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653章 石像斬尸頭

第653章 石像斬尸頭

    尤利多和林陽一前一后從古墓里面消失,剩下龐三省、奚夢瑤和幾個考古工作者面面相覷,不知道是該怎么辦才好。

    好一會兒過后,才有一個考古工作者小心翼翼的說道:“龐教授,要不,我們也跟著一塊兒走了吧?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多待一分鐘,就多了一分的危險啊。”

    他的提議剛一出口,就得到了其他考古工作者的一致響應:

    “是呀,是呀,我們還是趕緊走了吧!要是再從什么地方爬出一個僵尸或者冤魂來,我們的命就算再怎么硬也得掛在這里啊。”

    “這地方實在太恐怖了,我是一分鐘也不想多待啊!”

    “走吧,走吧,我們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

    然而,跟這些情緒激動的考古工作者們不同,龐三省已經從驚恐中清醒了過來。這會兒的他,表現相當冷靜。

    “走?”龐三省冷哼了一聲道:“怎么走?朝哪兒走?”

    嚷嚷著要走的幾個考古工作者愕然一愣,不解他為什么會問出這種簡單的問題。

    “當然是朝古墓外面走了……”

    龐三省眉頭一挑:“那么你告訴我,要怎么走才能夠走出這座古墓?來的時候你們可是親眼見到的,這座古墓中機關處處、危機四伏。誰能夠保證,咱們出去的時候,就不會撞見機關或者怪蟲怪樹之類的東西?要是再度遇見了這些東西,你們覺得自己還能夠躲得過第二次、第三次嗎?”

    “這……”嚷嚷著要走的這幾個考古工作者被問住了。他們可沒有信心能夠從那些古怪的蟲子、蔓藤以及能夠自行活動的銅人襲擊下逃生。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

    短暫的沉默過后,這幾個考古工作者方才再度開口說道:“難道我們就什么都不做,在這里等死嗎?”

    “你想做些什么?你又能做些什么?”龐三省冷笑著說道。

    這幾個考古工作者又一次沒話說了。

    是呀,他們雖然考古經驗豐富,可那些經驗,根本就沒有辦法用在這座詭異離奇的古墓中。他們是真的不知道該做些什么,而且似乎也真的沒什么可做。

    掃了他們一眼后,龐三省語氣平淡而又堅定的說道:“我相信林小友,他一定會來救我們的。在他回來之前,我們所能夠做的,就是耐心等待!”

    奚夢瑤用力的點頭附和道:“龐老師說的沒錯!師父他一定會回來救我們的!從我認識師父的第一天起,他就沒有讓我失望過。以前沒有,現在也不會,將來更不可能!”

    幾個考古工作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們對林陽,可沒有龐三省和奚夢瑤這樣大的信心。但是現在,他們也的確沒有辦法憑借自己的力量走出這座古墓。所以,在猶豫了一會兒后,他們點點頭:“好吧,那就照龐教授和夢瑤你們說的,在主墓室里面等著林陽回來,希望他真的不會讓我們失望……”

    或許是不滿這幾個考古工作者對林陽的不信任,奚夢瑤瞪了他們一眼,認真的說道:“師父是絕對不會讓我們失望的!”

    就在龐三省、奚夢瑤他們期望著林陽能夠盡快過來救他們的時候,林陽正追著尤利多在蜿蜒曲折的密道中飛快的爬行著——這條密道的寬度、高度有限,讓人根本就站不起來,只能爬行。

    尤利多因為受了傷,爬行的速度相比林陽要慢了許多。要不是借助密道里面的一些機關延緩了林陽爬行的速度,只怕他早就已經被追上了。可即便是有機關相助,他和林陽的距離也在不斷地縮短。

    眼看著林陽就快要追上尤利多了,這個時候,密道的前方突然沒有路了。不過,尤利多并沒有驚慌,嘴角甚至還流露出了一抹笑意來:“哈哈,我就要離開這個該死的地下世界,重見天日了!”

    他抬起干枯的右手,在密道右側的墻壁上面畫出了幾個奇怪的符文圖案。一陣沉悶的‘隆隆’聲突然從前方傳來。密道盡頭的青石墻壁,竟然是飛快的降了下去。

    一束陽光隨之投射到了密道里面來,照在了尤利多干枯的、沒有一點兒水分的肌膚上面,讓他看上去越發的恐怖嚇人。

    這條密道的盡頭,就在古墓發掘現場的邊緣。青石板落下時發出的聲響,驚動了現場發掘古墓的工作人員,同樣也驚動了四周圍觀的人們。甚至就連對面山頭上面密切關注著古墓發掘進展的那幾個老外,也被嚇了一大跳。

    圍在警戒線外面看熱鬧的人們,立刻來了興致,好奇的猜測了起來:

    “發生了什么事?地面怎么突然塌陷了?”

    “難不成是傳說中的機關被觸動激發了?我的個乖乖呀,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

    “哎哎哎,你們快聽,好像有人在底下說話,是之前進入古墓的那幾個考古工作者嗎?”

    對面山頭上面的那幾個老外,也在納悶的猜測著:

    “怎么回事?為什么會突然塌陷出一個大坑來?難道之前進入古墓的那幾個考古工作者用了炸藥之類的東西在暴力破壞這座藏滿了珍寶的古墓嗎?真是太該死了!”

    “不對!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坑!你們仔細看,那是一條密道!應該是有人在古墓里面觸動了打開這條密道的機關……該死的,那是什么?什么東西從密道里面躥出來了?”

    “我的上帝呀!僵尸!那是僵尸!”

    這群老外的震驚,來源于從密道中脫身出來的尤利多。他那全身干枯到沒有一點兒水分的模樣,簡直就跟傳說中的厲鬼惡魔一模一樣,不僅嚇到了遠在對面山頭上的那幾個老外,同樣也將圍在警戒線外看熱鬧的人們給嚇了個屁滾尿流。

    “鬼啊!”

    “詐尸了!古墓里面的千年老尸跑出來吃人了啊!”

    “媽媽呀,救命啊,這真是太恐怖了!”

    這些人再也沒有了看熱鬧的心情,驚慌失措、連滾帶爬的想要逃離這里。

    “這是什么鬼東西?”負責現場警戒的警察們,也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給嚇到了。不過他們畢竟是警察,膽量和反應都要比普通人更快一些。短暫的驚訝過后,一個警察拔出了配槍,朝著沖出了密道,正瞇著眼睛享受久違陽光照射的尤利多連開數槍。

    ‘砰砰砰’的槍聲,不僅暫時壓過了眾人的尖叫聲,同樣也讓尤利多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這個警察的身上。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本王行兇!好,今日本王就拿你來血祭,以助我恢復肉身!”尤利多發出一聲怒吼,身形一展,如狩獵的蒼鷹一般撲向了這位警察。

    “啊——”警察被來勢洶洶的尤利多給嚇壞了,不停扣動著扳機,短短一秒鐘的時間里,就將彈夾里面的子彈全都給打光了。然而,這些子彈在射中了尤利多后,竟是連他那干癟的皮膚都無法射破,全都給彈落在了地上。

    “完了。”

    看著近在咫尺,張大了嘴巴就要朝自己脖子上咬下來的尤利多,警察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轟!”

    就在警察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的時候,一道猛烈地撞擊聲突然在他面前爆發。還沒等他睜開眼睛看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就感覺自己的身體被人給拽著向后甩了出去。

    “什么情況?我沒有被這只怪物給吃掉?”受驚過度的警察睜開了眼睛,看到一個帥氣小伙持著長劍攔下了尤利多。

    這個帥氣小伙不是別人,正是聞訊趕來援助的展昭。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要跟我作對?”尤利多憤怒的瞪視著展昭。他現在真的感覺很窩火,要是他的實力沒有受損,不管是林陽還是展昭,又或者是秦良玉、王保保,都不可能奈何得了他。但這會兒,他卻是有了一種虎落平陽被犬欺的感覺。

    展昭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提著巨闕劍向他發起了進攻。與此同時,林陽和秦良玉、王保保也從密道里面追了出來,呈合圍之勢,就要加入戰團。

    “跑!”

    尤利多再一次選擇了腳底抹油。

    他趕在林陽和三大魂使的包圍圈尚未成型之際,縱身高高躍起,幾個跳躍過后,就跟林陽他們拉開了距離。

    眼看著尤利多就要沖出古墓發掘現場,一尊之前被考古工作者給挖掘出來,放在旁邊尚未來得及清理研究的石像,突然動了起來。

    只見它雙瞳中閃出兩團熊熊燃燒的魂火,緊接著整個人縱身一躍,正好是攔在了尤利多逃跑的路線上。手中那柄銹跡斑駁的銅劍一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斬下了尤利多的腦袋。

    跟林陽他們糾纏了許久的尤利多,竟然是被這尊石像給斬下了腦袋。這里面,縱然是有林陽傷了尤利多在先,以及尤利多大意的原因在里面,但石像爆發出來的實力,同樣也是不容小覷的!

    “班超?該死的!你活著的時候處處跟我作對就算了,怎么死了后還要將自己的精魄寄存在石像里面斬我頭顱?”尤利多的腦袋在落到了地面上后,猶自在怒吼著。

    班超?

    這具放在陵墓外面守靈的石像,竟然有班超的精魄寄存在里面?難怪它是這樣的厲害!

    (月中了,跪求月票支持!!!)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