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721章 全國關注!

第721章 全國關注!

    “道歉?”

    陳良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取藥沒有被林陽阻止,反倒是被一同前來的伙伴給阻止了。

    看著抓住了他手的黃博,陳良臉上閃過一抹難以置信和尷尬。他真的很想要問問黃博,到底是跟誰一伙的?咱們可是同一家醫院的同事,你不幫我也就罷了,居然還幫著外人說話?

    這里人多,還有記者在,陳良最終還是沒有將這番話問出口,只是哼了一聲道:“人家林……小林都沒有說什么,你又亂嚷嚷個啥?再說了,這藥又不是你熬的,你有什么資格不準我喝?”

    雖然別人都管林陽叫老師,可陳良卻怎么也沒法將這兩個字叫出來。最終,他選擇管林陽叫小林。卻不知道,自己這樣的稱呼,更讓李老、黃博等一干醫學專家不滿。甚至就連那幾個記者,也覺得陳良是要品德沒品德、要涵養沒涵養。

    黃博看向陳良的目光中充滿了鄙夷:“林老師沒有阻止你取藥,那是因為林老師度量大,不愿意讓你因為感染了鬼瘟而丟掉性命。但是陳良,做人可不能夠太無恥。你剛才是怎么對待林老師的,咱們大家可都瞧在了眼里。林老師雖然沒有怪罪你,但你自己不能夠不知錯!想喝藥?沒問題。只要你向林老師賠禮道歉,我就讓你喝這藥!否則,你就等著鬼瘟發作吧!”

    陳良見黃博這邊說不通,干脆是向一旁的幾個記者求救:“記者朋友,你們來替我評評理,這家伙是不是有些太過分了?他這樣做,根本就是在威脅恐嚇我嘛!”

    然而,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幾個記者非但沒有站在他這邊,反而還七嘴八舌的說道:

    “威脅恐嚇?我覺得黃教授說的這些話很合理,哪有什么威脅恐嚇的成分?”

    “就是說啊!你之前處處針對林老師,還將人家煎熬好用來救人性命的藥罐給踢翻了,導致湯藥灑了一地……于情于理,你都應該向林老師賠禮道歉的!”

    “人家林老師心善,你就想要得寸進尺?天底下哪有這么便宜的事情!道歉!必須得道歉!不然的話,我們一定會在新聞報道中,給你重重寫上一筆的!”

    聽到這些話,陳良臉色慘白。

    他雖然很期待記者在新聞報道中,能夠著重提起他的名字。但那是出現在正面形象里,可現在這些記者口中所說的‘重重寫上一筆’,卻是要將他寫成負面角色。一旦真是如此,那他的名聲可就全毀了。到時候,別說是競爭什么科室主任、醫務科科長,自己還會不會有醫院要,都是個問題。

    就在陳良惶恐不安的時候,其他的醫學專家們,也紛紛站了出來指責他,要求他立刻向林陽賠禮道歉。

    面對著群情激奮的眾人,陳良也只能選擇妥協,他在心里面自我安慰道:“好漢不吃眼前虧,不就是賠禮道歉嗎?又不會少二兩肉。等以后有了機會,再來這筆報仇,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

    他卻是不知道,自己跟林陽之間的差距,一個在天一個在地,別說是十年了……就算是百年、千年,他也不可能有報仇的機會。

    為了能夠喝到藥,為了能夠保住性命,陳良深吸了一口氣,從牙縫里面擠出了三個字來:“對不起!”然后一扭頭,沖黃博說:“行了吧?我都道歉了,能讓我喝藥了吧?”

    然而,黃博卻沒有讓他如愿:“你這也算是道歉?你見誰道歉是一臉猙獰,還咬牙切齒的?要是沒聽見你說的那三個字,光看你的表情,還以為你是在咒罵別人呢!既然是道歉,那就要拿出你的誠意來。否則,怎么取得別人原諒?”

    “姓黃的,你可不要太過分!”陳良有些惱了。

    “過分?你也好意思說別人過分?”黃博冷笑連連。

    陳良還想要爭辯兩句,突然感覺自己身上傳來了一陣奇癢。他也沒有太在意,只是下意識的伸手去撓了撓。

    別人看見這一幕,或許不會太當回事。但林陽卻知道,陳良為什么會癢:“感覺到癢了?這說明潛伏在你體內的鬼瘟已經按捺不住,很快就要發作了!”

    “啊?”

    陳良被嚇的渾身一顫。

    他可是親眼目睹了鬼瘟發作后,患者的恐怖模樣。如果自己也變成那種全身潰爛的樣子,那可就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你……你是在嚇唬我吧?”陳良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在不住的顫抖。

    林陽聳了聳肩,一臉平靜地說道:“如果你認為我是在嚇唬你的話,那就當我是在嚇唬你吧。”

    “這……”陳良很想要說你就是在騙我,但又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賭。最后,在生存和面子這兩個選擇中,他選擇了前者。‘撲通’一聲,就跪倒在了林陽的面前,痛哭流涕的說道:“林老師,對不起,我錯了,我之前不該質疑你,更不該詆毀你、污蔑你。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為難我了,給我一條生路吧!”

    陳良前后截然不同的表現,讓所有人都愣住了。

    “讓他喝藥吧。”林陽搖了搖頭,對于這種小人,他是真的瞧不上眼。這一次,要不是需要陳良出力救人,他真是懶得理會這種小人的死活。

    黃博冷哼了一聲,松開了抓著他的手,并在一旁的墻上蹭了蹭,似乎嫌棄他的手臟。

    陳良這會兒可顧不上別人有沒有侮辱自己了,急忙從藥罐里面倒出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也不管燙不燙,趕緊是一口喝干。

    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呢,還是湯藥的功效真有那么神奇。這一碗滾燙的湯藥下了肚后,陳良頓時感覺全身上下的那種瘙癢感消減了許多。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他心頭也涌起了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覺來。

    在所有人都喝完了藥后,李老拍了拍手,吩咐道:“好了,大伙兒藥也喝了,就按照之前林老師制定的方案忙起來吧。”

    眾人齊聲應好,有負責調集藥材的,有忙著熬藥喂藥的,也有挨個給發病患者清洗腐爛創口進行敷藥包扎的……一時間,所有的醫生和護士,包括林陽在內,全都忙碌了起來。那些記者們,雖然不懂醫療技術,卻用手中的照相機、攝像機,將發生在這里的一幕幕記錄了下來。

    和忙碌中的人們不同,陳良卻是打算腳底抹油開溜。

    反正他已經喝過湯藥了,也不怕鬼瘟在自己身上發作。同時,他當初跟著一塊兒來疫區,目地就是想要在記者面前露個臉。可是現在,他在記者們的心中已經變成了小人。再繼續留在這里,也于事無補,還不如趕緊撤……至少,也能讓自己安全一點。

    然而,他剛剛舉辦,就被林陽給發現了。

    林陽也沒有上前阻止,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我勸你最好別走,你以為,只喝了一次藥,就能夠安全無事了嗎?這治病,都是有一個療程的。你現在走了的話,沒有喝到后面的藥,最多到天亮時分,潛伏在體內的鬼瘟,就又會發作。”

    陳良不敢走了。

    雖然他有些懷疑,林陽只是在危言聳聽嚇唬他,但這個時候,他卻是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去做賭博。

    小人都是怕死的,陳良也不例外。

    林陽在這個時候又說道:“去幫忙給患者清洗、包扎傷口,只要你努力干活,沒有偷懶的跡象,后面整整一個療程的藥,我都會給你喝的。”

    猶豫了一下后,陳良最終還是按照林陽的吩咐,怪怪的去給患者清洗、包扎傷口了。旁邊的李老在看到了這一幕后,先是一愣,隨后笑著沖林陽豎起了大拇指:“厲害!”

    可不是厲害嗎?

    狠狠的打了陳良臉,還讓陳良不敢生氣發火,只能是乖乖的聽從林陽吩咐……這樣的事兒,干的是相當漂亮。用‘厲害’來形容林陽,決不為過。

    林陽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只是埋頭為發病的患者診治。

    時間在忙碌中,飛快的流逝……

    隨著又有兩個地方爆發了鬼瘟后,市政府的官員們終于認識到了疫情的嚴重性。全城隔離的指令,也隨之下達。同時,林陽制定的治療方案,開始在全城推廣。所有發病的、沒發病的人,都開始服用起了林陽無償貢獻出來的湯藥。

    忙碌的不僅是錦官城。

    突發嚴重疫情的消息在第一時間就上報到了中央,引起了高度重視。衛生部門調撥的醫療物質,在第一時間就從全國各地送往了錦官城。同時從全國范圍內抽調的傳染病學專家們,也紛紛連夜啟程,趕往錦官城。當然也少不了那些聞訊趕來的各地記者以及志愿者們……

    雖然還處在深夜,可是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卻是引起了全國的關注!

    隨著時間的推移,懸掛在天空中的那輪血月,似乎也開始漸漸退色,不再像之前那樣腥紅似血,令人毛骨悚然,開始有了幾分正常月亮的感覺……

    (跪求月票,推薦票和打賞!!歡迎加入小五的讀者群:168330720,也歡迎關注小五的新浪微薄:網絡作家五志;以及騰訊微薄:五志)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