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824章 收林沖,遇牛皋

第824章 收林沖,遇牛皋

    “沒想到,在這段時間里,你們居然是遇到了這么多的事情……”在聽完了魯智深以及武松等人的講述后,林沖一臉驚愕的說道。

    直到這一刻,他方才知道,林陽不僅是呂文起的徒弟,更是他林沖的救命恩人。要不是林陽,只怕他還得在地牢中受盡妙云寺這群妖僧們的折磨,不知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是個頭。

    林沖這會兒,已經吸收了不少靈氣。靈魂雖然還是一副虛弱的模樣,但是相比起之前那種隨時都有可能會消亡的狀態,好出了不止是一點半點。

    他不顧魯智深、武松等人的阻止,掙扎著站起身來,沖林陽深深一鞠躬,語氣誠懇的說道:“林公子,救命之恩沒齒難忘!林沖在這里,先對你說一聲謝謝了!”

    魯智深大手一擺,嚷嚷著說道:“嗨,哥哥,叫什么林公子呀?這稱呼,真的是太生分了!要我說呀,你干脆像我們一樣,投到主公麾下做一個魂使好了!如此,我們眾兄弟又能夠聚在一起喝酒吃肉了,豈不是快活的很?”

    “是呀,是呀。林沖哥哥,你就跟著我們一起,做主公的魂使吧!”武松也跟著附和道:“我家主公,絕對是一個重情義有擔當的人。做他的魂使,一點兒也不會辱沒了你的身份!最為關鍵的是,以我家主公的天賦,未來的成就絕對非比尋常。跟著他,咱們一個個的,說不定都能夠證道成仙!哪怕只是做一個鬼仙,也比當孤魂野鬼好啊!”

    不僅是他們兩,時遷和張順等人,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想要勸說林陽,答應做林陽的魂使。

    林沖沒有吭聲,只是低頭沉默著,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雖然林陽十分想要將林沖收作魂使,可他現在的這幅模樣,讓林陽實在是心里沒底。

    就在他猶豫著,要不要去請呂文起來幫忙做說客說服林沖的時候,林沖突然抬起頭,開口說道:“我這一干兄弟,都是心高氣傲之輩,能夠讓他們心甘情愿做說客,證明林公子你不僅是有著一顆慈悲的心,更有著非比尋常的天賦和未來……如果你不嫌棄的話,林沖愿意作你麾下一小卒,為你沖鋒陷陣!”話音未落,他直接就屈膝拜倒在了林陽面前。

    聽到這句話,林陽大喜過望,急忙上前一步,將林沖給攙扶了起來,笑的都快要合不攏嘴了:“林教頭肯作我的魂使,是我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又怎么可能會嫌棄呢?請起,快快請起。”

    這個結果,不僅是林陽期待的,同樣也是一干水滸英豪們樂意看到的。

    魯智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提醒道:“哥哥,既然都要做主公的魂使了,那你干嘛還林公子林公子的叫呢?應該要改口了啊!”

    “主公!”林沖正色一拜,就此改了口。

    林陽也沒有浪費時間,當即便用起了納魂術,將林沖收作了自己的魂使。因為林沖的魂魄,仍舊比較虛弱,所以林陽將他留在了玉山里,以便能夠吸收靈氣恢復自身的靈魂。

    離開玉山,回到了地牢中,呂文起第一時間湊了上來,笑呵呵的問道:“收下林沖作魂使了?”

    林陽點點頭,隨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師父,我這樣做,等于是搶走了你的魂使,你會不會因此而生氣啊?”

    呂文起啞然失笑,搖頭說道:“生氣?我高興都還來不及呢,又怎么可能會生氣?我們冥淵的規矩,本來就是師父在傳了徒弟衣缽后,會將魂使、法寶等等東西,一并傳給徒弟。以便這徒弟,能夠更好的繼承道統并將其發揚光大。我現在,是徹底的不行了。就算身上的傷勢徹底恢復,能夠重新修煉,也無法恢復到昔日的高度。既然如此,那我死拽著這些魂使還有什么用呢?不如都傳給了你,也好讓咱們冥淵,能夠在你的手中發揚光大。而且我也相信,不管是魯智深也好林沖也罷,甚至包括張飛等人在內……都只有在你的手中,才能夠成就一番事業。而我,只會拖累了他們。”

    “師父……”

    林陽沒有想到呂文起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急忙想要安慰。然而,他的話才剛起了個頭,就被呂文起給打斷了:“行了,別安慰我了。你師父我,好歹也是浮沉多年,一顆心早就已經錘煉的堅固如鐵了。這些事兒,是擊不倒我的。”

    仔細的看了看呂文起,在確定他沒有撒謊,是真的沒受什么影響、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后,林陽這才松了一口氣,但也沒有再繼續這個話題。

    “主公,我們剛才看了看,在這個地牢里面,除了林沖之外,還關押著十幾個鬼魂。每個,都是遭受了一定程度嚴刑拷打的。想來,這些鬼魂應該都是被妙云寺的妖僧們給擄來,企圖用酷刑折磨,讓他們屈服投降,答應做這些妖僧們的魂使……”秦良玉在這個時候走到了林陽身前,向他匯報了一下地牢里面的情況,然后問道:“對于這些鬼魂,我們應該怎么來處理呢?”

    想了想后,林陽回答道:“讓陳老去給他們看看,有傷的治傷。沒有傷的,就問問他們肯不肯留下。要是肯留下,就從中挑選幾個合適的,給夢瑤和玉堂、小伊她們作魂使。如果不肯留下,就讓他們走吧。”

    既然這些鬼魂,都是被妙云寺妖僧們給折磨過的,林陽也就不想再為難他們了。

    “是。”秦良玉應了一聲,就要按照林陽吩咐的去做。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一個牢籠前方,秦檜突然是臉色驟變,失聲驚呼了起來:“是你?你怎么會在這里?”

    秦檜此刻的反應,顯然是遇到了熟人。而且這個熟人,還很不一般。否則,以他喜怒不露于色的脾氣,是不可能做出這么大的反應來的。

    林陽的好奇心頓時被勾了起來,急忙是大步走向秦檜,詢問道:“怎么了?你在這里遇到什么人了?”

    “主公。”

    見到林陽走近,秦檜不敢怠慢,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然后才抬手一指牢籠中,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絡腮胡子的壯漢,向他介紹道:“這位,就是當年岳飛手下的一員悍將——牛皋牛伯遠!只是不知道,怎么會被妙云寺的和尚給抓到地牢里面來。而且看他這樣子,應該是在這座地牢里面關押了很長一段時間,不知是遭受了多少次的酷刑折磨……”

    “牛皋?這人居然是牛皋!”

    這一刻,不僅林陽在驚呼,就連一旁的禪心,也忍不住叫了起來。

    牛皋這個人,并不是他抓進到地牢里面來的。早在他成為妙云寺弟子的時候,牛皋就已經被關押在地牢中了。

    根據禪心的估計,牛皋被關押的時間,至少也有三四百年之久。只是,他一直不清楚牛皋的身份,只知道這個家伙,是歷代祖師都很看重的一個鬼魂。如果能夠將他收作魂使,修為、實力必定能夠增長很多。卻沒想到,這個被關押在妙云寺里三四百年之久的老鬼,居然會是南宋名將,跟著岳飛一起立下過赫赫功勞的牛皋!

    在《說岳全傳》一書中,牛皋是一員福將,屢屢充當先鋒都能夠立下戰功,甚至就連金兀術都被他給騎在胯下活活氣死,而他自己也因為太過得意大笑而亡……當然了,這一切都是小說家言,歷史上牛皋有沒有把金兀術騎在胯下不好說,但他絕對不會活活笑死的,而是和岳飛一樣,被秦檜給害死的。除此之外,牛皋也不像《說岳全傳》中描寫的那樣,是一個性格莽撞、全憑運氣好的福將。事實上,他不管是文韜武略都很強,比岳飛弱不了多少。否則,他也不可能成為岳家軍的副帥,和岳飛一起統領這支無敵軍旅!

    看到牛皋,林陽也激動了。

    這可是一個不比岳飛、韓世忠弱多少的名將,如果能夠將他招到麾下,成為自己的魂使。那么自己的實力,肯定能夠得到不少增長。最為關鍵的是,有牛皋在,以后找到岳飛岳武穆,林陽也就更有把握能夠將他收作魂使了。

    “碰!”

    林陽一腳踹開牢籠。

    牢籠上面的法陣,早就已經被秦良玉等人給停止了——在林陽忙著幫林沖恢復的時候,秦良玉等人就從禪心口中詢問出了關閉法陣的方法。

    大步走到了牛皋身前,林陽仔細的為其檢查了一番。

    呂文起也跟著進來了,一臉嚴肅地說道:“這個牛皋,好像不止是虛弱那么簡單。看他的樣子,怕是還有其它的隱疾!”

    “沒錯。”林陽這會兒,已經為牛皋檢查完畢了,神情凝重的說道:“牛皋的靈魂中,藏著有一絲暴戾的能量!正是這股暴戾的能量,在不停地摧殘著他的靈魂。如果我猜得沒錯,這應該是一種極其特殊的劇毒!”

    說到這里,他將目光投向了禪心,質問道:“你們給牛皋下的,到底是什么毒?”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