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619章 叫破喉嚨也沒用

第619章 叫破喉嚨也沒用

    見大頭鬼到這個時候還是一副死鴨子嘴硬的色厲內荏模樣,林陽忍不住笑了起來:“這么說來,我還要感謝你的不殺之恩了?”

    大頭鬼沒能夠聽出他語氣里面的嘲諷,點點頭道:“必須的!而且光是口頭上的感激還不行,你得拿出一些實質性的好處來!這樣吧,既然你將我從這個女人的身體中給拔了出來,害我沒有了寄體。那就讓你自己,來做我的寄體吧!”

    這家伙的如意算盤打的倒是挺好。

    林陽是修者,而且實力已經達到了聽炁境的至真無暇期,渾身上下充滿了靈氣和魂力,可以說是一個上佳的寄體——但前提是,你要有那命享受才行!

    且不說以林陽的修為,普通陰鬼能否上得了他身。就算能上,他血脈中流淌著的金烏陽火,也會在瞬間將那陰鬼燒成灰燼。

    大頭鬼的這個要求,當真是不知好歹,在自尋死路!

    林陽也不跟它多說廢話,直接提著它大步走到了碎裂的窗戶旁,抬手一指遠處的小湖泊,冷笑著說道:“你自己看看吧。”

    “怎……怎么會這樣?”大頭鬼一看小湖泊的樣子,就知道藏在湖底的黃泉入口被人施法給封住了。頓時張大嘴巴、瞪大眼睛,一副不能置信的模樣:“黃泉入口竟然被封住了?這是誰做的?是誰?”

    緊接著,它的目光就落到了林陽身上。

    這個地方,只有林陽一個人是修者。藏在小湖泊下面的黃泉入口,不是他給封住的又會是誰?

    直到此刻大頭鬼方才反應過來,林陽根本就是有恃無恐,根本就是在逗它玩。

    “啊——”

    大頭鬼再度發出一聲凄厲的尖叫,猛地張嘴吐出了一枚骨釘,挾著刺鼻的腥臭味射向了林陽。一縷縷血光,從骨釘中綻放了出來。化作一個又一個的冤魂厲鬼,飄蕩在骨釘四周一同撲向了林陽!

    “靈器?”

    林陽沒有想到,在這只實力不怎么樣的陰鬼體內,竟然還藏著一件靈器。

    對上靈器,即便是林陽也不敢怠慢。

    他雙手一翻,飛快的結出了一個法印。

    “乾坤雷巽!”

    一條條雷蛇電龍憑空出現,跟無形的風刃一起,在林陽的身前織出了一張密不透風的網,將飛射而來的骨釘裹在了網中央。

    翻滾著的血光從骨釘中洶涌而出,化作一條條猙獰的血蛇想要撕開這層網。而那些冤魂厲鬼,也在張牙舞爪。

    可惜罩住了骨釘的,并不是一般的網,而是由風雷織成的法網!如果有實力強大的陰鬼給骨釘提供鬼力的話,它或許還能夠從網里面沖脫出來。但是現在,不管它怎樣努力,那張罩著它的風雷網都不為所動,反而還越縮越小。

    看見這一幕,大頭鬼在失望的同時也被嚇得不輕。

    它原本還期望著骨釘一出,就能夠讓林陽橫尸當場。卻沒想到,被它寄予了厚望的骨釘,竟然輕輕松松就被林陽給擒住了。

    “跑!趕緊跑!”

    震驚之余,大頭鬼不敢浪費時間,縱身一躍,就想要從碎裂的窗戶處跳出去逃走。

    林陽當然不會讓它就這樣溜走,冷喝一聲道:“想走?給我定!”一束金光,突然從他的手中飛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射到了大頭鬼跟前。

    大頭鬼看的清清楚楚,這束飛射而來的金光不是別的什么,而是一枚細若發絲的金針,它不禁有些惱羞憤怒:“一枚小小的金針也想要困住我?你真當我是好欺負的啊?”

    話音剛落,飛射過來的金針驟然光芒大作,竟是化作了一條五爪金龍。搖頭擺尾間,顯得威武神圣。

    “靈……靈器?這小子身上竟然也有靈器?”大頭鬼這才知道,林陽釋放出來的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金針,而是一件能夠化龍的靈器!這級別,這威力,可是比它吐出的骨釘要厲害多了!

    大頭鬼跟林陽不同,它的實力,遠遠不到應對靈器的地步。在這條化龍的金針面前,它別說是像林陽對付骨釘那樣用術法將其圍困,甚至連躲閃的能力都沒有。

    “不要啊——”

    絕望的慘叫聲中,大頭鬼被五爪金龍穿胸飛過。

    “當!”的一聲脆響,它的身體徑直被金針給釘到了墻上。那條五爪金龍,則是將它緊緊纏住,讓它沒有辦法動彈,也根本不敢動彈!

    這枚金針法器,乃是湯隆在成為了林陽的魂使后,以李時珍贈送的云龍針為基礎打造出來的靈器。

    云龍針被李時珍貼身珍藏多年,早已經具備了靈性。經過湯隆神乎其技的煉器術打造過后,便成了一件既能夠給人治病,也可以化龍傷敵的靈器!

    就在大頭鬼被云龍針給釘在了墻壁上的同時,由風雷編織而成的法網也收縮到了極點,將骨釘緊緊地纏繞住了。

    “收!”

    林陽右手一揮,直接將這枚骨釘給收進到了玉山里。

    “湯隆,這枚骨釘就交給你了,看看能否將它煉化為我們所用!”

    湯隆的身影浮現在了林陽身邊,雙手抱拳、躬身說道:“請主公放心,湯隆一定辦到!”

    林陽點了點頭,旋即邁步走到了被釘在墻壁上的大頭鬼身前。

    幾分鐘前都還是一副囂張模樣的大頭鬼,這會兒卻是害怕的簌簌戰抖了起來:“別過來,不要過來,你再走近點的話,我可就要叫了……”

    這話真的是怎么聽怎么別扭。

    要是沒有看到屋里的情況,只是聽見這番對話,十有會把事情給想歪吧。

    見林陽根本就不搭理自己說的話,大頭鬼急了,它猛地仰頭一張嘴,竟是發出了一個女人的聲音來:“救命呀,爺爺,快來救救我!”

    雖然林陽對大頭鬼吐出的這個女人聲音很陌生,但在別墅客廳里面焦急踱步的章澤川卻是聽得一愣。

    “這是蓮兒的聲音!蓮兒在向我呼救?房間里面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

    俗話說關心則亂。

    自從章蓮兒被大頭鬼給附身后,就再也沒有說過一句完整的話,更沒有像今天這樣叫出‘爺爺’。更何況,大頭鬼此刻不僅是將章蓮兒聲音模仿的惟妙惟肖,那語氣聲調還是相當的驚恐凄厲。

    一時間,心亂如麻的章澤川,將林陽交待過的不能擅自闖入房間的事情忘到了腦后,拔腿就朝著樓上章蓮兒所在的房間狂奔而去。

    見章澤川上了樓,他的保鏢以及跟過來的宋強,還有別墅里面的傭人們自然也不可能在一旁看熱鬧,都跟著一塊兒沖上了樓。

    “唉喲喲,總算是來了,不用讓我太無聊。”

    看到這一幕,飄浮在別墅上空百無聊賴的陸熙影頓時來了興致。她芊芊玉指一伸,虛空朝著章澤川等人連點了數下,口中飛快的念誦出了一句咒語。

    剎那間,一片無形無色的迷霧,頓時出現在了章澤川等人四周,鉆進到了他們的鼻子里。

    眼看著就要跑到了房間門口的章澤川,突然停下了腳步。他身后的保鏢以及宋強等人,也是齊齊一頓。這場面,就跟看電影時摁下了暫停鍵一樣。

    幾秒鐘過后,章澤川等人齊齊轉身,朝著別墅外面的噴泉疾馳而去。并且一個個的,跳進到了噴泉里面去。

    莊園里面正在打掃衛生、修理樹枝的傭人,在看到了這詭異離奇的一幕后,驚訝的張大了嘴巴,搞不明白章澤川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什么。

    “洗澡不在洗澡間里,居然跑到了噴泉來洗澡,這算什么?新時尚嗎?這有錢人的思維,還真是難琢磨啊……”許久之后,掃地的大媽搖頭晃腦感嘆了一句。

    與此同時,在房間里面,林陽正袖手盯著大頭鬼,冷笑道:“叫,繼續叫,大聲叫,你就算是叫破喉嚨也沒用!”

    “這臺詞,怎么聽著這樣別扭啊!”訛獸從他的懷里蹦跶了出來,吐槽道:“人家紈绔子弟用來強搶民女時的臺詞,你居然給涌到了這么丑的一個大頭鬼身上……嘖嘖,真是糟蹋了這句好臺詞。”

    丑?

    你丫才丑呢!

    一只三瓣嘴的兔子也敢嘲笑我長的丑?

    大頭鬼又氣又怒,要不是小命兒還被林陽給拽在手里,它早就反唇相譏了。

    見叫嚷沒用,大頭鬼只能閉上嘴巴,它這會兒可不敢激怒林陽。

    “不叫了是吧?那就將你知道的事情全都講出來吧!包括血月之夜,包括你背后的勢力……所有的事情,全都給我講出來!”

    林陽抬起右手打了個響指,那條纏繞在大頭鬼身上的五爪金龍立刻張開了龍嘴,含住了大頭鬼碩大的腦袋。只要那鋒利的龍牙再下去一點兒,大頭鬼的腦袋就會被瞬間咬掉。

    在這樣的威脅面前,大頭鬼也不敢隱瞞,只能是老老實實交代起了自己知道的事情。

    可惜的是,它因為實力太弱、地位太低,知道的事情并不多。

    對于背后勢力的情況,它并不清楚。只知道自己是歸一個鬼王級別的厲鬼統領。這個厲鬼的名字,林陽倒是聽說過——有著‘滿洲第一勇士’之稱的鰲拜!

    至于血月之夜,它同樣知道的不多。這事兒,其實還是它在來人間當先鋒打前站的時候,從另外幾個陰鬼口中獲知的。據說是到了血月之夜后,萬千陰鬼將從黃泉入口來到人間!讓人間,變成一個新的地獄……

    (月初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