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妙醫圣手 > 第906章 我不如他啊!

第906章 我不如他啊!

    目光剛剛落到林陽的身上,莊畢便看到了一團鮮血淋漓的肉團,被他從王士禎的腹腔里面給摘了出來。

    肉團的體型不大,也就是和乒乓球差不多。因為太多鮮血的緣故,讓人看不清楚它到底是個什么東西。不過,在莊畢看來,從腹腔里面摘出來的,除了胃腸之外,就只有肝膽脾腎等臟腑了。

    這個肉團怎么看,也不像是胃腸一類的東西。此外,腎臟是在腰部而不是在林陽動手術的上腹部。因此,在短暫的驚愕過后,莊畢失聲叫了起來:“那……那是什么玩意兒?肝膽還是脾臟?完了,完了。這兩個家伙實在是太亂來了,明明是精神系統上面的問題,他們居然將肝膽、脾臟給摘了出來。這下子,王士禎別說是康復痊愈了,恐怕這性命都堪憂了啊!”

    戴長青轉過頭來,不滿的瞪了他一眼,呵斥道:“瞎嚷嚷什么?給我閉嘴!”

    莊畢被罵的一愣一愣的,愕然道:“不是啊主任,我這怎么就成瞎嚷嚷了呢?你也是看到的啊,這兩個家伙,把王士禎的內臟都給摘了出來……”

    戴長青沒好氣的說:“你就不怕讓別人笑話?看仔細點,他們摘出來的那個東西,根本就不是內臟!”

    扔下了這么一句話后,他便大步走向了正在進行手術的王士禎的病床。

    “不是內臟?怎么可能,要不是內臟的話,那又能是什么東西呢?”莊畢不相信的嘀咕道,猶豫了一下后,還是跟在了戴長青身后,來到了正在進行手術的病床旁。

    離得近了,莊畢方才看清楚,林陽從王士禎腹腔里面摘出來的,的確不是什么內臟器官,而是一塊模樣丑陋的肉團。

    “腹腔里面,怎么會有這么一塊莫名其妙的肉團呢?是息肉?還是別的什么東西?”莊畢張大了嘴巴,對這一幕相當驚訝。

    “這是蟲卵!”林陽回答道,同時向圍過來的護士們吩咐道:“誰去幫我拿幾只托盤過來。”

    立刻有護士轉身出了病房,去拿了幾塊金屬托盤給林陽。

    “蟲卵?這么大的蟲卵?”戴長青上下打量著被林陽抓在手中的蟲卵,與此同時,給林陽擔任助手的袁平,則在埋頭縫合著王士禎小腹上切開的手術口。

    戴長青擅長的,雖然是傳染病的診治。但是對于寄生蟲,還是有著一定研究和了解的。不過,在他的印象中,乒乓球般大小的寄生蟲卵,還真是從來沒有見到過。

    卵都這樣大,孵化出來的成蟲,豈不是要大的嚇死人?

    察覺到了戴長青心中的困惑,林陽微微一笑,解釋道:“這顆蟲卵里面,可不止是一個寄生蟲那么簡單!”心里面,則是在嘀咕著:“準確的說,這根本就不是什么蟲卵,而是鬼巢!在這顆鬼巢里面,至少是藏著有幾十條鬼嬰。除了留下一條占據王士禎的身體外,其余的鬼嬰,都將會通過與他人接觸的機會傳播出去……而這,就是傳染的原因。”

    當然了,鬼巢、鬼嬰之類的說法,林陽只能是在心里面想想。因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聳人聽聞,講出來也鮮有人會相信。還不如說是寄生蟲,不但容易讓人相信,也能夠減少很多的麻煩事。

    雖然林陽他們的手術并不是瞎胡鬧,甚至真的是取得效果摘出了一塊模樣奇怪的蟲卵來。但莊畢對他們的質疑,卻沒有因此減少。冷哼了一聲后,說道:“蟲卵?寄生蟲?王士禎和秦祥他們表現出來的癥狀,不是精神系統方面的疾患嗎?跟這腹腔里面的寄生蟲,又能有什么關系?總不可能,這些寄生在肚子里面的蟲子,還會影響到他們的精神情志吧?”

    在先前的一系列經過之后,袁平對于莊畢這個醫院里的同事,也是不爽到了極點。見他在這個時候,居然還針對林陽,也不講什么同事之誼了,開口反駁道:“誰告訴你,寄生在腹中的蟲子,就影響不到人的精神情志了?這蟲子雖然是在腹中,可誰也不能夠保證,它會不會釋放出某種毒素融入血液流傳到大腦里面去。就算沒有毒素,損傷到了與心智有關的經絡穴位,一樣也會讓人陷入瘋癲狂躁的狀態!”

    “這……”莊畢張了張嘴,卻找不出什么話來駁斥。

    而袁平,也沒有就此罷休。正好在這個時候,他完成了對王士禎腹部手術口的縫合,抬起頭來瞪著莊畢,說道:“再說了,自從姬醫生將這塊蟲卵從我師祖的肚子里面摘出來后,我師祖就從瘋癲狂躁恢復到了平靜。這,難道還不能夠說明問題嗎?”

    袁平的這句話,卻是提醒了圍觀的眾人。

    在剛開始林陽為王士禎做手術的時候,王士禎一直在拼命掙扎并咆哮不休。然而,隨著這塊看上去有些恐怖、惡心的蟲卵被摘了出來后,王士禎一下子就恢復了冷靜,躺在床上閉目沉睡,完全沒有了掙扎、咆哮之類的情況。

    難道真是這塊蟲卵,讓王士禎和秦祥等人陷入了瘋癲狂躁?不過,蟲卵剛一被摘出來,人就恢復了平靜……這病情變化的,也未免太快了一些吧?

    就在圍觀的醫生、護士們震驚的時候,莊畢卻是冷哼道:“蟲卵剛被摘出來,王士禎就躺著沒有了喊叫和掙扎……這真的是病情出現了好轉嗎?別是快要被你們的胡鬧給折騰死了吧!”

    “夠了!”

    莊畢的話,沒有激怒林陽和袁平,卻是將傳染病科的主任戴長青給激怒了。

    戴長青猛地轉過頭來,甩手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啪’的抽在了莊畢臉上,瞬間就將他的臉給打腫了。同時還怒瞪著莊畢,呵斥道:“虧你還是一個醫生,居然講出這樣的話來!你就這么希望他們治療失敗?你就這么盼著王士禎、秦祥他們死?”

    “不……不是……”莊畢挨了一耳光,本來是要發火的。可是在聽見了戴長青的這番斥責后,頓時被嚇了一大跳,瞬間冷汗淋漓,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說錯了話,而且是錯的相當離譜。

    盼著治療失敗?盼著醫療界的同行和前輩死?

    這樣的事情一旦傳了出去,那他的前途也就完了。至少在醫療界里面,他是絕對混不下去的了。

    想到這里,莊畢哪里還顧得上被戴長青給抽了耳光的事情?只是訕訕的,絞盡腦汁想辦法來彌補自己剛才那番錯話。然而,戴長青已經扭過頭不再搭理他了。

    看著被林陽扔進到了托盤里面去的蟲卵,戴長青皺著眉頭,一臉困惑的說道:“奇怪啊……老王他們被送到醫院里面來的時候,我們也曾對他們進行過全面的檢查。可不管是血液、糞便還是胸腹部的x線片,都沒發現存在有蟲卵的影蹤……這蟲卵,難不成還能夠躲避過各種檢查?”

    聽見這話,林陽雖然沒有吭聲,但卻是在心里面回應道:“這些可是鬼嬰啊,要不是吸收了王士禎的氣血,又被我用術法給困在了肉團里,你們肉眼也別想要看到。那些血液、糞便以及x線檢查,又怎么可能查得出這人的身體里面,是不是多出了惡鬼來?”

    王士禎身體里面的蟲卵被摘了出來后,秦祥等人掙扎和咆哮的程度,也在瞬間提升了好幾檔。

    林陽知道,出現這樣的一幕,代表著秦祥等人體內寄生著的鬼嬰,已經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

    “看來我的速度,必須要加快了。否則,沒等我將這些鬼嬰給困住摘出來,它們自個兒就會破體而出!到那個時候,麻煩可就大了!”

    想到這里,林陽也沒空搭理在旁邊圍觀的醫生、護士,開始埋頭為秦祥等人進行起了手術。

    之前他給王士禎做手術的時候,這些人來的比較晚,并沒有看到手術過程。直到這會兒,他們方才看到,林陽用刀、摘蟲卵的一系列動作,竟是做的行云流水,又快又準!最為離奇的,是林陽隔著肚皮,居然也能夠判斷出蟲卵所在的準確位置。

    林陽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里面,就將秦祥等人肚子里面的蟲卵一一摘出。他這進行手術的速度之快,讓擔任助理工作的袁平都跟不上趟了……這不,林陽將所有人的手術都給完成了,他才剛剛將秦祥的手術傷口給縫合好。

    好在圍觀的這些人,都是醫生和護士。當即就有幾個人自告奮勇站了出來,幫忙縫合手術傷口。

    而戴長青在這個時候,則是一臉驚愕的望著林陽。那表情,就像是見到了外星人一般。

    “好眼力、好刀法、好醫術……”

    許久之后,戴長青方才悠悠的嘆了一口氣。

    “我不如他啊!”

    聽到這話,病房里面的醫生和護士全都震驚了。

    要知道,戴長青可是國內赫赫有名的醫學專家,甚至在世界范圍里面,都是有著一定名氣的。可是現在,他卻親口承認自己不如眼前這個陌生人的醫術高明。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頭?醫術水平,又是有多高啊?”

    病房里面的醫生和護士,不約而同將目光投向了林陽。

    這目光中,有遲疑,有驚訝,但更多的,還是震撼和崇拜!

    (求月票,求推薦票,求打賞,各種親啊!!!)

    最新全本:、、、、、、、、、、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