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三國之棄子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荊州出兵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荊州出兵

嚴顏和張任做出了決定之后,就開始做出相關的應對。
  
  首先第一點就是先固守防線,以防徐庶突然的偷襲。對于徐庶這個對手,嚴顏和張任都是萬分忌憚。
  
  徐庶不像其他謀士一樣,沒有多大的實戰經驗,反而有著十十分快速地抓住戰勝敵人弱點的能力。其個人武力還不錯,一般的武將還奈何不了徐庶。
  
  文武雙全來形容徐庶是再適合不過了。
  
  做出了決定之后,張任和嚴顏果斷地緊鎖防線,將一些不必要的城池直接丟給了徐庶。
  
  益州軍十分輕松地拿下了好多座城池,士氣大漲。
  
  然而徐庶則是敏銳地察覺到了不對勁,這樣兵不血刃地放棄城池,不是張任和嚴顏會做的事情。唯一能夠解釋的,就是其中必然有陰謀。
  
  是什么陰謀才會使得張任和嚴顏放棄城池緊鎖防線呢?
  
  不多時,徐庶就知道原因了。劉備給他派來的援軍已經快到了。
  
  徐庶明白張任和嚴顏可能是預估到了自己的援軍即將到來,為了不必要的損失才壯士斷腕,集中優勢兵力來保證自己的防御。
  
  “張任、嚴顏果然是良將,可惜不能為主公所用,要不然益州固若金湯也。”徐庶對于張任和嚴顏一直反對劉備而感到遺憾。
  
  遺憾歸遺憾,戰事還是要繼續的。援軍一到,徐庶軍威大振,怎么可能放棄打擊敵人的大好良機?
  
  益州軍加快了速度,開始和剿滅劉備聯合軍展開再一次的大戰。
  
  然而這次的大戰,又一次陷入了對峙之中。
  
  憑借占據優勢地理位置,張任和嚴顏讓徐庶怎么進攻都打不破他們的防線。
  
  損兵折將之后,徐庶有感傷亡過大,選擇了暫時休兵的策略。
  
  而在這之前,張任和嚴顏早就派出心腹之人前往荊州,向鎮守荊州的平南將軍龐德送去了歸順朝廷,請朝廷發兵救援的書信。
  
  在劉備奪取益州之后,荊州和益州就產生了隔閡,雙方之間互相堤防。而龐德勸說張任和嚴顏未果之后,在荊州和益州的中間地帶布置了大量的防御工事,以防不測。
  
  張任和嚴顏派出的使者剛剛走出益州的地界就被劉軍將士給攔截了。要不是使者機靈,或許就被劉軍士兵當成奸細就地斬殺了。
  
  得知使者的來意之后,劉軍士兵不敢怠慢,直接匯報上峰。就這樣一層層送到了龐德的面前。
  
  龐德對于這樣的信息十分懷疑,之前他是有勸說過張任和嚴顏歸順朝廷的,書信往來就不說了,使者也派出去了,就差自己親自出馬了。可費了那么多的口水和墨水,最終還是被拒絕了。龐德都斷定張任和嚴顏是愚忠于劉璋,不會歸順朝廷的。恰好劉玉也讓他保持監視即可,不用多加干涉益州,龐德就沒有去管益州的情況。
  
  現如今張任和嚴顏自己派人送上門來,龐德就覺得有問題。究竟是什么問題,龐德就想不出來了。
  
  在西涼武將之中,龐德的智力算是可以的。否則劉玉也不會讓他坐鎮荊州。只是現在這個問題,以他的智力還是想不明白。
  
  事關重大,輔佐龐德的謀士們也不敢斷定,一個個建議龐德將對方派來的使者帶過來問話,查看虛實,再做決定。
  
  就這樣,這個使者被劉軍從邊界一直帶到了龐德的面前。由于時間急迫,為了趕時間,一路上是飛奔而行,使者算是受了不少的罪。但是這個使者卻是一點都不介意,受點罪又如何,總比耽誤了張任和嚴顏的大事好啊。
  
  當使者把貼身藏好的書信送到龐德面前,其實無非就是一張白布,上面寫下很多字。像龐德這個級別的,都已經用上紙張,對這種落后的書寫方式有點看不上了。有了先進的紙張,當然是看不上這種東西了。
  
  龐德看完后就陷入了沉思。
  
  從書信中的內容來看,張任和嚴顏絕對是有誠意的。只是為何是現在歸順,而不是之前呢?想必這里面有文章啊。
  
  龐德對著使者問道:“張、嚴兩位將軍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難了?”
  
  這話說得夠直接,很明顯就是在懷疑張任和嚴顏的用心。
  
  然而張任和嚴顏派來的使者也是直性子,說道:“將軍所言甚是。我家將軍本來和劉備僵持,最近剛好大勝劉備。可誰知劉備走狗徐庶甚是厲害,硬是將我軍打得大敗。我家兩位將軍對朝廷及將軍仰慕已久,故而派吾前來歸順朝廷,同時請求將軍出兵救援我軍于危難!”
  
  “什么!”聽聞這個消息的人都驚呆了。
  
  之前讓你們歸順,你們不歸順,現在被人打得半死了,才想到歸順。這是不是有點太想當然了。
  
  馬家五常中的老大馬玄立刻諫言道:“將軍,張任和嚴顏如此妄為實在是可恨!完全沒有把朝廷放在眼里,難道朝廷是他們想歸順就歸順,不想歸順就不歸順的么?!”
  
  龐德覺得很有道理,這種做派簡直就找死,換做是誰都接受不了。
  
  一些武將更是憤怒地罵道:“張任、嚴顏不是好東西!將軍,其中必然有詐,咱們不能中了他們的奸計!”
  
  其他人也是憤憤不平。
  
  使者真的很想打自己一巴掌,自己是缺了心眼才把實話給說出來了,好了,現在引起公憤了。
  
  “諸位將軍、大人,我家兩位將軍真的是誠心歸順朝廷啊。”使者感覺自己必須要挽救一下自己剛才的錯誤。
  
  如今說這些有用才好啊。連龐德都懷疑張任和嚴顏的用心了。
  
  很多人都在勸說著龐德不要理會張任和嚴顏,因為這歸順實在是不靠譜。萬一出現了什么差池,荊州都會變得危險起來。
  
  身為鎮守荊州的大將,龐德不得不為荊州多著想一下。荊州的富庶,不說是天下第一,可也足以讓江東孫策和益州的劉備眼饞。稍有不慎,荊州落入敵手,或者被敵軍入侵,那龐德的罪過就大了。
  
  張任和嚴顏派來的使者本來還是有點口才的,不然也不會被張任他們派來做使者。只是犯了太老實的致命錯誤,導致場面無法收拾。現在哪怕他說破了喉嚨,龐德都要懷疑一下他的來意。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比較沉默的馬康則是走出來恭敬地對著龐德說道:“將軍,在下有一言,不知當講不當講?”
  
  “仲常,你有何建言?”龐德對于馬康的舉動很是詫異,在他的印象中馬康屬于比較懶散的人,不怎么發表自己的意見。
  
  馬玄是知道自己這個二弟的,別看平時有點懶散的模樣,可他要是說出話來,往往有著他人沒有的先見之明。
  
  “將軍,若是我等放任張任和嚴顏被劉備猛攻,那結果會是如何?對朝廷,對荊州,有什么好處或者說壞處?”馬康問道。
  
  龐德沒有領會到馬康的意思,回答道:“劉備要是拿下張任和嚴顏,那么益州就完全落入他的手中。”
  
  馬康露出了微笑,這個答案已經足夠了。
  
  龐德的智力在武將之中不低,他說完話之后就領悟到了,驚訝地說道:“要是富庶的益州被劉備完全占據,朝廷要想收回益州就是萬分艱難了。益州就可以隨時對我荊州出兵了!”
  
  自古以來,蜀中之地都是易守難攻。要想殺入蜀中,沒有付出巨大的代價是不行的。
  
  而劉備乃是梟雄,手底下有著徐庶、魏延等人才,如果他們把益州牢牢地占據了。不說日后荊州會時刻防御益州可能的進攻,想要征討益州都是一件十分的困難的事情。劉備大可以占據險要的地理位置就可以把千軍萬馬擋在益州之外。
  
  馬康見龐德明悟了,故而微笑地說道:“將軍英明!益州之事,之前張任和嚴顏或許有什么顧慮而不歸順朝廷。如今棄暗投明,也是難得!至于等到危難之際再歸順,也不是什么大事。朝廷也不會怪罪的。如今劉備在益州勢大,張任和嚴顏實在無法抵擋劉備。我荊州也是因為張任和嚴顏與劉備對峙,西面防御才無憂。若是張任和嚴顏敗亡,以劉備的狼子野心,定然不會放過荊州。到時候,將軍你的事情就多了。當今陛下以平定亂世、一統天下為己任。益州乃是我大漢之地,陛下遲早要拿下來。若是將軍放任劉備猖狂而不顧,任由張任、嚴顏敗亡,導致日后的戰局變動。將軍與我等實在無法向陛下交代。故而,卑職以為,將軍必須出兵,而且需要趕在張任和嚴顏還未被滅掉之前趕到益州。不如此,后事難料!”
  
  好了,馬康把自己的話都說完了,拱手一禮,然后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去。
  
  說了這么多話,馬康也是有點累了。馬康最喜歡的就是干吃飯不做事。如果荊州不出兵,日后馬康就無法享受現在的安定生活,肯定會忙碌的。為了自己的美好生活,馬康不得不多動點腦子。如今看來,他的努力是沒有白費的。
  
  馬玄對自己的二弟說了那么多,其中的道理讓他有了更多的感悟。馬玄開始感覺自己的能力有點不足了,連那么簡單的道理都看不到啊。
  
  張任派來的使者欣喜若狂,要不是馬康是男的,身體肥胖,長得有點對不起觀眾,他都想撲上去狠狠地親上一口了。
  
  好人啊!真正的好人啊。
  
  馬康就不知道那個使者的心思,他還把使者的眼神想象成一種善意。
  
  龐德被馬康給說動了,站起來說道:“仲常說得很對!陛下讓本將鎮守荊州,就是保證荊州安穩且不受威脅。既然張任和嚴顏準備歸順朝廷,本將也不能見死不救!眾人聽令!”
  
  “卑職在!”龐德準備發號施令,其余人等均是正襟危坐。
  
  龐德義正言辭地說道:“即刻調動精兵兩萬,本將親自前往益州。馬玄鎮守荊州,將本將的行動上報朝廷!其余人等務必各司其職,不得懈怠!同時加強對江東的監視,免得他們背后捅一刀!”
  
  將在外,一般都是便宜行事。
  
  龐德如此安排也是正常的。而且劉玉也不會怪罪于他,只要有好的結果就成。
  
  荊州乃是四戰之地,要防御江東的孫策,又要防御益州的劉備,還有南方的蠻人,最后還要留下一定的預備部隊,能夠動用的兵馬實在是不多。兩萬精兵算是荊州能夠調動的兵馬了。
  
  荊州文武一個個領命,龐德的安排十分恰當。
  
  使者感激涕零地說道:“多謝將軍!多謝將軍!”
  
  龐德出身西涼,做事風格風風火火,他要的兩萬兵馬很快就集結完畢,而他就帶著張任派來的使者,一同殺向益州,趕往救援。至于后勤糧草問題,龐德根本就不擔心。他在之前就在益州和荊州的交界處做了一些布置,有著充足的糧草可以供應大軍的需求。
  
  兩萬兵馬氣勢洶洶地沖向益州,龐德心中則是不斷地盤算著。
  
  “這次要是能夠順利進入益州,無論張任和嚴顏是不是真的想要歸順,吾都要讓他們成為事實。”龐德心中想著:“不過張任和嚴顏要是擁有太多的兵馬,對朝廷而言不是一件好事。看來要好好地算計一番,讓徐庶和張任他們兩敗俱傷,吾再來一個黃雀在后,豈不美哉?”
  
  長得五大三粗,完全就是一副魯莽模樣的龐德,心里的小算盤打得直遛。
  
  “張任和嚴顏聽說以前都是益州的名將來的,那么現在就讓吾看看,他們究竟可以和名震天下的徐庶打得如何?”龐德真的算計好了,就等著徐庶和張任他們打得兩敗俱傷了。而且他手中只有兩萬兵馬,和劉備死磕是不行的。龐德是勇武異常,但腦袋瓜也好使。
  
  劉玉把龐德送到荊州鎮守,乃是一件正確的事。可能連劉玉都不清楚龐德有這樣的能力,也可能是瞎貓撞到死耗子了。
  
  荊州劉軍的行軍速度沒有放緩,龐德看著遠方,對于接下來的大戰,他是充滿了信心。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