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無藥可治?不一定!

第一卷 第四百九十三章 無藥可治?不一定!

    “吸血鬼癥?可是英國的‘瘋子國王,喬治三世患的那種病?”馬萬文在皺眉思索了片刻后,出言詢問道。

    在這群人里面,除了林陽之外,就只有馬萬文在醫學方面的知識比較淵博

    像劉湘丞和周良,雖然成績都還可以,但畢竟是剛剛才念大一。很多醫學專業的課程和知識,都還沒有學習,自然是比不上馬萬文這個醫學世家的子弟,更比不上林陽這樣的變態級人物。

    所以,當聽林陽提起了血鬼癥,后,只有馬萬文在第一時間記起了相關的資料。而像劉湘丞和周良,根本就是聽都沒有聽說過這個病。

    林陽點點頭道:“沒錯,就是那個讓喬治三世行為詭異,并最終精神錯亂的疾病”

    歷史上,喬治三世曾經長期服用砒霜。正是這種疾病,誘發了卟啉癥也就是吸血鬼癥的產生,并最終將他逼瘋。

    “嘶”在得到了肯定性的答復后,馬萬文臉上非但沒有出現一絲判斷正確后的激動和喜悅,表情反而是變得凝重了起來:“余小姐患的,竟然是極為罕見的吸血鬼癥……這可麻煩了啊”

    被朱棣樓在懷里的余琳,在剛剛聽到林陽給出的診斷結果時,還很激動和喜悅。在她看來,林陽既然能夠診斷出她患的是什么病,那就一定有辦法能夠治得好。

    可是,當她在聽到了馬萬文的話后,心中的激動和喜悅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忐忑和不安。她望著林陽,一臉小心和期待的問道:“林醫生,我患的這個吸血鬼癥,是不是很難治?還有辦法能夠治得好嗎?”

    不知道是因為激動呢,還是由于長期感染疾病的緣故,余琳說話的嗓音很沙啞,聽著讓人有些頭皮發麻、不怎么舒服。

    林陽還沒有開口呢,馬萬文就替他回答道:“吸血鬼癥,是人體在合成血紅素的生物過程中,某些酶出現異常,導致合成受阻,從而讓沒有轉化成為血紅素的卟啉在人體內大量累積,造成細胞損傷引發的疾病。現在,醫療界雖然找出了吸血鬼癥產生的病因,卻只有一些對癥治療的手段,勉強能夠降低患者的痛苦。可要說徹底治愈……以現有的醫療水平,暫時還辦不到。”

    聽到這番話,余琳如被雷殛,整個人頓時就懵了。淚水,順著她疤痕累累的臉頰滑落,用哽咽著的聲音說道:“我這病,真的沒辦法治好了嗎?我永遠,都只能是這副丑陋的模樣了嗎?”

    “余琳,不要傷心,我說過,你不丑,一點兒也不丑。在我心中,你永遠,都是最美麗的。”在輕拍著余琳的后背安慰了幾句后,朱棣抬起頭來盯著林陽,目光炯炯的詢問道:“林醫生,我想,以你非凡的本事,一定有辦法的,對吧?”他將凡的本事,五個字,咬的很重。顯然是在提醒林陽,你是一個精通祝由科的魂修,千萬要想到辦法

    林陽并沒有給出確定的答復,只是說:“這個地方不是一個合適的施治地點。我們還是先將余小姐送到醫院,進行一番跟卟啉有關的檢查,在確診她患的這種病的確就是吸血鬼癥后,再來討論該怎么治療吧。”

    “去醫院?”朱棣眉頭微皺,顯得有些猶豫。

    一方面是因為余琳害怕見光,在轉移到醫院的過程中,必不可免會受到光線刺激。另外一方面,則是他在擔心,余琳的這副模樣,會不會為她惹來一些閑言碎語。自從患上了吸血鬼癥后,余琳的心理就變得很脆弱,稍有刺激,就會讓她承受不住。

    就在朱棣猶豫不決的時候,余琳卻是做出了決斷:“好,我跟你去醫院以前,我也曾見過一些醫生。可他們在看到了我的容貌模樣后,只知道害怕,根本就說不出我患的是什么病。雖然你沒有給過我保證,說一定能夠治好這個病。但至少,你是第一個給出了確切診斷的人。我相信你的醫術,相信你就算沒辦法將我徹底治愈,也一定能夠大大減輕我所承受的痛苦。所以,我愿意跟你走一趟。就算會吃些苦遭些罪也無所謂”

    林陽說道:“放心吧,不會讓你吃苦遭罪的。我會告訴醫院方面你的具體情況,讓他們提前做好準備。”隨后,他掏出手機,翻出江帆的電話撥打了過去。

    電話剛一接通,就聽見江帆的聲音傳了出來:“小師弟,有什么事兒嗎?

    他還真是將林陽給看透了,知道林陽無事不登三寶殿。一般不會打電話,一打電話準有事兒。

    苦笑了一下后,林陽說道:“我這里有個病人,麻煩你叫救護車過來接一下……對了,這個病人患的,是極為罕見的吸血鬼癥。所以,你們的急救車上,最好是能夠提前作出相應的準備措施。”

    江帆倒吸了一口涼氣:“吸血鬼癥?卟啉癥?我的天……這病可是極其罕見的啊居然也能讓你給撞上?我到底是該說你運氣好呢,還是該說你有夠衰

    林陽頗為無奈地說道:“江師兄,你就別打趣我了,還是趕緊派車過來吧。我現在,也只是初步的診斷而已。要等到跟卟啉相關的檢查做過之后,才能最終確診是不是這個病。”

    江帆信誓旦旦,就差沒有從手機里面跳出來拍胸脯做保證了:“把地址給我,我這就親自過來接一趟病人。放心吧,吸血鬼癥病人懼怕光線,厭惡大蒜這些情況,我都是有所了解的。一定會提前做好準備,不讓病人在轉移去醫院的過程中,受到額外的傷害。”

    在向朱棣詢問了此處的詳細地址后,林陽告訴給了江帆聽。此后,在等待救護車到來的時間里,林陽也沒有閑著,一邊將魂力送入余琳體內,循環全身以掌握具體情況,一邊用神識跟陳詩文進行交流,商討著治療方案。

    大約半個小時后,呼嘯而來的急救車,停在了巷弄外面——這條陰森、偏僻的巷弄,著實有些狹窄,僅僅能夠供人通過,急救車根本就駛不進去。

    還好,對于這樣的情況,朱棣早有考慮,從一旁的衣柜里面,取出了一件帶帽子的大風衣,將余琳整個人都給包在了里面,裹得嚴嚴實實。隨后,又拿出了一把遮陽傘撐開,替余琳遮擋陽光,護送著她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出四合院、走出狹窄巷弄。

    雖然全副武裝,可依舊有光線照射在了余琳的身上,引發了聚集在皮膚上面的卟啉產生反應,轉化出了危險的毒素來。使得余琳每走一步,都痛苦萬分。朱棣看的十分心疼,想要抱著她走上救護車,卻被她給拒絕了。

    “自從患上了這個怪病后,我就一直在懼怕、一直在逃避。今天,我實在是不想再逃了,我要勇敢的面對它對我來說,走出這條巷弄登上救護車,就是戰勝這個該死的吸血鬼癥的第一步我不能逃避絕對不能逃避”余琳咬著牙關,用虛弱的聲音,說出了這番斗志昂揚的話來。

    這是她第一次,向自己罹患的吸血鬼癥,發出了正面的挑戰

    “加油”林陽說。

    “加油”朱棣拽緊了拳頭。

    “加油”所有人,都在為余琳鼓勁。

    狹窄的巷弄并不長,但是對余琳來說,每一步,都走的是那么的艱難痛苦,就如同是在刀山火海中行走一般。但最終,她還是戰勝了自己,戰勝了病痛,憑借著自己的力量走上了急救車。

    急救車里面,早已經做好了準備措施。四周的車窗,都貼上了一層黑紙,遮擋住了陽光。坐在漆黑的急救車里,余琳總算是能夠長松一口氣了。

    一陣風馳電掣后,余琳被急救車送到了中華醫院。江帆立刻為她安排了專門的特殊病房,同時進行跟卟啉有關的檢查。

    經過了小半天的折騰后,檢查報告單全都出來了。

    看著這些檢查報告單,江帆的表情很是凝重:“林陽,你判斷的沒錯,這位余小姐患的,還真是吸血鬼癥啊……這個病,可是沒辦法根治的。只能通過輸血以及對癥治療,盡可能的緩解患者承受的痛苦。”

    “醫生,這個病,真的沒法根治嗎?”

    這是朱棣在第二個人的口中,聽到吸血鬼癥無藥可治的話。這讓一貫冷靜的他,不禁有些慌亂。

    江帆輕嘆了一口氣:“實在很抱歉,但這個病,真的沒法根治。或許等到以后醫學發展的更加先進時,能夠研究出根治的方案來。但就現在的醫療水平來說,是沒有辦法的……”

    “這可不一定”

    拿著檢查報告單看,一直沒有吭聲的林陽,在這一刻突然開口說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想到了治療吸血鬼癥的方法?”江帆和馬萬文異口同聲的驚呼道。

    而朱棣則是一臉的喜色,嘴巴里面不停的念叨著:“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我就知道,你絕對不會讓我失望……”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