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777章 用你的腦袋來祭旗

第777章 用你的腦袋來祭旗

    這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將所有人都給鎮住了。

    原本還在后悔自己怎么沒有跑快點,害怕搶不到好寶貝的人們,全都在這一刻止步不前了。看著癱軟在秦始皇九龍鑾駕上面的那幾個人,他們感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將要遇到的下場。一個個,全都忍不住是開始瑟瑟戰抖了起來。

    沒有人說話,偌大的陵寢中寂靜無聲。氣氛沉重的,讓人連呼吸都變的不暢了起來。

    半晌過后,總算是有人反應了過來,用帶著哭腔的聲音,尖叫著:“鬼……不,不對,這不是鬼,這是僵尸!兩千多年的老僵尸!之前那幾個人的精血,就是被這個老僵尸給喜感了的!不要,我可不要跟他們一樣。我要離開這里,要離開這里啊……”

    這人轉身想要逃跑,可他的膽子已經被嚇破,雙腳不住的顫抖著,根本就使不出勁邁不出道。

    而他的這聲驚呼,也將其他被嚇傻了的人給驚醒。只不過,這些人跟他一樣,都被嚇軟了,縱然心里面是想要逃跑,可腳上根本就使不出力量來。

    這些人不禁是陷入了絕望,嚎啕大哭了起來:

    “難道我要死在這里了嗎?嗚嗚嗚……不要啊!救命啊!”

    “我不要死在僵尸的手里,我不要變成皮包骨的恐怖模樣……”

    “早知道這座陵寢里面有僵尸,我就不該來這里……上帝呀、佛主啊,不管是哪路神仙,求求你們顯顯靈,救我出去吧。”

    事情到了這一步,他們方才知道后悔,已經為時過晚。

    “哪里來的蟊賊?擅自闖入我的寢宮也就罷了,還敢在這里哭嚎喧嘩,擾了朕的美夢!”

    一道如驚雷般震耳欲聾的咆哮,在這個時候炸響,將整座陵寢,都給震的晃動了起來。無數的灰塵、泥土從天花板和四周的墻壁上面掉落下來。噼里啪啦,如同是下了一場驟雨。

    這道咆哮聲,正是從坐在九龍鑾駕上面小憩的秦始皇口中發出來的。

    眾人頓時又是一驚:

    “秦始皇……秦始皇他活了!”

    “什么活了,他是僵尸,千年老僵尸!完了完了,我們全都要變成僵尸的口糧了。可憐我還年輕,連女人的手都還沒有碰過,就要死在這個地方,死在一個千年老僵尸的爪牙下,真是不甘心啊!”

    “不行,我可不要死在這里。我要逃出去,逃出這個該死的鬼地方!”一個人哭喊著,也不知道是從哪里獲得了力量,竟然能夠重新邁動雙腳,連滾帶爬的朝著陵寢外面跑去。

    “朕的陵寢,豈是你們這些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哼,給朕留下來!”坐在九龍鑾駕上面的秦始皇,在看到了這一幕后,猛地站起身來,右手一揮,一束白芒立刻脫手而出,飛向了逃跑的那個人。

    這道白芒,正是秦始皇身上的尸毛!

    看來,秦始皇追求的長生不老,竟然是將自己變作僵尸!這樣的事情,倒是跟張獻忠、托雷王子等人做的事情一模一樣。

    就在尸毛飛出的那一刻,林陽也揮手扔出了一道符箓。

    雖然他對這群滿腦子只想著要發財,完全不聽他規勸的人也沒有什么好感。但是這些人,畢竟也是一條條生命。眼睜睜看著一個人被干掉,他是怎么也做不到的。

    你可以說林陽是婦人之仁,也可以說林陽傻。

    但這就是林陽。

    也是他要追尋的‘道’!

    ‘轟’

    符箓飛出之后,立刻變作了一條威武的雷龍,張牙舞爪撲向了尸毛。眨眼間,兩者便撞擊到了一起。爆發出炫目的火光以及震耳欲聾的炸響聲。

    “哪里來的術士,竟然敢壞朕的好事!”秦始皇盯著林陽,漆黑的眼眸中閃爍著懾人的光芒。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體中噴涌而出,壓在了林陽的身上,竟是重若千鈞!

    這,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帝王之威。

    ‘撲通’、‘撲通’

    一個又一個的人,因為扛不住秦始皇身上散發出來的威勢,被壓的跪倒在了地上。甚至還有不少人,是擺出了五體投地的姿勢來。然而,林陽雖然承受著最為強大、重若千鈞的威勢,但卻依舊傲立著,雙腳彎都沒有彎一下。

    “你這個小子,倒是有些骨氣和能耐嘛……”秦始皇微微一愣,目光中多了幾分欣賞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秦始皇的身邊。

    正是天命宗的宗主裘任。

    和秦始皇不同,裘任望向林陽的目光中,全是怨恨和怒火。他咬牙切齒的說道:“陛下,這個家伙就是林陽!你可不能招攬他,要殺了他才行啊!”

    秦始皇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緩緩轉身,瞇起眼睛盯著裘任,將他看的毛骨悚然不知所措,顫聲問道:“怎……怎么了?”

    “你是在命令朕嗎?”秦始皇的聲音冷到了極點。

    裘任被秦始皇身上散發出來的滔天氣勢給震懾住了,忙說道:“沒……沒有,我只是……”

    秦始皇根本就沒有聽他將話講完,右手猛地一下就將佩劍給拔了出來,刺入到了裘任的心窩之中。

    “你……你殺我?”裘任張大了嘴巴,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在躲過了龍陽君、李牧、廉頗等人的追殺后,竟然會死在秦始皇的手中。

    “朕最恨的,就是有人命令朕!當初,呂不韋這樣做過,朕殺了他。現在你這樣做,朕自然也要殺了你!”秦始皇冷冷的說道,抽回了佩劍,在裘任的衣服上面輕輕拭去了血跡。

    秦始皇當政的時候,殺人無數,國主、君王也有很多。像裘任這樣的一派之主,在他的眼里面,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殺了裘任后,秦始皇將目光重新投到了林陽身上,語氣平淡的說道:“小子,朕給你個機會。向朕效忠,跟著朕一起重建大秦帝國!如此,朕可以饒你不死!”

    林陽搖了搖頭:“抱歉,我沒興趣。”

    “沒興趣?”秦始皇先是一愣,隨后哈哈大笑了起來,仿佛是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為好笑的笑話一般。

    片刻之后,笑聲戛然而止,秦始皇的臉色瞬間轉暗,獰聲喝道:“那朕就用你的腦袋來祭旗!”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