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八章 劍花爛漫時,他在叢中笑

第一卷 第四百四十八章 劍花爛漫時,他在叢中笑

    “跑,快跑”

    見九娘似乎被這道突然出現的劍氣給驚呆了,竟然傻傻的站著不閃不避,老叟急忙尖叫著提醒道。他所處的位置,雖然距離這道劍氣較遠,卻也清楚的感覺到了劍氣里面蘊藏著的恐怖力量。原本對九娘實力有著十足信心的他,在這個時候,心中頭次生出了濃濃的不安感來。

    在老叟顫抖著的尖叫聲中,九娘總算是反應了過來,雙足在地上用力一點,就要朝后急退。雖然她的手掌,已經落到了林陽的腦門上方,只要再向下一寸就能夠取了林陽的性命。但那道恐怖的劍氣,也勢必會將她斬殺于此

    九娘可沒有信心,能夠在這種準備不及的情況下,擋下這道突兀而又神秘的劍氣

    畢竟,這道劍氣的威力,可是連虛空都能夠劃開的

    九娘后退的速度非常快,但她再怎么快,還是快不過劍氣。

    ‘咔,的一聲悶響,九娘的右臂綻放出一片殷紅絢麗的血花,竟是硬生生的被劍氣給斬了下來,‘啪嗒,一聲掉落在了地上。

    在斷臂上面,還籠罩著一片血色的、比鐵甲還要堅固的羽毛。這是九娘妖氣所化,用來保護自己手臂的護具。然而,就是這些讓林陽吃了大虧的血色羽毛,就是這些能夠擋下聽境修者全力一擊的血色羽毛,在這道神秘的劍氣面前,卻是脆弱的如同紙糊,瞬間就連羽毛帶手臂全都被斬了下來

    在斬斷了九娘的右臂后,這道神秘劍氣并沒有消散,而是乘勝追擊,不斬下九娘的頭顱誓不罷休

    “啊——”九娘張口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同時還有向虛耗的求援:“鬼叟,你別在旁邊看戲了,趕緊出手助我這道劍氣的威力非比尋常,我要是被它給刺死了,你一個人也別想擋住它

    之前在面對林陽的時候,九娘說話的語氣中充滿了高高在上的驕傲。但是在這個時候,在這道恐怖的劍氣面前,她所有的驕傲和自信全都被擊潰了。剩下的,只有強烈的驚惶和恐懼。

    一劍寒霜十四州,天地驚,鬼神愁

    好霸氣的一劍

    好恐怖的一劍

    “九娘休慌,我來助你”

    鬼叟很清楚,九娘這番話并非危言聳聽,因為他清晰地感覺到了這道劍氣中蘊含著的恐怖力量。這力量,他和九娘任何一個人,想要單獨扛下來都不可能。只有集中兩人之力,才有與之抗衡的希望

    鬼叟雙足在地上用力一踏,身形驟變,現出了自己那副身著紅袍、有著牛鼻子,一只腳穿鞋著地,另外一只腳掛在腰間的虛耗原型來。

    妖怪的原型狀態,也是他們實力最為強生的狀態。現出了原型,表示鬼叟要拿出全部的實力來拼命了

    而他也正是這樣做的。

    在現出了原型的那一刻,他就將插在自己背上的兩把大鐵扇子拔了下來,用力的扔向了九娘。

    這兩把大鐵扇子可不簡單,乃是鬼叟的妖丹所化,算得上是一等一的法器,進可供退可守,玄妙異常威力非凡

    在鬼叟現出原型的前一刻,九娘的身上也翻涌出了一片片殷紅的血霧,現出了自己九頭鳥的原型。隨后,她九顆腦袋齊齊念誦出了九段不同的咒語。身上的血色羽毛,在瞬間脫落,或是化作鋒利無比的飛劍,或是化作漫天的火焰,又或者是滾滾的洪流……如此種種,匯聚在她的身前,迎向了那道如影隨行的劍氣而那兩把大鐵扇子,也在這個時候呼嘯著飛來,如同是兩座小山丘,砸向了劍氣。

    在九娘和鬼叟這番聲勢浩大、五光十色的術法、妖丹法器面前,從林陽身體中綻放出來的這道劍氣,從賣相上面來看,顯得很簡單、很普通,一點兒出彩的地方都沒有……就像是那徐徐微風一般,毫不起眼。

    看到這一幕,九娘和鬼叟的心中不約而同一喜:“有戲,能夠擋下來”

    然而,事實證明,他們高興地稍微早了點。

    因為再小、再不起眼的微風,都有變成颶風席卷一切的可能更何況,這道來源不明的神秘劍氣,雖然和九娘、鬼叟聲勢浩大的一擊比起來不怎么起眼,但其中蘊含的力量,卻是只大不小

    時間,在這一刻凝固。

    微風,在瞬間變成颶風

    席卷一切的颶風

    兩股同樣強大的力量,就這么毫無花俏的撞擊到了一起

    轟——

    如同是地震了一般,整個地面都因為這兩股力量的撞擊而晃動了起來。地下停車場里面,不少安裝有報警系統的車輛,都在這一刻發出了刺耳的警笛尖鳴。

    “噗……”

    九娘和鬼叟齊齊噴出了一道鮮血。

    因為他們的血色羽毛和妖丹法器,都在這一刻化為了烏有。但是他們并不覺得失望,因為那道讓他們感覺到了死亡威脅的恐怖劍氣,也在碰撞中消失了

    “走”

    松了口氣的同時,九娘和鬼叟卻不敢掉以輕心,更不敢再在這里繼續待下去了。因為他們拿不準,在林陽的身上,會不會還有第二道同樣恐怖的劍氣出現以他們倆現在的狀態,如果再來一道那樣的劍氣,不見得能夠繼續擋得下來。

    現在,他們只能選擇避其鋒芒。等到養好了傷勢,做足了準備后,再來找林陽麻煩。到時候,不管林陽還會不會再出現恐怖劍氣,他們都有把握能夠于掉林陽,報今天之仇。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片絢麗爛漫的花瓣,如春雨般出現在了地下停車場里,將九娘和鬼叟籠罩在了這片美麗迷人的花雨之中。

    如詩的花雨,讓人心醉神怡。

    然而,身處在花雨里面的九娘和鬼叟,卻根本沒有欣賞美景的心思。

    爛漫花雨中,他們瑟瑟發抖。

    徐徐微風下,他們寸步難移。

    不是他們不想走,而是他們不敢走

    因為這片突然出現在地下停車場里的花雨,并不是普通的花瓣。那一朵朵美艷動人的芬芳,全都是劍氣所化

    整場花雨,都是劍氣。

    每一朵花上蘊含著的劍氣,都跟剛才斬斷了九娘右臂的劍氣一樣強大

    試問,在這樣一片劍氣的籠罩下,九娘和鬼叟哪里還有膽子跑呢?他們完全可以肯定,只要自己稍一動彈,這些看上去很美很迷人的花雨,立刻就會露出其致命的一面,將他們絞殺的連渣都不剩

    作為兩個活了上千年的妖怪,九娘和鬼叟在修行的途中,見過不少玩劍的修者。然而,沒有哪一個修者,能夠將劍氣玩的這么絢麗浪漫又殺機暗藏……哪怕,是被譽為劍仙之祖的純陽祖師呂洞賓,也做不到這一點。

    “是誰?是誰釋放的這波劍氣?”九娘的九個腦袋朝著四面八方張望,齊聲發問。她現在,只想要知道,釋放出這片絢麗劍花的人,到底是誰。

    鬼叟也在高聲叫著:“是哪位道友在這里?我們和你無怨無仇,為什么要向我們動手?”

    繁花朵朵,從天而降,如夢幻般絢爛。

    群花中央,一朵潔白的仙蓮,揮灑著點點晶瑩剔透的露珠。

    無論是繁花還是仙蓮,又或者是露珠,全都是由劍氣所化,栩栩如生……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駕馭著這波劍氣的人,對于劍道的領悟,對于劍的使用,已經到了一種讓人無法想象的恐怖境界

    一只著的、完美無暇的玉足,出現在了仙蓮上方,輕盈的一點。

    玉足的主人,是一個白衣飄飄,身材曼妙,模樣兒俏麗如精靈,根本不像是凡間應有的佳人。他左手輕輕捋著隨風飄起的冉冉青絲,右手握著一把翠綠的青銅劍。隨著劍尖輕輕地晃動,一朵又一朵絢麗的劍花在其上綻放,凝聚成形,飄向了九娘和鬼叟。

    “好美……”

    此時此刻,在看到了這個如同是仙子精靈一般的佳人后,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不管是鬼魂還是妖怪,全都被他的美艷所折服、所傾倒。

    “好漂亮的女子”站在林陽身旁的李自成,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在感嘆女子美艷動人的同時,他突然感覺很緊張,心中竟是生出了一見鐘情的感覺來。

    作為一個攪動了明末風云的豪杰,作為見慣了美女和生死的闖王,他的心腸早就變得如鐵石一般硬。但在這個時候,鐵石,似乎也有了要被融化的跡象

    發現了李自成異樣的林陽,語氣有些古怪:“你……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李自成微微一愣,忙問道:“怎么,主人,難道你跟這位姑娘之間……”

    林陽趕緊擺手否認,撇清關系:“別誤會,我和他之間,絕對不會出現你所想的那種關系。”

    “那就好。”李自成松了一口氣。只要林陽和佳人沒有關系,那他就還有機會。

    “那個……”猶豫了一下后,林陽還是開口提醒道:“我勸你,還是別對他動心的好。”

    “為什么?是因為我的實力跟她相比差太遠的關系嗎?我會努力修煉,爭取早日追上她的”李自成的這番話,像是在發誓,又像是在為自己鼓勁加油

    林陽搖了搖頭:“跟實力沒關系。”

    “那又是什么緣故?”李自成皺眉問道。

    “只因為……”林陽的臉上露出了一抹苦笑:“他……是個男人啊”

    一個美艷絕倫、禍國殃民,足以羞煞全天下女人的男人

    龍陽君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