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855章 一起去拼命!一起魂飛魄散

第855章 一起去拼命!一起魂飛魄散

    絕不拋下自己的兄弟獨自逃生?!

    林陽的這句話一出口,立刻讓他麾下的魂使眼中,多出了一份狂熱和感動!

    大伙兒不是沒有見過其他魂修麾下魂使的情況。

    其他的魂修,在對待魂使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將魂使當做兄弟看待。更多的,是當成了奴隸,當成了一種工具!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遇到了危險,魂修便會毫不猶豫的舍棄麾下魂使,將他們頂出來當做擋箭牌,以便能夠為自己爭取到逃生的機會。

    然而,在林陽這里,情況卻是迥然不同的!

    林陽沒有將他麾下的魂使當成奴隸,當成工具,而是將他們視作了自己的手足兄弟!

    在危急時刻,林陽也沒有舍棄麾下的魂使,反而喊出了‘絕不拋下自己的兄弟獨自逃生’這樣一句話來!

    試問,聽見了這句話的魂使,又怎么能夠不感動呢?

    不過感動歸感動,他們卻不肯讓林陽真的這樣做。

    在抹了一把眼角涌出的晶瑩淚花后,吳三桂沉聲說道:“主公,有你這句話,兄弟們就算魂飛魄散也值得了!不過,你必須的走,必須的活著!只有活著,才能夠破掉這個該死的陣法,為我們三個報仇!”

    扔下這么一句話,他就要和耿精忠、尚可喜一起,發動決死沖鋒!

    林陽又一次擋在了他們三人面前:“我說過,我絕對不會拋下自己的兄弟獨自逃生!要生,我們一起生!要魂飛魄散,我們也一起魂飛魄散!”

    “主公……”吳三桂、耿精忠和尚可喜三人愕然一愣,隨后出言想要勸說。然而,他們的話剛一出口,就被林陽揮手給打斷了:“行了,你們不用再多說,我已經決定了!”緊接著,他轉過身來,沖道衍說道:“道衍大師,麻煩你領著其他人,護衛傷者退到陣法邊緣地帶去!我和吳三桂、耿精忠以及尚可喜,會為你們吸引住厲鬼的注意力,為你們創造出機會的!”

    道衍搖了搖頭,說道:“主公你都不撤退,我們撤退,又有什么意義呢?”

    “是呀。”魏延也點頭說道:“既然主公你不肯拋棄我們獨自逃生,我們又怎么可能拋棄你撤退呢?就像你剛才說的那樣,要生,我們一起生!要魂飛魄散,我們也一起魂飛魄散!”

    “我雖然受了一點兒傷,可是還沒有完全喪失戰斗力!要拼命的話,怎么也得算上我一份!再說了,你們一個個都魂飛魄散了,留下我一個人,也沒什么意思!還不如跟著你們一起,去魂飛魄散!”時遷咧著嘴,笑的很開心。

    仿佛他此刻作出的決定,并不是跟著林陽去赴死,而是去郊游。

    時遷的這句話,得到了以林沖、魯智深為首的水滸英豪們的一直響應。他們哈哈大笑著說道:“時遷兄弟說的沒錯,你們要是都魂飛魄散了,我們留在這個世界上,也沒什么意義了!主公,就讓我們跟你一起,去拼個魂飛魄散吧!”

    其他的魂使,無論是秦檜、魏忠賢,還是秦良玉、王保保,又或者是陳詩文、陸熙影,都在這一刻,異口同聲的說道:“沒錯!主公,就讓我們跟著你一起去拼命!一起去魂飛魄散!我們生在一起,就算魂飛魄散了,也要在一起!”

    “你們……”

    看著眼前這群毫不猶豫,紛紛表示要跟著自己一塊兒去拼命,一塊兒魂飛魄散的魂使,林陽的心中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林陽沒有猶豫。

    當前的局勢,也由不得他猶豫。

    既然大家都已經做出了決定,那么他要做的,就是順應民意。

    “好!既然大家都想要拼命、都想要魂飛魄散,那我就帶著你們去拼命、帶著你們去魂飛魄散!”林陽深吸了一口氣,高聲說道。

    “去拼命!去魂飛魄散!”

    他身邊,一群魂使也跟著高聲咆哮道。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是格外的狂熱和激動!

    “沖啊!”

    林陽握著止殺劍,率先沖了出去。

    “殺!”

    魏延、林沖、魯智深……

    一個又一個的魂使,緊隨在他身邊,向著厲鬼發起了決死沖鋒!

    前一刻,眾人都還是防御姿態。瞬間,就變防御為進攻。

    無論是林陽,還是他麾下的魂使,每一個人的狀態都如瘋似狂,不僅爆發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還將自己的潛力也給壓榨了出來!

    殺!殺!殺!殺!殺!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殺紅了眼,腦海中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管了,只知道拼命的沖殺!

    甚至,就連懸掛在數十步外的心臟赤陽也不管了,就是追著自己眼前的這些厲鬼沖殺!

    看見這一幕,白玉宮殿里面的曹逸,嘴角處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冷笑:“居然不撤退,而是發起了新一輪的進攻……這個林陽,還真是自尋死路呢!看來,就算我們的魂力來不及恢復,他也沒有機會傷到我們了。只是,可惜了他麾下那些厲害的魂使!”

    這個時候,一貫小心謹慎的孫雷,也沒有提出異議,而是點頭附和道:“林陽這小子,總算是要死了……曹兄,你也別覺得可惜。他麾下的這群魂使雖然厲害,但是對他過于忠心。咱們就算能夠俘獲住他們,估計也是沒辦法招降的。就跟你從呂文起手中搶過來的張三爺,是一個樣!”

    “嗯,你說的有道理。”曹逸點了點頭。

    短短幾分鐘過后,他臉上的輕松表情就又一次消失了,驚恐再度爬上了他的臉龐。甚至還有一滴滴的汗水,沿著他的臉頰滑落。

    他張大了嘴巴,呢喃的說道:“怎……怎么可能?林陽和他麾下的魂使,不都已經是強弩之末了嗎?為什么……為什么還能夠爆發出如此強大的攻擊力來?是哪里出了問題?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

    不僅是曹逸,孫雷在這一刻,也是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久久無法合上。翻來覆去念叨著的,都只有一句話:“怎么了……這到底是怎么了?”

    (求月票,求打賞,求推薦票,各種求!)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