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四百五十一章 沒在人間

第一卷 第四百五十一章 沒在人間

    一張桃木材質的案桌上面擺著一只銹跡斑斑的青銅香爐,里面插著三支青煙冉冉的引魂香。在香爐的前方,一對紅蠟燃燒正旺,豆大的火苗不斷躍動,變幻出一個又一個玄妙奇怪的圖案來。而在案桌的后方,引魂幡無風自動,‘啪啪,作響。

    此刻明明是白天,可在林陽的臥室里面,卻是呈現出了一派陰森寒冷的景象。那一束束從窗戶外面投射進來的陽光,根本無法驅散這屋子里面的黑暗和陰冷。

    林陽走到案桌前,用紅蠟的火苗點燃了一道招魂符。

    隨后,他抓起青銅香爐里面的香灰拋灑在了地上。

    緊接著,他又將林晨的尸體從玉山里面取了出來,小心翼翼的擺放在了這層香灰上面。

    “以尸為引,招魂引魄……”在念誦出了一段咒語后,林陽將捏成法決的右手在林晨眉心處輕輕一點。旋即起身回到了案桌旁,抓起了放在桌上的三清鈴,以一種特殊的韻律搖晃了起來。

    ‘當啷,‘當啷,的銅鈴聲,立刻在房間里面響了起來。

    這種略顯單調的銅鈴聲,讓房間里面的陰森感憑空增添了幾分。

    細細一聽,更會發現,這銅鈴聲仿佛不是在耳邊,而是在內心深處、在靈魂里面響。

    林陽一邊搖動著三清鈴,一邊手掐法決沖著林晨的尸體呼喚道:“魂兮歸來歸來”

    七七四十九息之后,房間里面的窗簾突然動了一下。

    原本就陰森的臥室,變得更加晦暗了。

    一個朦朧的身影出現在了房間里面,懸浮在林晨的尸體上方,睜著一雙灰暗的、沒有半點兒神采的眼睛望著林陽,神情說不出的呆板茫然。

    這個身影,正是林晨的亡魂。

    對于林晨亡魂此刻的模樣,林陽并不感覺意外。因為大部分人在死亡后,都是這種渾渾噩噩的表現。只有少部分人,在死亡變成了鬼魂后,還能夠保留住自我意識。這些人,要么是含冤而亡、心中存著有莫大的冤屈和憤恨;要么是心底善良、性格純真;要么就是在某些行業、領域里面獲得了大成就的人杰……很顯然,林晨并不在這些人之列。

    雖然林晨的亡魂沒有了自我意識,但這并不代表林陽就沒有辦法從他口中問出想要的信息。

    作為魂修宗派,冥淵一脈可是有著許許多多跟鬼魂打交道的術法。即便林陽現在修為較低,也有很多術法可供他選擇。

    此刻,林陽一邊不停搖動著手中的三清鈴,一邊邁著八卦步走到了林晨亡魂跟前。抬起右手,以指為筆,沾魂作墨,飛快的在林晨亡魂上面畫出了一道玄妙的符篥來。隨后在林晨亡魂的腦門上輕輕一拍,喝道:“醒來”

    林晨亡魂灰暗空洞的眼睛里面,驟然閃過了一道神采。

    “告訴我,孫曉筠丟失的胎光魂,到底在什么地方?”林陽沉聲問道。

    他并不擔心林晨亡魂在恢復了意識后,會繼續跟他作對。因為林晨亡魂的意識,是他做法喚回來的。縱然林晨活著的時候,恨他怨他,但在這個時候,林晨亡魂卻只會乖乖回答他提出的所有問題。

    “沒在人間……”林晨亡魂的聲音,忽近忽遠漂浮不定,讓人聽得頭皮發麻毛骨悚然。

    “沒在人間?”林陽愕然一愣。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從林晨亡魂的口中得到這樣一個答復。皺了皺眉頭后,他急忙又問道:“沒在人間,那又是在什么地方?”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無論他怎么問,林晨亡魂的答復,翻來覆去都只有這么一句:“沒在人間……”

    “這家伙怎么翻來覆去就只會說這么一句話?該不會是傻了吧?”躺在林陽床上,拿著根火腿腸邊啃邊看熱鬧的訛獸,忍不住發起了牢騷。

    “他都已經死了,還怎么傻?”林陽搖了搖頭,沒好氣地說:“他這個情況,只有兩個可能:一是他只知道曉筠的胎光魂沒在人間,至于去了哪里,他也不知情;另外一個可能嘛,則是他的魂魄遭受到了損壞,相關的記憶已經遺失,就算我用術法喚醒了他的意識神智,也無法讓他修復自己的記憶……”

    不管是這兩個可能性里的哪一個,都意味著,林陽不可能從林晨亡魂的口中,問出孫曉筠丟失的胎光魂的具體下落了。

    想了想,林陽換了個問題:“除了那個泰國來的蠱巫,以及九娘和鬼叟這兩個妖怪外,你還跟誰做過出賣、背叛林家的交易?”

    林晨亡魂報出了一長串的名字來。

    這些名字中,既有王震這樣的京城豪族子弟,也有許多外國財團負責人的名字。看來,為了能夠坐上林家家主的寶座,林晨不惜出賣家族利益,甚至是賤賣家族企業。他這樣的作法,倒是跟老佛爺慈禧的那句‘寧贈友邦,勿與家奴,有著異曲同工之處……

    林陽拿過筆紙,將林晨亡魂報出來的這些姓名全都給記錄了下來,留待日后慢慢來跟這些人清算。

    記錄完了這些人的名字后,林陽感覺很失望。因為這些人,全都是普通人。沒有哪一個的身份,是修者或妖怪。

    本來林陽還在想,要是從林晨亡魂口中問出了其他的修者或妖魔鬼怪,就可以從此處著手,說不定能夠查出孫曉筠丟失的胎光魂的下落。

    可現在看來,他的這個念頭怕是要落空了。

    “除了這些普通人外,還有其余的修者、巫或者妖魔鬼怪,在跟你勾結交易嗎?”心有不甘的林陽又問了一句。

    “……”這一次,林晨亡魂什么也沒有說,保持了緘默。

    “看來是真問不出什么來了……”輕嘆了一聲后,林陽停止了搖動三清鈴,撤去術法,讓林晨亡魂離開這里,去往他該去的地方:“塵歸塵,土歸土,亡魂歸幽冥……這一世,你犯下的錯、做過的孽,都已經成為了過去時。如果有來生,希望你能夠踏踏實實做人,好好的活著。你放心,你的遺體,我會想辦法交給你父母的,你就安心的去吧……”

    不管林晨在活著的時候,做了多少的錯事、壞事,總歸是林家人,是林陽的親戚。現在他死了,也算是受到了懲罰,林陽自然不會再為難他。

    等到林晨亡魂離開后,林陽也收起了招魂用的一于工具,站在窗前,望著外面的風景陷入了沉思:“曉筠的胎光魂竟然沒有在人間,那會去到哪里了呢?是九天之上,還是黃泉之下?恐怕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按理說,曉筠人都還活著,她的胎光魂是不應該墜入黃泉之下的。除非是被什么人,給帶了下去……”

    就現在的情況來看,孫曉筠的胎光魂有很大可能性,是被人給帶到了黃泉之下。

    到底是什么人,將她的胎光魂給帶下了黃泉呢?那人的目地,又會是什么呢?

    林陽的心中不僅充滿了疑問,同樣也被擔憂充斥著。

    他很想要現在就下到黃泉,去尋找孫曉筠丟失的胎光魂。可是,以他現在緣督境初期的修為,根本就打不開通往黃泉的幽冥之門,更不可能經受得住黃泉下面的陰風鬼潮。

    “現在,也只有努力修煉,等到實力足夠強后,再下到黃泉,去尋找曉筠的胎光魂了。曉筠,你等著,我一定會將你丟失的胎光魂找回來,讓你從沉睡中蘇醒的”站在窗戶前的林陽,握緊了拳頭,在心中暗暗起誓。

    轉眼間,又是幾天過去了。

    這日清晨,林陽剛剛外出跑步鍛煉了回來,就被馬曉霖給抓住了:“趕緊洗澡換衣服去,吃過早餐后,我們差不多就要出發了。”

    “出發?出發去哪兒?”林陽納悶的問。

    馬曉霖白了他一眼:“你這孩子,怎么就這樣沒有記性呢?今天是你方伯伯的誕辰,我們要去方家為他賀壽。”

    林陽這才想起來,今天是方婧雨那丫頭的老爹方義的生日。之前他還和方婧雨約定好了,要在今天向方義提出解除婚約的事情呢。只是因為最近發生的意外太多,讓他將這件事情都給忘記了。

    “看來,今天得為方伯伯準備一件頗具價值的生日禮物才行。不然的話,我就真成去拆臺的了”洗漱更衣的時候,林陽一直在心里面琢磨著,到底送方義什么樣的禮物,才能讓他在聽到了解除婚約的消息后,不至于太過憤怒

    兩個小時后,林陽和馬曉霖同乘一輛車離開了家,前往方宅。

    坐上車的時候,馬曉霖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奇怪,最近這段時間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們家的車,居然連著丟了兩輛。雖然報了案,可警察卻一直沒能夠調查出線索來,這辦事效率也太低了點……”

    作為罪魁禍首的林陽,低著頭沒有吭聲。

    四十多分鐘后,車停在了方宅門外。

    林陽和馬曉霖剛下車,方義夫婦就帶著方婧雨迎了上來。

    今天來方宅的賓客雖然多,可能夠讓方義夫婦出門相迎的人,卻只有那么寥寥幾個。而馬曉霖,顯然就是其中之一。

    “方伯伯,待會兒可要對不住了……”看著一臉笑容的方義,林陽在心里面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