了普通人數條、甚至是數十條街。同時,他的血液里面,還蘊含著一絲太陽精火,可謂是陽中至陽

    雖然林陽并不知道自己血液里面有太陽精火存在,但此前那些經歷卻讓他明白,自己的血液陽氣極重

    在這個時候,激活玉身的最后一滴鮮血,必須用他、也只能用他的血才行

    林陽沒有浪費時間,抬起右手食指放入口中,用力一咬。

    指尖頓時被咬破,殷紅的鮮血順著傷口流淌了出來。

    林陽伸出右手,將食指點在了玉身的印堂穴上,口中輕喝道:“以玉為骨,以血作肉,返陰為陽,孕育新生”

    伴隨著他的這聲輕喝,血紅色光芒出現在了玉身的印堂穴上,化作了血肉肌膚。

    與此同時,暗紅色的紫河車翻涌著,將玉身整個兒包裹在了其中。這模樣,就好像是女性子宮包裹著胎兒,在孕育生命一般。

    林陽后退數步。

    他所能夠做的,都已經做完了。現在,就看高明自己的造化了。

    時間,在這個過程中飛快流逝。

    大約過去了三個多鐘頭,一束血紅色的光芒突然從紫河車里面綻放了出來

    緊接著,越來越多的血色光芒綻放,將整個房屋都給映照成了血色。

    還好林陽在進屋之時,就已經將窗簾全部拉上。不然,這片妖異的血光,真不知道會嚇到多少人。

    包裹著玉身的紫河車,在這個時候徐徐打開,如同是綻放的花蕾一般。

    在花蕾的中心處,站著一個身體精壯的男人。

    這個男人的模樣,跟高明的靈魂一模一樣。

    玉身,煉化成功了

    林陽見狀大喜。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玉身睜開了眼睛。

    一股凌亂的氣機,從他的身上釋放了出來。

    砰砰砰砰砰

    連串爆炸聲突然響起,房屋里面玻璃材質的東西,包括茶幾和窗戶在內,紛紛碎裂成渣

    對此,林陽并沒有采取措施。

    因為他在冥淵典籍中看到過記載,知道這是玉身成型之際,必然會出現的一個過程。

    雖然煉化玉身,并不是逆天之舉,但它同樣也是違背了陰陽之理。因此,在玉身成型之際,會出現陰陽氣機紊亂之相。不過,對于這個現象,并不需要刻意去做什么。因為陰陽氣機紊亂的情況并不會持續太久,一般幾分鐘就會恢復正常。

    果然,在五分鐘過后,玉身身上的氣機便恢復了正常。

    他的眼神,也恢復了神采。

    這一刻,高明和玉身方才完美融合到了一起。

    “林陽,謝謝你”

    重新擁有實體身軀,讓高明很激動。不過他也沒有忘記在第一時間,向林陽表達感謝。

    林陽微笑著擺了擺手,正準備說話,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卻突然響了起來

    什么人,會在這個時候來敲門?

    林陽和高明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皺起了眉頭。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