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632章 做人不討太囂張

第632章 做人不討太囂張

    “看來,事情已經有了結果。”林陽笑著站起身來,沖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狀況的黃老師說道:“黃老師,今天跟你聊得很開心。以后有機會的話,咱們再繼續談天說地。”

    “啊?喔,好的。”黃老師點頭應道,心里面卻是困惑不已。

    事情已經有結果了?

    有什么結果?我怎么不知道?

    林陽轉過身,沖著表情呆滯的少婦豎起了兩根手指,語氣平淡卻不容拒絕:“我只說兩件事,一、讓你兒子給被偷拍的女生賠禮道歉,二、你給小白賠禮道歉!如果做不到這兩件事情,我保證,你們家的結果絕對不會是被趕出西蜀省這么簡單!”

    扔下這么一句話,林陽大步就走。展昭則拉起了白玉堂,緊跟在他身后。

    見此情況,少婦尖聲叫道:“你……你給我站住!”

    “怎么?你還想要撒潑不成?”林陽停下腳步回過頭,冰冷的目光在少婦身上一掃,頓時讓她有了一種遍體生寒,仿佛是被死神給盯上了的感覺,不由的打了個哆嗦。

    “你憑什么這樣對我們?”雖然最終還是開了口,但少婦此刻已經完全沒有了盛氣凌人的氣勢,怯怯的,跟個受了氣的小媳婦一樣。

    “憑什么?”林陽笑了起來:“就憑我比你有錢!你之前不是說有錢就了不起嗎?那我就了不起給你看看!”

    “你……”少婦怎么也沒有想到,林陽居然是將她剛才說過的話,拿來對付她。

    一時間,她有些無詞,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

    她不說話,林陽卻有話要說:“申女士,記住了,做人呢,還是不要太囂張的好!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這些都是咱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你呀,最好回去翻翻詞典,看看這兩句話到底是個什么意思,免得連做人都不會!”

    少婦很想要回一句‘我要怎么做人,還用不著你來教’,可她張大了嘴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林陽他們走了沒多久,少婦也領著自己的兒子離開了教師辦公室。

    在他們都走了之后,黃老師方才從震驚中醒過來,嘖嘖的感嘆道:“沒想到,白玉堂家里面的背景竟然這樣大!永和集團那么大的產業,他們說趕出西蜀省就給趕出西蜀省了!不過,最重要的是,白玉堂的這兩位叔叔雖然有權有勢,卻一點兒也不張揚,待人和藹有禮。看來白展堂聰明懂事,也是跟良好的家教脫不了關系啊……”

    剛才做自我介紹的時候,林陽自稱為白玉堂的叔叔,看來黃老師并沒有懷疑。

    林陽在走出了英才小學后,便開車將展昭和白展堂送回了他們家。這些日子,兩人可以說是陰陽兩隔。現在展昭回來了,怎么也得讓他們單獨待會兒,說點悄悄話吧?

    林陽前腳開車離開,后腳少婦便領著兒子走出了英才小學。就在他們準備去路邊的停車位開車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奧迪停在了他們身旁,從車上走下來了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士。

    看得出來,這應該是一位成功人士。但此刻,他身上卻沒有一點兒成功人士應有的氣度。神情焦躁慌亂,仿佛是遇到了天大的難事一般。

    “老陳,你怎么才來啊。”

    一看到這個男人,少婦‘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這位中年男士,正是少婦的老公陳文昌。

    要是在往常,只要少婦一哭,陳文昌立刻就會柔聲安慰。各種甜言蜜語,各種禮物奉上。然而今天,事情卻跟往常截然不同。少婦剛一哭,陳文昌非但沒有安慰她,反而是抬手一記耳光抽在了她的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不僅是在少婦的臉上留下了一道五指印,更將少婦打的愣住了,哭聲也在瞬間停止。

    “你……你打我?你竟然打我?”少婦摸著自己生疼的臉頰,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別說是打你了,我現在真的是殺了你的心都有!”陳文昌怒不可遏的說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為你招惹了不該惹的人,害得我們永和集團遭到了重創!別人甚至已經給我下達最后通牒,限我在三天之內,必須將永和集團的所有業務撤出西蜀省!否則,就要對我們永和集團趕盡殺絕,讓我們徹底破產!”

    “啊……”少婦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她怎么也沒有想到,事情已經發展成了這樣。

    剛才在教師辦公室的時候,陳文昌雖然給她打來了一個電話,卻只是質問她到底得罪了誰,并沒有告訴她發生了什么事。直到此刻她才知道,原來林陽讓他們滾出西蜀省并不是在吹牛。

    打了個寒戰后,少婦尖叫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兩個家伙全身上下就沒有一件名牌,怎么看也是普通人,不可能對付得了我們永和集團。老陳,你這是在嚇唬我,對不對?你一定是在嚇唬我!”

    陳文昌的聲音中帶著絲絲哭腔:“嚇唬你?我也希望自己是在嚇唬你!但這一切都是真的!都是事實!就在十分鐘前,大成集團的張成棟給我打了個電話。那句限我三天之內撤出西蜀省的最后通牒,就是他下達的!”

    直到這個時候,少婦方才知道,她是真的惹上了一尊惹不得的真神。

    “張成棟不是前段時間還跟你一塊兒吃過飯的嗎?你就沒有求求他,讓他去幫你說說情?”

    “說情?”陳文昌的表情,實在很難說他到底是哭還是在笑。“這次的事情,沒辦法說情。張成棟跟我講的很明白,我這次惹到的不是一般人。他沒辦法幫我說情,也不敢幫我說情。因為對方只要一跺腳,他的大成集團也得跟著一塊兒掛掉!”

    “啊……”少婦整個人都呆住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看似普普通通跟個絲一樣的林陽,竟是這樣的厲害。

    她現在是真的后悔死了。

    可惜已經晚了!

    陳文昌沒空理會少婦心里面在想些什么,只是問:“你還愣著做什么?趕緊把整件事情給我說一遍!尤其是告訴我,對方有沒有提過什么要求!張成棟雖然沒有告訴我對方是什么來頭,但卻提醒過我,要是不能讓對方的怒火平息,說不定,我們就不止是滾出西蜀省那么簡單了。”

    不知是滾出西蜀省那么簡單?

    少婦被嚇的都快要尿了。

    當即,她也不敢再說其它廢話,老老實實,將今天發生的事情向陳文昌講述了一遍。

    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陳文昌氣的都快要爆了:“你這小兔崽子,怎么就不學好呢?跑到廁所里面去偷拍女同學?這種不要臉的事情你也做得出來?真是要氣死我啊!還有你,明明是兒子犯了錯,你居然還要偏袒他,還要拿錢去收買對方!”

    少婦不敢說話,陳云龍更是被嚇呆了。

    發完火,冷靜下來的陳文昌,沖著少婦說道:“你現在立刻領著陳云龍回學校,讓他向被偷拍的女生道歉!然后,你跟我一起,去向那個叫做白玉堂的小女生道歉!”

    少婦不敢拒絕,只是嘟囔著說:“可是……我不知道他們住哪兒啊。”

    “你的嘴巴是長來做什么用的?不知道?不知道你可以問啊!問學校,他們一定有白玉堂的家庭地址!總之,對方要求的事情,我們必須得在今天全部辦妥!不然的話……”說到這里,陳文昌搖頭輕嘆了一聲,沒有繼續講下去。

    少婦也沒有追問,其實她心里面隱約已經猜到了最壞的結果是什么。

    當天下午,林陽就接到了展昭打來的電話,說陳文昌一家登門道歉。這事兒,倒也是在林陽的預料之中。

    第二天,永和集團就全面撤出了西蜀省。雖然這樣做,讓永和集團元氣大傷,但總歸是保住了一條命,比起留在西蜀省里面徹底破產的結局,要好出很多很多。

    同樣也是在第二天,王叔將一輛jeep越野車送到了林陽面前。對于這輛車,展昭愛不釋手,當天就載著白玉堂去郊區溜了一圈。而在送車過來的同時,王叔還帶給了林陽一個并不算好的消息:“這段時間,錦官城里面的玉石原石沒多少。大多都是做好的玉飾,那些東西的價錢,可就比玉石原石貴多了。”

    聽到這話,林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他必須要在三十天的時間內,采集到足夠多蘊含有靈氣的玉石才行。否則,就算道衍找到了巨型法陣的陣眼,也沒有足夠多的靈氣將其開啟。

    王叔在這個時候,提出了一個建議:“如果你真的想要在最近這段時間里面,買到大量的玉石原石,不如去一趟安西省吧!那個地方,可是和田玉的發源地。雖然現在和田玉的數量沒多少了,可那兒的玉石市場卻依舊有很多。轉一轉的話,還是能夠買到不少玉石原石的。”

    “安西省嗎?”林陽微微一愣,隨后點了點頭:“好,多謝王叔你的建議。或許,我真該一趟安西省。”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