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六百零一章 兄弟和工具的區別

第一卷 第六百零一章 兄弟和工具的區別

    面對著宛如實質的殺氣,林陽表現的很平靜。

    不過他的平靜,在木暮春看來,卻是被嚇傻了:“這小子表情呆滯,一定是被我的殺氣給深深地震懾住了哼,面對著我的殺氣,還不閃不避,真是找死”

    眨眼的功夫,木暮春釋放出來的殺氣,就如毒蟒一般撲到了林陽面前,張開了猙獰的獠牙。

    木暮春臉上笑容更盛,他似乎已經看到了林陽被殺氣開腸破肚的一幕。

    然而,事情卻并沒有按照他想象的劇本來發展。

    凌厲的殺氣在沖到了林陽面前后,竟然是憑空消失了。

    消失的十分突然,就好像是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咦?”

    看到這一幕,木暮春臉上的笑容一僵,眼中閃過一絲不敢相信的目光。

    “怎么會這樣?”

    用殺氣給人下馬威,是木暮春的拿手好戲。對上實力較弱的修者或妖鬼,往往他一個殺氣釋放出去,就能夠將對方嚇的屁滾尿流。即便是對上了高手,凌厲的殺氣也能夠讓對方好一陣手忙腳亂的應付。在此之前,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過,有誰能夠像林陽這樣,輕輕松松就將他釋放出來的殺氣,給消弭于無形

    高手

    木暮春對待林陽的態度,在這一刻起了變化。他意識到,林陽很可能是一個高手。而且,很可能還是一個比他以前遇到過的敵人都要強的高手

    雖然如此,但他并沒有慌張。

    多年的天才生涯,讓他有了一種驕傲。他覺得,林陽年紀輕輕,就算是個高手,也絕對不可能比自己強

    自己可是在三十歲就踏入了聽境后期,引得整個修真界為之側目的男人

    這小子看著也就十幾二十歲,能有多大的本領?就算是擋下了殺氣,自己還是有很多辦法可以收拾他的

    “沒想到,你居然能夠擋下我的殺氣。很好,我必須要為你的表現鼓掌。

    木暮春裝木作用的拍了拍手,神態中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倨傲,仿佛林陽能夠從他這里得到贊許,是一件可以夸耀終生的榮譽。

    “像你這樣年紀輕輕的高手,應該不是冥淵余孽才對。因為冥淵一脈的高手,除了在逃的呂文起外,全都已經伏誅了。你到底是誰?是哪個宗派培養出來的核心精英?”

    此時此刻,木暮春沒有看出林陽真實水平,但林陽卻通過他沒有收斂的魂力魂火,以及剛剛釋放出來的那道殺氣,判斷出了他的修為是在聽境后期,比起自己聽境至真無暇期的修為,足足弱了一級。

    這讓林陽有了信心,他微微一笑,語氣平淡的說道:“你猜錯了,我還真就是冥淵一脈的傳人……”

    木暮春臉色一變。

    林陽沒有理他,繼續說道:“至于你剛才釋放出來的殺氣……唔……很抱歉,在此之前,我實在沒有見到過這么弱的殺氣。”

    如果說,林陽前一句話讓木暮春驚訝警覺的話,那么后面這句話,就讓他惱羞成怒了。不過,他眼睛里面剛剛閃現出一抹怒容,還沒來得及有所表示,林陽就又說道:“殺氣,應該是這樣的”

    話音未落,一股滔天的殺氣從林陽身體中釋放了出來,將整個天地都給籠罩在了其中

    木暮春感覺四周的光線陡然一暗,氣溫似乎也在瞬間降到了冰點。最為恐怖的是,那無窮無盡的殺氣從四面八方翻涌而來,讓他生出了一種隨時都有可能會被于掉的感覺來

    這一刻,他體會到了以前那些面對著他殺氣被嚇破膽的人,到底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和心情了……

    木暮春一邊催動魂力抵擋著翻涌而來的殺氣,一邊嘶聲叫道:“耿精忠,尚可喜,給我出來”

    他身旁的空氣一陣晃動,兩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身旁,都是披甲戴盔的古代武將造型。這兩個魂使一現身,立刻就幫他擋去了大部分的殺氣。

    木暮春長松一口氣,感覺壓力瞬間減輕了許多。

    看到魂使的出現,他心中的驚慌也隨之消失。

    耿精忠,尚可喜。

    這兩個在明末清初叱咤風云,割地封王的歷史名鬼,就是他的魂使

    最開初收服耿精忠和尚可喜的時候,這兩個家伙的實力是在鬼候境。后來,在天命宗的秘法以及各種丹藥的輔助下,他將耿精忠和尚可喜的實力,提升到了鬼王境

    仗著有兩個鬼王作魂使,木暮春在修真界里面雖然沒有達到橫著走的地步,可是在年輕一輩里面,卻是頂頂拔尖的了。畢竟其他的年輕修者,能有一個鬼候境的魂使就不錯了,大部分擁有的甚至只是鬼士。一番對比,擁有兩個鬼王境魂使的木暮春,的確是有他自傲的本領。

    不過,木暮春心中也是有遺憾的,那就是沒能夠找到吳三桂。

    吳三桂、耿精忠、尚可喜……這可是清初三藩,如果能夠將他們都收作魂使,不僅可以滿足一個收集狂的,同樣也能夠激活三人宿命中的那絲聯系如此一來,這三個人的實力,都將出現飛躍。不僅如此,他們相互配合發揮出來的戰斗力,也要遠遠超出‘ifif這種計算公式。

    用魂修的專業術語來說,這叫‘宿命的羈絆,。

    宿命羈絆帶來的效果有好有壞,像三藩,因為曾經屬于同一陣營,所以他們的宿命羈絆帶來的,是一種集體增益的效果。三國時期桃園結義的劉關張,同樣也是集體增益。而南宋時期的秦檜和岳飛,雖然也有宿命羈絆,但這帶來的,可就不是集體增益的效果了……

    作為魂修,林陽也知道魂使之間存在著宿命羈絆。在他手底下,像吳三桂和李自成,同樣也是存在著宿命羈絆的。不然的話,這兩個宿敵之間的配合,又怎么可能會是如此的嫻熟呢?

    所以,當林陽在此刻看到了尚可喜和耿精忠,眼睛驟然一亮。

    木暮春察覺到了林陽眼神的變化,但他并不知道林陽是在打他魂使的主意,還以為林陽是被他這兩個鬼王級別的魂使給嚇到了。

    “真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啊……”木暮春在心里面頗為得意的冷笑了一聲,隨后說道:“小子,別以為你的殺氣強就能夠囂張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殺氣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現在,喚出你的魂使來吧只是不知道,你的魂使會是什么級別?鬼候?鬼士?還是一兩只可憐兮兮,沒什么用處只能當炮灰使的鬼卒?哈哈哈哈……”

    他得意的放聲大笑了起來,仿佛已經看到林陽這個冥淵余孽在自己和耿精忠、尚可喜的聯手攻擊下身首異處。

    雖然沒能夠找尋到呂文起的下落,但是斬殺一個冥淵余孽,同樣是件大功勞木暮春已經看到,自己拘下林陽魂魄去領賞的那一幕了……

    幾秒鐘過后,他的笑聲戛然而止。

    笑聲停止的是那么突兀,就像是被人突然掐住了喉嚨一般。他瞪大了眼睛,望向林陽的目光中盡是難以置信。臉上的表情,更是充滿了震驚和慌亂:“怎……怎么可能?”

    雖然他不愿意相信,但他卻清楚的看到,在林陽身邊,一個又一個的身影接連出現。

    鬼王……鬼王……還是鬼王……

    木暮春雖然不認識出現在林陽身旁的這些鬼到底是誰,但卻能夠看出他們的實力。

    這當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林陽身邊,竟是足足站了有十個鬼王,以及一大堆達到了至真無暇境的鬼候

    道衍、秦良玉、王保保、魏忠賢和崔呈秀……這五個人在成為林陽的魂使之前,就已經有了鬼王境的修為。

    吳三桂、李自成和陳圓圓、陸熙影以及陳詩文,則是借助玉山里的靈氣,以及扁鵲祖師爺傳下來的三道良方,在林陽踏入了聽境至真無暇期后,也紛紛突破枷鎖,踏入了鬼王境的領域。

    至于其它的五虎五彪成員,則都是在鬼候境至真無暇期……就這,還是展昭、田爾耕等人不在。不然的話,這真容還會更加強大

    既便如此,也是相當的驚人了

    木暮春憑借兩個魂使,在修真界的年輕一輩里面,就是屈指可數的高手了。像林陽這樣的陣仗,恐怕只有那些活了上百年的長老們,才會具備吧?

    “十個鬼王?我的天……什么時候,這鬼王竟是變得不值錢了嗎?我這不會是在做夢吧?”木暮春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可眼前這一幕又是如此的真實。

    “跑”

    對上十個鬼王以及一堆鬼候境的魂使,木暮春就算再怎么驕傲再怎么自信,也不會狂妄的認為自己能贏。

    所以,他在第一時間便毫不猶豫的轉身開溜。

    “耿精忠,尚可喜,你們留下來,給我拖住這些家伙”

    雖然有些舍不得,但是為了能夠保住自己的性命,木暮春毫不猶豫的放棄了自己手中這兩個鬼王境的魂使。

    這就是普通魂修和冥淵一脈魂修的不同。

    在冥淵一脈的魂修眼里,魂使是戰友,是兄弟,不管面對著怎樣的困難,都不會拋棄不會放棄,而是一起面對,生死與共

    但在普通魂修眼里,魂使就是工具,和符篥、法寶一樣,他們才不會為魂使的安危考慮呢

    (求月票,求推薦票和打賞小五的書友群:168330歡迎你們)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