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九章 神探?

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九章 神探?

    雖然面對著四頭僵尸,但林陽的臉上并沒有什么驚惶之色,他不閃不避,迎著四頭僵尸發起了反沖鋒

    大步流星的同時,一個小巧的物件出現在了林陽手中。

    正是經過特殊煉制的墨斗

    林陽右手持著墨斗,左手拉著墨線用力一拽。

    頓時,用雄雞血、糯米粉和黑墨、棉線等材料制成的墨線,立刻就被他從墨斗里面給抽了出來。

    四周的人都在驚慌逃竄,沒人注意到林陽手中的墨斗和墨線。

    更沒有人注意到,在那條墨線上面還流淌著一縷縷‘劈里啪啦,作響的雷電。

    弓身、側步、出線……

    林陽的動作快若閃電,偏偏又行云流水帥氣得很。

    眨眼的功夫,就用閃爍著雷電的墨線將這四頭僵尸給纏綁了起來。

    這種特殊煉制過的墨線,本來就能夠克制僵尸,更何況上面還纏繞有雷電

    四頭僵尸頓時就被止住了,連動也不能動一下,只能面目猙獰的張開嘴巴,發出一聲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嘶鳴。

    “啊——”

    短短幾分鐘,這四個人不但變成了僵尸,而且嘴巴里面的牙齒也都變得如狼牙一般尖長鋒利。

    只可惜,它們的獠牙再長也傷不到人了。這一刻,它們就像是落入了獵人囚籠的惡狼,縱然有傷人的心,卻沒有了傷人的能力。

    在林陽將四頭僵尸止住了后,鬼市的安保人員才姍姍來遲。

    這個時候,墨線上面的雷電已經深入到了僵尸體內,所以這些安保人員并未發現異常,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這四個面目猙獰、來勢洶洶到處咬人的家伙,居然被一條細細的棉線就給止住了,這是什么節奏?難道它們只是表面上兇狠,其實一點兒殺傷力也沒有

    在奇怪的同時,對于見義勇為的林陽,這些安保人員還是很感激的。他們很清楚,如果不是林陽及時出手,被咬傷‘變瘋,的人,絕對不止四個。

    “哥們,謝了。”安保人員一邊合力將四個僵尸摁住,一邊沖林陽豎起了大拇指。

    奚夢瑤也在這個時候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關切的問道:“師傅,你怎么樣?沒受傷吧?”

    “沒事,就這幾個家伙,還傷不了我。”林陽說這話的語氣很平淡,可正是這種平淡,讓人覺得他胸有成竹、信心滿滿。

    說話之間,安保人員也將四個僵尸控制住了——事實上,林陽早就已經讓這四個僵尸失去了行動力,安保人員做的,不過是將僵尸從地上拽起來。

    當然了,他們并不知道自己拽的是僵尸,只以為是精神病患者……要讓他們知道這四個是僵尸,恐怕在第一時間就跑的不見了蹤影,又哪里敢湊上來抓捕?

    “把這四個家伙送到保安室去,再打電話叫醫生過來給他們看看。”一個明顯是頭兒模樣的安保人員吩咐道。然而,就在他話音剛落之際,四個原本一直低垂著腦袋的僵尸,卻齊齊的抬起了頭來。

    “有點兒意思……”四個僵尸異口同聲的說道。

    無論語氣、腔調還是神態,都是一模一樣,讓人不禁是從內心深處涌起了一股寒意來。

    “閉嘴,鬼嚎些什么?想要嚇死我啊”一個安保人員被嚇得毛骨悚然,抬手就在自己面前這個僵尸的腦袋上面敲了一下,以示懲戒。

    “小心”

    林陽突然察覺到一股異樣的能量波動,從這四個僵尸的體內傳出。急忙出言提醒示警,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砰砰砰砰

    四個僵尸的身體,竟然在這一刻集體爆炸

    無數的血肉,四濺飛散,如同是下出了一場妖艷的血雨

    林陽在第一時間側身擋住了奚夢瑤,避免她看到這恐怖的一幕,給心里面留下陰影。同時,一道狂風符被他用魂火點燃。無形的勁風,將飛濺而來的血肉吹散。

    然而,那幾個安保人員可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

    他們距離僵尸太近,想閃避也來不及,被爆炸后飛濺的血肉給淋了滿滿一身。

    “我的媽呀——”

    看到掛在身上的這些血肉,幾個膽量稍小的安保人員被嚇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尖聲驚叫了起來。而另外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安保人員,也被嚇得夠嗆,都在高聲叫著:“怎么回事?這四個人怎么會突然爆炸?難道在他們的身上還綁的有炸彈不成?”

    只有林陽知道,讓四個僵尸爆炸的,并不是什么炸彈,而是幕后的血僵向他們下達了尸爆的命令

    “林陽,這個躲在暗地里的血僵,是在向你下戰書啊……”看著滿地的血肉,陳詩文一臉凝重地說道。

    林陽點了點頭。

    剛才四個僵尸異口同聲說的那句‘有點兒意思,,顯然就是躲在幕后的血僵,通過他們的嘴巴講出來的。

    而四個僵尸的尸爆,也正是血僵在向他下戰書

    只不過,在他的心中,還是存在著一些疑惑。

    按理說血僵的實力,要比剛剛才踏入聽境的他要強出很多,如果真的想要對付他,根本不需要耍這些小手段。另外,他只在天谷山里面遇到過僵尸。這只血僵,又為什么偏偏要向他下戰書呢?難不成,竟是天谷山里面的漏網之

    還好在林陽的身邊,有著黑衣宰相道衍。

    “陳老說的沒錯,這只血僵,就是在向你下戰書而且它十有,就是天谷山地宮里面的漏網之魚。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托雷王子”

    “托雷王子?”

    林陽不由得想起了當時在地宮里面的情景。

    血棺里托雷王子的尸體,的確壞的有些莫名其妙。

    “也不知道,托雷王子當時是用了什么樣的方法,竟然瞞過了我們眾人的眼睛,從天谷山的地宮里面溜了出來……不過你也不必太過擔心,托雷王子雖然已經變成了血僵,但似乎并未完全恢復實力。否則被他咬過的人,不可能只是變成普通的僵尸,至少也要變成毛僵。只要我們能夠趕在他實力恢復之前將他找到,還是有很大希望能夠將他制服的”

    道衍瞇著眼睛,從不多的蛛絲馬跡中,將整件事情分析的頭頭是道。

    但最后,他還是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頗為無奈地說道:“可惜,目前還是線索太少,沒辦法鎖定托雷王子到底是在哪里。不然,我們現在就可以沖到他的老巢里去,將他給揪出來”

    道衍雖然心思縝密,但他擅長的畢竟是謀略之術。這尋蹤索跡的能力,和專業人士相比還是有不足。

    “可惜,這事兒沒辦法找楊嵐和方麗幫忙。不然的話,以她們的專業能力,說不定能夠提供些有用的建議來。”林陽輕聲嘆道,也有幾分無奈。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氣極敗壞的聲音卻從旁邊傳了過來:“不就是找線索嗎?我給你們介紹個人,保管能夠將線索查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將那個混蛋托雷王子從幕后給揪出來媽蛋的,這家伙實在是太可惡了,弄尸爆也就算了,還濺了我一身的血肉,實在惡心我這一身雪白的皮毛,要洗多久才能夠重返美麗啊……”

    說出這番話來的,正是訛獸。

    剛才四頭僵尸尸爆的時候,它沒有在林陽身邊,正湊近了想要看熱鬧。自然,它不可避免的,被濺上了一身的血肉。對于有著輕微潔癖的訛獸來說,這樣的事情,當真是不可饒恕的。

    “怎么,就你這樣,還有認識的警察?”陸熙影一臉好奇的問道。

    訛獸最經不起別人激它,一聽這話,頓時不樂意了,哼哼著說:“我憑什么就不能夠人是警察?好歹我也是上過《山海經》的靈獸啊……”

    林陽、陸熙影等人都是一臉的無奈。

    訛獸這老東西,就跟生怕別人不知道它的來歷一般,動不動就要將上過《山海經》這樣的話掛在嘴邊。那感覺,就好像是在炫耀自己上過新聞聯播、上過《時代周刊》一樣。

    見訛獸滔滔不絕開始吹牛,林陽毫不猶豫的打斷了它:“別廢話,說正題。你要介紹的那個警察,到底是什么來頭?”

    訛獸認識的,當然不可能是什么普通的警察。說不定,這又是一個在死了之后,靈魂留在人間沒有踏入輪回的歷史名人……不對,是名鬼。

    鬼魂在修煉到了鬼王的境界后,就可以凝魂化形,讓普通人能夠看得見、摸得著自己。因此,到了鬼王的級別后,很多的鬼魂都會隱姓埋名,過上一種普通人的生活。

    正所謂大隱隱于市,修行在人間,便是這個道理。

    訛獸咧嘴一笑,不無賣弄的說道:“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我現在先賣個關子……不過,我可以向你保證,這個人,絕對稱得上是一個神探”

    “神探?那會是誰呢?”林陽瞇著眼睛,猜測了起來:“是寫下了《洗冤集錄》的法醫鼻祖宋慈嗎?還是這兩年隨著電影、電視劇火起來的狄仁杰?總不可能是英國佬福爾摩斯吧?哎……難不成是萬年小學生、走到哪里人就死到哪里的柯南?”

    訛獸說道:“行了,你就別亂猜了,到時候見了面自然知曉……對了,你趕緊去訂一張直飛常州的機票,再請一天的假。天一亮,我們就趕過去請人來幫忙”

    常州?

    江南常州?

    那個地方,有什么知名的神探?

    (咳……大家知道這位籍貫常州的神探是誰嗎?)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