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能行嗎?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能行嗎?

    “這個女人怎么會在這里?”在確定自己沒有看錯人后,林陽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

    雖然他說這句話的聲音很小,但馬曉峰就站在他的旁邊,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忍不住好奇的詢問道:“誰啊?誰在這里?”同時伸長了脖子,朝著林陽關注的方向望去。

    等到馬曉峰看清楚了前方那人的容貌后,不禁也愣住了:“方婧雨?她怎么會在這里?”

    林陽和馬曉峰在這棟古風濃郁的小樓里面,看見的熟悉身影不是別的誰,正是林陽名義上的未婚妻方婧雨

    一看到這個女人,林陽就感覺頭疼,他是壓根不想跟方婧雨撞面扯上關系,便說道:“三舅,咱們避一避吧。”

    馬曉峰對此沒有異議,點頭附和道:“行,咱們避開這個麻煩。”

    看得出來,方婧雨這個犯了極重文青病的女人,不單是讓林陽感覺很頭疼,就連馬曉峰這樣的長輩,也認為她是一個麻煩人。

    可有的時候,事情就是這么巧。

    就在林陽和馬曉峰準備繞過方婧雨,從另外一個樓梯上樓去的時候,方婧雨卻在不經意間,將目光投向了他們倆所在的位置。微微一愣后,她蹙著娥眉說道:“林陽?”

    既然被發現,那就沒有必要避讓了。

    老子連冤魂厲鬼都不怕,還會怕了你這樣一個小丫頭?

    調整了一下心情后,林陽于脆是大步迎向了方婧雨,含笑說道:“是呀,真巧,居然能夠在這里遇見你。哎,你不是在美國留學的嗎?什么時候回來的

    雖然林陽笑臉相迎,可方婧雨卻沒有給他什么好臉色,蹙眉冷哼道:“你我之間又不熟,問這么多問題于嘛?倒是你,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難不成,你也是來參加古玩玉石拍賣會的?就你這么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也懂古玩玉石?依我看,你是想要效仿文人雅士附庸風雅吧?哼,現如今的古玩玉石,就是因為有你們這些紈绔子弟的亂搞,才會變得充滿了銅臭味……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你這是要去哪里?”

    讓方婧雨有些抓狂的是,就在她滔滔不絕數落著林陽的時候,林陽卻擺出了一副充耳不聞的架勢,甚至理都不理她,只是和馬曉峰一起朝著上樓的階梯走去。

    這種被人選擇性無視的感覺,實在是太難受了。就像是用盡全力的一拳,擊打在了軟綿綿的棉花上面一般,讓人免不了會因此遭受內傷。更何況,此刻這個無視方婧雨的人,還是她一貫瞧不起的紈绔敗家子林陽。

    林陽回過頭來:“你我之間又不熟,我于嘛要聽你廢話?”卻是將她剛才說的那句話,原封不動的奉還給了她。

    “你……”方婧雨被氣的大口喘氣,想要斥責林陽幾句,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戴著金絲框眼鏡,穿著筆挺西裝,滿臉儒雅之氣的男子走了過來,站在方婧雨身旁,一臉關心的詢問道:“哈尼,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

    “還能有誰?當然是我曾經給你講過的那個混蛋林陽了。”方婧雨正處在氣頭上,這句話是從她牙縫里面擠出來的,聽上去怒氣十足。

    儒雅男子的目光,落到了林陽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后,他說道:“喔?原來你就是林陽呀?真是聞名已久了。”

    聽起來,這人的態度似乎很客氣。但他說話的語氣,卻是充滿了鄙夷和譏諷。眼睛里面,更是閃爍著深深的不屑。

    “你是哪位?”林陽皺眉問道。

    儒雅男子還沒有答話,方婧雨就搶先一步說道:“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偶巴都俊熙。別看他年紀輕輕,卻已經是大韓民國首爾大學文史系的教授了。前不久,他到美國來做學術訪問,我們就在上帝的指引下相遇相識了。他仰慕我的美貌,我傾心他的才華。我和他,才是真正的郎才女貌……”

    說到這里,她用輕蔑的目光瞄了林陽一眼。潛臺詞分明是在說:“之前我們兩個訂婚,就等于是將我這朵嬌花插在了你這坨牛屎上。”

    方婧雨本以為林陽在聽了這番話后會生氣發怒,卻沒想到,林陽臉上非但沒有半點兒的怒意,反而還鼓起了掌來。

    “恭喜、恭喜,你總算是找男朋友了,這真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我最近,正打算托爺爺去給你老爸說說,看能不能夠將我們兩人的婚約解除。現在,你有了男朋友,這事兒就更加好辦了。哎,方婧雨,要不我們到時候,于脆一起去找你老爸提出解除婚約的事情吧?”

    方婧雨在愣了好一會兒后,方才神情陰郁的點了點頭,吐出了一個字來:“行。”

    見方婧雨找到了男朋友,自己和她解除婚約的事情也有了眉目,林陽顯得很高興。

    在打量了都俊熙幾眼后,有些好奇的問道:“哎,對了,我記得,你以前曾經信誓旦旦的說過,要找一個才德兼備的文人雅士做老公。怎么到最后,卻是找了個韓國人?不會是因為韓劇的影響吧?”

    方婧雨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拜托,你有點腦子好吧?我是那種會看泡菜韓劇的人嗎?”

    不是嗎?那剛才是誰在喊偶巴,喊得那么順口?

    林陽在心里面腹誹道。

    方婧雨并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指著都俊熙得意的炫耀道:“我的偶巴,就是一個才德兼備的文人雅士,完全符合我的擇偶要求。哼,你跟他,可是完全沒法比的。你們兩個,簡直就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一個是癩蛤蟆一個是白天鵝”

    馬曉峰點了點頭,一臉認真地說道:“嗯,你說的沒錯。這個韓國佬跟我家林陽,的確是完全沒法比。”

    他的意思,是指林陽比都俊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然而在方婧雨耳朵里面,這話卻是成了另外一個意思:“看到沒?就連你舅舅,都覺得你這個人不行。你呀,真是做人做的太失敗了。”

    林陽和馬曉峰相視一眼,不約而同都笑了起來。

    “你們倆在笑什么?莫名奇妙的。”方婧雨一頭霧水的說道。

    而都俊熙,卻誤認為這兩個人是在笑自己。皺了皺眉頭后,他一臉不愉的說道:“兩位,你們難不成是覺得,我們大韓民國的人,就不是才德兼備的文人雅士了?”

    林陽擺了擺手,正準備要解釋,可都俊熙卻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接著說道:“作為一個學者,作為一個專業的東亞文史研究專家,我必須要說,你們的這種認識,是相當錯誤的。沒錯,你們中國的文化,的確淵源流傳。但我們大韓民國的文化歷史,并不比你們差甚至有很多的文化、很多的東西,還是從我們大韓民國傳進到你們中國的……”

    說到這里,他略作停頓,開始板起手指數了起來:“比如你們四大發明里的活字印刷術,就是從我們大韓民國偷師學去的。這件事情,從我們大韓民國的古籍《白云和尚抄錄佛祖直指心體要節》一書,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刷品,就可以得到肯定”

    說到這里,他突然抬手一指放在這個小樓里面充當裝飾品的琵琶:“噢,對了,還有這個琵琶,最早也是我們韓國發明,在日本統治時期流入日本,再從日本傳進到你們中國的。”

    聽完了都俊熙的這番話,林陽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起來:“我終于相信了,你的確是一個磚家、一個叫獸活字印刷術是你們韓國發明的?哈,真是笑死我了。沒錯《白云和尚抄錄佛祖直指心體要節》一書,的確是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定為世界最古老的金屬活字印刷品。但請注意,是金屬活字印刷品而非活字印刷品在此之前,還有膠泥、木質的活字印刷品……畢晃發明活字印刷術,可是比你們那本書要早了四百多年,怎么也輪不到你們來發明活字印刷術。至于說琵琶是你們韓國發明,在近代才傳入中國的?這就純粹是在睜著眼睛說瞎話了琵琶要真是現代才傳入中國的,你讓一千多年前的王昭君,在出塞的時候,是抱著把吉他彈奏的出塞曲嗎?你當唐朝大詩人白居易的名作《琵琶行》是不存在的嗎?”

    馬曉峰也笑了起來:“這個韓國佬,難不成是猴子派來的逗比?真是太搞笑了看到他,我總算你明白厚顏無恥,這個成語,到底是個什么意思了。這家伙,真是什么樣的大話都敢胡說啊也不怕吹牛吹斷了舌頭。就這水平,還是研究文史的專家教授?不會是研究聞屎的吧”

    “低俗,你們真是低俗”

    都俊熙本來是想要反駁的,然而林陽那番有理有據的話,卻是讓他啞口無言無從駁起。

    作為一個研究東亞文史的專家,他怎么會不清楚這些事情?之所以要將中國的傳統文化到手,一方面是因為小國寡民缺乏自信,只能通過這些不入流的手段來增強國民自信。而另外一方面,則是他們認為,在經過了近代的戰爭浩劫后,中國對于傳統文化的保持和發揚,沒有他們韓國做得好。他們才是繼承了儒家文化、中華正統的,以前中華的發明,理應歸他們所有。

    這些話說的久了,忽悠的人多了,就連都俊熙自己,都被潛意識催眠,不由自主的相信了這些謊言。直到此刻,方才被林陽的話給驚醒。

    但驚醒歸驚醒,他卻并不肯承認錯誤。

    “這小子看著年紀輕輕,怎么會懂得這么多?”這次打量林陽,都俊熙的眼睛里面已經沒有了輕蔑和鄙夷,而是多出了幾分驚詫。

    短暫的沉默過后,猶自不死心的都俊熙,開口說道:“這些文化和東西,是不是我們大韓民國發明的暫且不提。至少,就保存和發揚上面來說,我們大韓民國做得比你們好比如琵琶,在我們國內就有很多人會彈。甚至就連我這個對音樂沒什么興趣的人,都能夠演奏一曲。你,能行嗎?”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