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872章 真的垮堤了?!

第872章 真的垮堤了?!

    徐達派出的人,很快就查明了距離林陽最近一個村莊的地址。并在第一時間返回到了林陽身邊,領著他趕了過去。

    此刻已經是凌晨五點多快要六點了,但是因為瓢潑大雨的緣故,整個天地依舊是漆黑一片。看著就像是深夜時分,一點兒也沒有黎明即將到來的意思。

    當林陽冒著大雨,快步走進到了滇池岸邊的村莊時,這里也是一片漆黑,只有一兩家院子里面亮著燈火。顯然,這場突如其來的瓢潑大雨,打亂了當地人的作息,讓很多人誤以為離天亮尚早,都繼續窩在了溫暖的被窩里。

    林陽的到來,驚動了村子里面的狗。不過,沒有一只狗敢叫。所有的狗,哪怕是脾性最烈、最暴的,也在這個時候乖乖趴在了地上,哆嗦著不敢動、也不敢發出聲響。

    狗的第六感很強,它們往往能夠感覺到人感覺不到的東西。比如現在,這些狗就感覺到了林陽身邊這群鬼魂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凌厲氣勢,被直接嚇破了膽。

    “村長的家在哪?”

    林陽一邊在村莊中疾步穿行,一邊向帶路的鬼魂詢問道。

    “前面那個院子就是。”鬼魂抬手指了指前面一個跟四周農院沒什么區別的院子,回答道。

    林陽點點頭,隨即吩咐道:“你們在這里等著,人去的多了,怕產生誤會。西門君,你懂水利,你跟我一塊兒去找村長。”

    “好。”眾人齊聲應道,紛紛停下了腳步。

    雖然他們還不是林陽的魂使,但這么多次相處下來,他們也對林陽產生了感情。因此,對于林陽的吩咐或者說是命令,他們一點兒抗拒也沒有,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西門豹則是一溜小跑,緊緊跟在了林陽身邊。

    來到了村長家院子門外,林陽抬手在鐵門上面用力的叩擊了起來。

    ‘咚咚咚’的拍門聲,在這個漆黑的雨夜里,極具穿透性。院子里面還在熟睡中的人們,很快就被驚醒了。隨著電燈亮起,一陣詢問聲也從院子里面傳了出來:“誰呀?這么早,有什么事情?”

    “我們找村長,有要緊的事情。”林陽回答道。

    “要緊的事情?這樣一個大雨天,能有什么要緊的事情?”院子里面,年齡在五十多歲的村長馬勛,一邊穿衣服一邊嘟囔著:“唔……奇怪,往日里,只要有人靠近,大黃就會叫個不停。怎么今天人都到院門外敲門了,它卻一點兒反應也沒有?該不會是淋雨生病了吧?”

    緊接著,他又沖著臥室外面嚷嚷道:“馬玲,你起來了嗎?起來了趕緊替我開門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這么早跑來找我。”

    “好。”旁邊一個臥室中,二十來歲的馬玲應了一聲,推門走了出去。在客廳里面拿了一把傘后,她撐著快步來到了院門口。打開鐵門,看著站在門外的兩個陌生面孔,不由得一愣,詢問道:“你們是誰啊?這么早跑來找我爸,到底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滇池的防洪壩就要被沖垮了,洶涌的湖水很快就要漫延過來淹沒一切。你說這件事情,重要不重要?”林陽一邊說著,一邊就要朝向院子里面走。

    “哎,哎,哎,我還沒準許你進門呢,你怎么就進來了呢?滇池的防洪壩要被沖垮?開什么國際玩笑!你到底是誰啊?到底想要做什么?”很顯然,馬玲并不相信林陽說的話。見林陽直接就朝自己家里面闖,她頓時急了,慌忙伸手想要阻攔。然而,人沒有攔到,反而還被林陽就這么拖著回到了客廳里。

    “怎么回事?”換好衣服走出臥室的馬勛,看到自家女兒掛在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身上,頓時驚得張大了嘴巴。

    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是自家女兒的男朋友上門來拜訪了?可是看著不太像啊……

    馬玲松開手,從林陽身上下來,哼哼著說道:“爸,這兩個人說什么滇池的防洪壩要被沖垮了。這不是胡說八道么!前幾天,我們還在市里面那些水利專家的帶領下,挨個挨段的檢查過那些防洪壩呢。一個個,可都是完好無損,堅固的很,怎么可能會被沖垮?本來,我是不想讓他們進屋打擾你的。結果他們卻不聽我的阻攔,硬要闖進來……”

    林陽沒有理會馬玲,只是沖馬勛說道:“馬村長是吧?現在滇池里面的浪濤相當洶涌,正在不斷地涌向岸邊。據我們剛才的觀察,有部分防洪壩,已經被近乎瘋狂的浪濤給怕打出了一道道的縫隙來,必須要立刻對其進行修復和加固!否則,要不了一個鐘頭,浪濤就會將防洪壩徹底沖垮!到那個時候,湖水涌上岸來,后果將會是不堪設想的!”

    “滇池里面浪濤洶涌?先生,你是不是搞錯了?這個時節,可不是滇池漲水的時候,它應該很平靜才對的啊!你是不是看到下大雨,所以就擔心滇池的防洪壩會出問題?呵呵……放心吧,這些防洪壩,都是堅固的很。別說是下大雨,就算滇池里面真的漲水了,它們也抵擋得住,不會出任何問題的。”馬勛擺手說道。

    很顯然,他是將林陽當成了一個來這里旅行的觀光客。以為林陽被這場大雨給嚇到,害怕滇池的防洪壩會出現險情。

    類似的人,他以前也曾遇到過不少。所以,他并沒有相信林陽說的這番話,也沒有往心里去。

    “沒見識,真可怕!”旁邊的馬玲更是翻了個白眼,吐槽道。

    見馬村長不相信自己的話,林陽皺了皺眉。

    水患不等人,他這會兒,可沒有多余的時間來慢慢說服馬村長。心念一動,就準備要施展祝由術里的法,將馬勛給催眠了,先讓他配合自己,將抗洪行動給開展起來再說。

    然而,還沒等他開始施法,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就從院門外傳了進來。

    伴隨著的,還有一道哭喊:“馬村長,不好了,跨堤了,漲水了,我女兒被沖走了!”

    “什么?!”

    客廳里面,除了林陽和西門豹外,所有的人都被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給震驚了。

    垮堤了?

    竟然真的垮堤了?

    這……這怎么可能?!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