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643章 西域奇蟲傀絲蛹

第643章 西域奇蟲傀絲蛹

    在這間普通的民房里面,是一片凌亂不堪的景象。各種家具飾品散落一地,看著就像是被小偷給光顧洗劫過一般。

    當然,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的話,還不足以讓大氈帽失聲驚呼。真正讓他感到害怕,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屋子里面那滿地的血污!

    沒錯,就是血污。

    在這間房屋的地板、墻壁上面,盡是殷紅的鮮血。那股熏人的腥臭味,顯然就是這些污血散發出來的。除此之外,大氈帽還發現地上有著那么幾團黏糊糊的東西。仔細一瞧,卻是肝臟、腸子一類的內臟。

    “屠老鬼這是要轉型開屠宰場了嗎?”大氈帽呢喃的說道。

    其實他自己也清楚,這事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屠老鬼這種土夫子怎么可能轉行做屠夫?就算真的轉了行,也不可能在自己的家里面開設屠宰場,還弄得滿地都是鮮血和內臟……這樣的景象,實在是太嚇人了,看著就像是血池煉獄一般,根本不想在人間。

    大氈帽這樣說,只不過是想要緩解一下自己心中的恐懼而已。

    和滿臉驚恐的大氈帽比起來,林陽的反應則要平淡許多,似乎他早就預料到了房屋里面會是這番模樣。

    防盜門被踹開產生的巨響,驚動了房屋里面的人。很快,一個身材如熊羆般魁梧的黝黑壯漢,抱著一顆西瓜從廚房里面走了出來。那顆西瓜似乎剛剛才被破開,露出了紅色的瓜瓤。

    這熊羆般的壯漢一邊啃著西瓜,一邊用陰冷的目光打量著站在門口的林陽和大氈帽,咧嘴一笑,露出了滿口鮮紅的牙齒:“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老狗啊。怎么著,到我這里來,有什么貴干?喲,怎么還把我的門給踹壞了?你這是打算踢場子啊?”

    他表現的很平靜,仿佛屋子里面這滿地滿墻的鮮血、內臟不存在一般。

    大氈帽心中陡然一寒,他感覺屠老鬼跟以前有些不大一樣,卻又說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一樣。

    微微一愣后,見屠老鬼眼中似乎閃爍著兇光,他也顧不上詢問這屋子里面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趕緊先解釋兩句:“屠老鬼,別誤會,我們不是來踢場子的……咦?”

    說到這里,他渾身一震,抬手指著屠老鬼懷中抱著的西瓜,尖叫道:“你懷里面抱著的,是什么玩意兒?!”

    直到此刻,他方才發現,屠老鬼懷里面抱著的那顆西瓜上面,居然還長著有毛發……不對,不僅僅是有毛發,還有眼睛、鼻子、嘴巴和耳朵!

    這根本就不是什么西瓜!而是一顆人頭!一顆被屠老鬼啃掉了頭蓋骨,正嚼食著腦漿的人頭!

    “我的媽呀,吃人,你居然在吃人頭?!”大氈帽感覺褲襠里面一熱,竟是被這詭異恐怖的一幕給嚇尿了。

    “怎么?你也有興趣?喏,給你!”屠老鬼咧嘴一笑,揮手就將人頭扔給了大氈帽。

    下意識的接住了人頭后,大氈帽低頭一看,這顆人頭的眼睛猶自睜著,那雙渙散無神的眸子正好是盯著他。

    跟人頭四目相對,大氈帽心中的恐懼達到了極點。連驚呼都沒有,直接就是兩眼一黑,昏倒在了地上。

    “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像是中邪,也沒有死亡變成僵尸啊。”

    林陽看也沒看昏迷在樓梯間的大氈帽,只是盯著屠老鬼說道。

    屠老鬼的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他搞不明白林陽到底是在跟誰說話。

    “這小子是被嚇傻了嗎?看著不像啊。”

    就在他納悶的時候,一個聲音從林陽背上的旅行包里面傳了出來:“你就不懂了吧?這家伙,是被‘傀絲蛹’給寄身了!注意看他的眉心處,是不是有一個小塊的凸起?”

    伴隨著這句話,一只超萌的兔子,從旅行包里面鉆了出來,趴在林陽的肩頭,抬著毛茸茸的小爪子,遙指著一臉震驚的屠老鬼。

    林陽仔細一瞧,在屠老鬼的眉心處,還真是有著一小塊凸起。如果訛獸不提醒的話,他只會以為這個凸起是普通的包塊之類。

    訛獸的話匣子一旦打開就收不住,它滔滔不絕地說道:“傀絲蛹,是當年西域諸國中的龜茲國培養出來的一種奇蟲。這種蟲子在寄身到了人的體內后,會分泌出一種特殊的物質,能夠麻痹人的神經,讓人的痛覺大幅度下降,同時還會讓人變得力大無窮、行走迅捷如風……”

    屠老鬼的臉色驟變,作為當事人的他,很清楚訛獸說的種種變化都是真的。只是他不明白,什么時候這兔子也能夠說話了?而且還懂得這么多?

    “這小子不一般。”屠老鬼在心里面嘀咕道。同時,他的手也悄悄地伸到了一旁的桌子下面摸索了起來。

    對于他的這些小動作,林陽和訛獸都看在眼里,卻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訛獸繼續向林陽進行科普:“當年,在發現了傀絲蛹的神奇之處后,龜茲國開始大量培養繁殖這種奇蟲。用它們寄身到士兵的身上,以增強士兵的戰斗力。憑借著這些力大無窮、沒有痛覺悍不畏死的士兵,龜茲國在西域諸國中打出了名頭,一舉成為西域大國,甚至想要跟當時地球上的超級大國漢朝扳手腕……但是后來,龜茲國的人發現,傀絲蛹雖然能夠提升士兵的戰斗力。但同時,也有著很大的副作用。一方面,被傀絲蛹給寄身了的人,會變得暴躁易怒,極具攻擊性。而另外一方面,這些人會喜歡上吃生肉、喝鮮血。最開始的時候,動物的血肉就能夠滿足他們。但是到了后面,卻衍變成了非人類的血肉不吃!于是,龜茲國開始四處縱兵抓人,以滿足這些士兵的口腹之欲。一時間,腥風四起,也惹得西域諸國怨聲載道。”

    林陽點了點頭。

    他現在明白了,屠老鬼啃吃人頭,多半就是受到了傀絲蛹的影響。

    訛獸的話還沒有講完,它又繼續說道:“再后來,月氏、烏孫、康居等等一干西域諸國上表漢朝愿意歸附,并請漢朝幫忙破滅龜茲。于是,一代名將班超受命前往西域,統領西域諸國聯軍,征討龜茲國。經過數年的征戰,班超將龜茲國所有寄身了傀絲蛹的士兵全部斬殺,并將所有的傀絲蛹都給搜了出來,用烈火焚燒!從此,傀絲蛹便從這個世界上徹底的消失了……”

    “徹底消失了?那他身上的傀絲蛹又是怎么回事?”林陽皺眉質問道。

    “這我怎么知道!”訛獸一翻白眼,哼哼著說道:“也許當年龜茲國的貴族冒死藏了些傀絲蛹沒有被發現也說不一定啊。這事兒,要怪也只能怪班超,怪不到我的頭上來吧。”

    林陽一想,訛獸說的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屠老鬼既然是個土夫子,而渠莎地區又處在當年的西域。說不定,他就是在什么地方盜掘古墓的時候,惹上了藏在古墓里面的傀絲蛹。

    等等……古墓?

    林陽眉頭一挑,突然想起了在渠莎地區新近發現的那個古墓。

    屠老鬼該不會是在這個古墓里面,招惹上傀絲蛹的吧?要真是那樣,奚夢瑤和龐三省他們可就危險了啊。

    “你在什么地方惹上的傀絲蛹?”林陽急忙問道。

    自從見到了會說話的兔子后,屠老鬼就將林陽劃入到了極度危險的行列中去。在他看來,林陽肩上的兔子既然對傀絲蛹如此了解,那么這一人一兔多半就是沖著傀絲蛹來的了。

    在剛剛被傀絲蛹給寄身后,他曾經恐懼過,驚慌過。但很快,他就體會到了傀絲蛹帶給他的種種好處。現在,他感覺自己已經離不開傀絲蛹了。因此,在聽到了林陽的問題后,他立刻獰笑著說道:“想知道?先問問我這把槍答不答應你吧!”

    伸到了桌子底下的手一揚,竟是掏出了一把手槍。

    屠老鬼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砰砰砰’沖著林陽連開數槍。

    “死吧!死吧!死吧!”屠老鬼歇斯底里的咆哮道。

    在他看來,林陽必死無疑。因為他的這把槍,是特殊改造過的,威力驚人,更何況又是在這么近的距離上開槍,林陽不被打成篩子才怪!

    然而,事實卻大大的出乎了他預料。

    子彈在射到了林陽身前后,竟是一下子停住了。仿佛有什么無形的東西,將它們給纏住了一般。

    這一幕,就像是看電影的時候摁下了暫停鍵,詭異到了極點。

    “怎……怎么可能?”

    就在屠老鬼震驚的時候,林陽右手一揮,將他射來的這幾顆子彈全都給抓到了手里。

    “修者!你是修者!”作為盜墓賊,屠老鬼比普通人知道的事情要多一些。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修者存在,也知道修者的實力有多么恐怖。

    如果說在此之前,他還有信心跟林陽斗一斗的話,那么現在,他的信心已經蕩然無存。

    “跑!”

    屠老鬼立刻改變策略,將手中的槍用力砸向了林陽。同時轉身,朝著一旁的窗戶飛奔過去。

    轟!

    屠老鬼就這么撞破窗戶,從六樓一躍而下。

    (撒潑打滾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