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一卷 第六百零四章 地孤星湯隆

第一卷 第六百零四章 地孤星湯隆

    沿著高速公路很快便出了西蜀省,進入到了秦川省。

    秦川省是中華文明的發源地之一,是炎帝的故里和黃帝的葬地。現如今要說最著名的,估計還是位于長安驪山上面的秦始皇兵馬俑,這可是世界級的文化遺產,更是世界八大奇跡之一。

    不過今天,林陽要去的地方不是長安,更不是秦始皇兵馬俑,而是臨近西蜀省的石泉縣。別看這地方不大,但卻歷史悠久,據說是先秦文化的重要發祥地。春秋戰國時期第一奇人鬼谷子,就曾在這個地方修煉授徒,因此又被稱作鬼谷子故里。

    和之前一樣,在進入到了石泉縣后,訛獸便擔當起了導航的職責。它領著林陽一路左拐右轉,最終是駛出了熱鬧繁華的縣城,來到了一個古樸安靜的小鄉鎮。

    訛獸抬手一指路邊一個掛滿了各式菜刀、鐮刀和鋤頭的店鋪,沖林陽說道:“看到那個打鐵鋪了嗎?我要給你介紹的第一個人,就在那里。”

    林陽張望了一眼,目光中充滿了好奇。

    隨著時代變遷,工業興起,這種手工的打鐵鋪已經很少見了。在某些古街古鎮上面,雖然還保留著有打鐵鋪,但那也只是為了發展旅游吸引游客。

    然而這家打鐵鋪,卻并非是樣子貨。林陽隔著老遠,就聽見了里面叮叮當當的打鐵聲。

    將車徑直駛到了打鐵鋪門口停好,林陽下了車,正好是看到一個赤著膀子露出了精壯肌肉的壯漢,一手用鐵鉗緊緊夾住燒到通紅的鐵條,一手握著鐵錘用力敲擊。

    叮叮當當的聲響中,點點火星綻放了出來,煞是好看。

    察覺到有人來了,壯漢抬起頭看了林陽一眼,正待說話,目光便瞄到了蹲在林陽肩膀上面的訛獸。

    微微一愣后,壯漢將手中的鐵鉗和鐵錘交給了打鐵鋪里其他人,拿起掛在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汗,大步走出了打鐵鋪,也不看林陽,只是在從他身邊經過的時候,小聲的說了句:“跟我來。”

    “跟上。”訛獸也說。

    跟在壯漢身后,林陽來到了打鐵鋪旁邊一個老式居民小區里。

    等到林陽跟著自己進了屋子,壯漢反手關上門,黝黑的臉上多出了一絲笑容:“好久不見了。”

    訛獸從林陽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一路蹦跶到壯漢面前,仰著頭說:“的確是好久不見。看樣子,你還在操持老本行嘛。”

    “我就只會這么一門手藝,除此之外也不會別的。好在我打的東西,質量都還不錯,人們都肯買,總算是沒有被工業量產的刀具、農具給打垮。”壯漢說這番話的時候,頗為自豪。

    訛獸忍不住笑了起來:“堂堂的地孤星湯隆,要是打造出來的東西質量不高,那才是怪事情了好吧?不過話又說回來,誰要是買到你打造的鐵器,那是他的榮幸……想想吧,用幾十塊錢就能夠買到一件法器,這不是賺大了又是什么?”

    地孤星湯隆?

    林陽眼睛驟然一亮。

    《水滸傳》這本書他可是看過的,對于地孤星湯隆這個人的事跡并不陌生

    湯隆,江湖人稱‘金錢豹子,,在水泊梁山中坐的是第八十八把交椅。跟大部分的梁山好漢不同,他并不是以武力出名的,而是靠著一手打造軍械武器的本領聞名于世。在水泊梁山的時候,他一直負責全軍的武器裝備,擔任著‘兵器制造總管,的職務。

    林陽怎么也沒有想到,訛獸用來彌補張飛的兩個人中,竟然有地孤星湯隆

    沒錯,湯隆實力的確不怎么樣。通過觀察魂火,林陽可以肯定,湯隆應該是在鬼王境初期。別說是和道衍、秦良玉等人沒法比,就連李自成和三藩也比不上,也就勉強跟陳詩文、陸熙影在同一檔次。但是別忘了,他會打造兵器啊

    而且,從訛獸剛剛說的那句話不難聽出,湯隆現在打造兵器的能耐,比著生前又有了很大的提升——普通的鐵器,都能夠被他打造成為法器,要是給他足夠多的靈材料,那他豈不是要打造出一大堆的靈器、道器、甚至是仙器來?

    二十一世紀什么最重要?

    人才

    這湯隆,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人才

    無論如何,也要將他收作魂使

    這一刻,林陽忍不住暢想,當湯隆成為了自己的魂使后,自己麾下的每一個魂使都能配上一兩件靈器甚至是道器……那將是一個多么壯觀的景象啊?

    想想看吧,以后跟人于架的時候,別人拿出一兩件靈器、道器在你面前耀武揚威,你這邊齊刷刷每人掏出一個靈器、道器來……那場面,將會是多么的震撼人心啊別人還不得直接嚇尿啊?這樣的事情,光是想想,就讓人忍不住有些小激動……

    跟訛獸寒暄中的湯隆,突然感覺到有一股灼熱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隨后他就看到了林陽餓狼般的眼神,頓時被嚇了一大跳,趕忙問道:“這位是?”

    “差點兒忘了給你們介紹。”訛獸抬起小爪子,指了指林陽:“這小子是林陽,我現在的飼養員,同樣他也是一個魂修。我們這次來找你,就是想要讓你,做他的魂使。”

    飼養員?

    林陽額頭上面浮現出了道道黑線。

    不過話又說回來了,訛獸現在吃他的、住他的,他的職責,還真的是跟飼養員沒什么區別呢。

    “做他的魂使?”湯隆皺了皺眉頭。

    “訛獸這個老家伙,說話也太直接了……”見湯隆似乎有些不悅,林陽在心里面苦笑了起來。正待開口說幾句好話緩和一下情緒,湯隆就搶先一步,再度開口說道:“好”

    林陽一下子就愣住了。

    這是什么情況啊?

    剛剛湯隆不是還挺不高興的嗎?怎么一眨眼的功夫,這態度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答應的這么爽快了呢?

    就在他納悶的時候,湯隆道出了一個原因:“訛獸,當年我欠你一個人情。這次做他魂使,算是還你人情了。”隨后長吁了一口氣:“呼……總算是將這人情債給還掉了。”

    只是為了還訛獸的人情債,便肯舍棄一切做我的魂使?

    聽到湯隆的話,林陽不禁一愣。

    但很快,他便又釋然了。

    湯隆是誰?梁山一百零八條好漢中的一員。而梁山好漢,最看重的就是義字。所以,他為了還訛獸的人情債,答應做林陽的魂使,也就不足為奇了。

    只是不知道,湯隆當年到底是欠了訛獸什么樣的人情債呢?

    雖然心中很是好奇,但林陽并沒有出言詢問。因為這件事情,是湯隆和訛獸的私事。打聽別人的過往,并不是一件禮貌的事情。

    當即,林陽立刻施展冥淵秘術,和湯隆建立起了靈魂上的聯系,將他收作了魂使。隨后林陽拿出了之前從木暮春身上繳獲到的那把靈器級別的手槍,交給了湯隆:“你看看,能不能夠將這把槍的威力,給改良的更大一些?”

    “符槍?”湯隆不愧是兵器名家,一眼就認出了這把槍來。拿在手中把玩了兩下后,他撇了撇嘴道:“煉制這把符槍的人,在煉器上面的造詣實在不怎么樣,上好的材料,就被他給這樣糟蹋了,實在是蠢的可以……”

    “阿嚏。”

    遠在臨安府的天命宗掌門裘任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誰在背后說我壞話?”他皺著眉頭自語道。

    與此同時,湯隆則在拍著胸脯向林陽保證:“主公,你放心吧,這符槍就交給我了,保管讓它的品級和威力,比起現在連升數級。”

    “好。”林陽大喜過望。

    隨后,他又將自己目前擁有的北斗七星劍、飛蝗石以及黑蛇甲等等法寶全都拿了出來,甚至包括吳三桂手里面的新月彎刀和李自成的射日弓也在其中,一股腦兒交給了湯隆,讓這個兵器名家幫著自己,將它們全都給改良改良。

    “從今往后,你就是玉山里面的裝備總管了除了改良這些法寶外,玉山里面的各種靈材料也隨你取用,爭取能夠為大家伙兒,人人打造幾件趁手的法寶。”

    被林陽看重,讓湯隆很是高興。他點了點頭,很是鄭重地說道:“沒問題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屋里的東西后,湯隆便要跟著林陽走。不過林陽在這會兒卻是想到了一件事情:“你就這樣跟著我走?你的打鐵鋪怎么辦?”

    “差點兒忘了這事。”湯隆抬手拍了一下額頭。“這樣吧,主公你在車里等我片刻。”

    林陽點了點頭,出了老式小區,回到打鐵鋪后,便徑直上了車。而湯隆則走到打鐵鋪里,將一個年輕人叫了過來:“小子,從今天起,這家打鐵鋪就歸你所有了。好好于,別把我好不容易打起來的名頭給敗掉了。”

    年輕人愕然一愣:“師傅,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要走了。”湯隆說。

    “走?走去哪里?”年輕人追問道。

    湯隆沒有回答,只是用力的拍了拍他肩膀,轉身大步走出了打鐵鋪,徑直上了林陽的plo車。

    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回頭看一眼。

    因為他本來就不屬于這個地方……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