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715章 拿生命開玩笑?

第715章 拿生命開玩笑?

    “哎呀,快看,有人要跳樓了!”

    宿舍樓下的隔離帶外,圍聚著不少跑來看熱鬧的學生。

    他們并不知道宿舍樓里面發生了什么事,只以為就跟校方說的那樣是爆發了疫情。

    在學生們看來,只要離著足夠遠的范圍,疫情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波及到他們身上。再加上這半夜三更的,被吵醒后也睡不著。閑著也是閑著,他們便跑到了這里來看熱鬧。沒想到,竟是看到了這樣驚險的一幕。

    “這位女生一定是感染了疫情,覺得受不了,所以才想著要輕生的。”有分析帝給出了自己的猜測。

    “跳樓了,跳樓了,趕緊去救人啊!”有人著急的叫道。不過他的話剛一出口,就被旁人給打斷了:“這棟宿舍樓可是疫情爆發的隔離區,誰敢進去啊?不要命了嗎?”

    “難道就這么眼睜睜的看著她跳樓?”先前那人在一愣后說道。

    周圍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光和表情都在退縮,愣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我去救人。

    這也不能怪他們,畢竟感染了鬼瘟后的樣子實在太可怕,他們也是普通人,也會害怕畏懼。在此時此刻,選擇退縮,倒也無可厚非。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存著‘舍己為人’這樣的念頭。

    “快看,有人去救下了跳樓的女生!”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歡喜的叫了起來。這反應,恐怕不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的激動少。

    眾人齊齊抬頭,正好是瞧見一個男生大步流星的沖上前,抓住了企圖翻過欄桿跳樓自殺的女生,將她給拉回到了走廊上面。

    這個人,正是林陽!

    人群中頓時響起了一片掌聲,還有不少人的叫好:“哥們,干得好!”

    也有人的心中充滿了疑問:“這人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這不是女生宿舍樓嗎?為什么會有一個男人出現?還有,這棟宿舍樓里其他的人全都感染了恐怖疫情,全身腐爛潰破,為什么就獨獨只有這人沒事?難道他身上有某種可以防御瘟疫的藥物?還是他體質比較特殊?”

    “啊……我想起來了,他是先前闖入宿舍樓的那個男生!”方才曾經勸阻過林陽的老師,也在這一刻認出了他來。

    當宿舍樓下的人們在為林陽救下了欲輕生的蘭菲而歡呼時,林陽則在質問蘭菲:“你這是在做什么?或者不好嗎?為什么要尋死?”

    “讓我死……嗚嗚,讓我死……”蘭菲哭泣著說道:“我變成了怪物,我殺了人,我不僅雙手沾滿了血腥,就連嘴巴和胃里面同樣也沾滿了血腥……”說到這里,她不由自主回想起了自己先前吃人的那一幕幕畫面,忍不住又趴在地上嘔吐了起來。只不過,她胃里面的東西早已經被吐盡。這會兒嘔了半天,也只吐出了一些水來,連膽汁和胃液都沒有。

    “那些事情,并不是你做的,你也是受害者……”林陽輕生安慰道。

    見蘭菲的反應,他就知道自己的安慰沒有起到太大效果。搖了搖頭后,他悄悄地釋放了一道寧神符,將其拍在了蘭菲的身上,同時用一種帶著奇特旋律的聲音說道:“之前發生的那些事情,不過是一場噩夢而已。等到你睡醒過后,就會將這些事情全部忘記的……”

    在寧神符和催眠術的雙重作用下,沒兩分鐘的時間,蘭菲便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她的記憶,將在睡夢中漸漸變化。等到她重新睜開眼睛時,這段恐怖的經歷,她將徹底遺忘。

    搞定了蘭菲后,林陽轉過身來,準備開始救治這些感染了鬼瘟的人。

    與此同時,奚夢瑤以及陳詩文、陸熙影等人,正在其它的宿舍樓中清掃附身害人的厲鬼。

    陳詩文、陸熙影等魂使,因為不擅長帶兵打仗,所以都留在了林陽的身邊。他們的實力,都在鬼王級別。要對付鰲拜、張弘范等老鬼或許還差些火候,但是清掃這些在西蜀音樂學院里面作亂的厲鬼,卻沒有太大問題。

    有這些人在清剿厲鬼,林陽也就能夠靜下心來,為這些感染了鬼瘟的學生進行診治。因為爆發疫情的幾棟宿舍樓,并沒有在一起。所以林陽在為這棟宿舍樓里的學生診治完畢后,還得趕往其它宿舍樓。就時間上來講,比較急迫。因此,他也就沒有再浪費時間,一邊對患病的學生進行檢查,一邊在心里面思索著治療的方法:

    “按照《雜癥總論》一書中,對于鬼瘟的說法。想要治療這種病的關鍵,就在于驅除侵入人體內的尸毒。如果不能夠做到這一點,最多兩三天的功夫,感染了鬼瘟的人,全身上下的肌膚和內臟就會徹底潰爛,僅剩下一具骷髏架子!要驅除尸毒,針灸的方法是最徹底的。但是現在,感染了鬼瘟的學生,光是這一棟宿舍樓里面,就有數百人之多!要是用針灸術,一個一個的給他們扎針,真不知道要扎到什么時候才算完!說不定,排在后面的人,還沒等我給他們扎針,就已經被活活痛死了……”

    在沒有足夠多的擅長針灸術的醫生的情況下,用針灸來治療鬼瘟,顯然是行不通的。那么,就只有考慮另外一種方法了。

    “既然針灸不行,那就用藥物來進行治療吧。我記得,在《雜癥總論》中,曾經記載過兩個可以用來治療鬼瘟的方子。而據我現在檢查獲得的治療來看,這兩道方子中的藥物,只要略作修改,就能夠發揮出治療鬼瘟的作用來!雖然藥物的見效比較慢,不能夠一下子讓患者痊愈,但卻能夠在短時間內極大緩解患者的痛苦癥狀,從而減少死亡率。如果能夠堅持上一兩個療程,鬼瘟同樣也能痊愈……”

    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林陽立刻就動手,從玉山里面取出了兩道方子所需的各種材料,以及熬藥、制藥所需的砂鍋等器物來。

    聚在宿舍樓外的學生和老師們,并沒有看見林陽拿出來的這些東西。但是那些躺在走廊上面的患病學生們,卻清楚的看到,林陽從虛空中拿出了一堆又一堆的東西來……

    這是什么情況?變魔術嗎?

    患病學生們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因為太過驚訝,他們甚至連身上的劇痛都給遺忘了。

    隨著林陽拿出的東西越來越多,在走廊上面堆起來了后,這些患病學生們也不再相信這是變魔術了。他們望向林陽的目光中,不由的多出了一分敬畏和困惑。

    此時此刻,他們都知道,林陽不是普通人了。

    當然,也有那種缺心眼兒的人,在腦洞大開的想著:“這家伙,該不會是小叮當吧?可小叮當,不應該是一個藍色的胖貍貓嗎,怎么變成人樣了?”

    林陽可沒功夫理會這些人心里面在想些什么,他將菖蒲、陳艾以及白花蛇舌草等中草藥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到一起,然后抬起右手輕輕打了個響指。

    轟。

    一團赤紅色的火苗憑空出現,點燃了堆放在他面前的這一堆中草藥。

    縷縷青煙,從燃燒著的草藥堆里涌了出來,朝著四面八方彌漫擴散。

    藥煙到處,熏人的腥臭味頓時減弱了好幾份,只剩下了這沁人心脾的藥香。

    宿舍樓里,不管是躺在房間里還是走廊中的患病學生們,在聞到了這股藥香后,都感覺精神一振。全身襲來的陣陣痛楚,也在這一刻大幅度減輕。不僅如此,當白色的藥煙拂過身體時,肌膚腐爛的速度竟然也隨之減慢了一些……雖然沒能夠徹底止住肌膚的腐爛,但這樣的變化,卻是讓這些本來都已經絕望了的患病學生們,重新燃起了生存的希望來。

    “有人來救我們了,太好了,有人來救我們了……”不少的患病學生,都在這一刻流出了喜極而泣的淚水。

    與此同時,在點燃了中草藥堆后,林陽也沒有閑著,而是開始用砂鍋煎熬起了湯藥來。

    藥煙的作用,在于驅散空氣中彌漫著的尸毒,同時緩解疼痛并遏制肌膚表面的腐爛速度。但是對于內臟器官的潰爛,卻沒有太好的效果。想要治療侵入體內的鬼瘟,還是得靠湯藥才行。

    也就是在林陽忙著煎熬湯藥的時候,一輛輛急救車呼嘯而至,駛入西蜀音樂學院,停在了這幾棟爆發疫情的宿舍樓前。

    一個又一個穿著防護衣的醫護人員,從急救車上面跳了下來,準備進入爆發疫情的宿舍樓。而負責帶隊的幾位錦官城內傳染病學方面的權威專家,則是在向隔離區外負責維護秩序的老師們了解情況。

    “這疫情是什么時候爆發的?怎么爆發的?”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專家詢問道。

    最先趕來這里的老師,回答道:“半個小時前爆發的,至于怎么爆發的我們也不清楚,總之是聽見有人慘叫,結果過來一看,發現這幾棟宿舍樓里的學生們都全身潰爛的躺在了地上,空氣中更彌漫著一股刺鼻的腥臭味。于是我們就判斷,這里是不是爆發了疫情……”

    “腥臭味?”另外一位中年專家吸了吸鼻子,困惑地說道:“有腥臭味嗎?我怎么沒有聞到?反而這味道,有點兒像中草藥的氣味……”

    老師急忙回答道:“啊,是這樣的,剛剛有一個人闖進了宿舍樓。這中草藥的氣味,怕是他搗鼓出來的。”

    “什么?有人闖進了宿舍樓?還拿中草藥給這些患者進行治療?這不是在拿人命開玩笑嗎?不行,要阻止他!必須要立刻阻止他!”幾個專家的臉色驟然一變,也顧不上再向老師們了解情況,領著手底下的醫務人員就朝宿舍樓里沖。

    (求月票,推薦票和打賞!!歡迎加入小五的讀者群:168330720,也歡迎關注小五的新浪微薄:網絡作家五志;以及騰訊微薄:五志)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