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醫士無雙 > 第433章 您沒開玩笑?

第433章 您沒開玩笑?

    以小周老師為談資,幾人無不流露出艷羨之情。
  
      夢想、憧憬應該是生活的動力源泉,不然任何行業都會有枯燥乏味的時候,例如小周老師的出現,也的確給縣醫院帶來了生機與希翼。
  
      小護士們或許‘別有用心’,但一個個開始打扮起來,但也算是給工作環境帶來了一道靚麗的風景線,醫生就更別提了,同齡人哪有服輸的啊。
  
      再說車主任與高主任,混吃等死養老送終得年紀了,如今還不是開始鉆研起腎臟醫學,為縣醫院填補空白。
  
      而事實上。
  
      這種體會,孫茂比縣醫院所有人都還要強烈。
  
      那是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中原大醫學院內朝氣蓬勃,與一種師兄弟們喜迎知名腎臟專家歐教授的到來。
  
      臺上的老人精神抖擻,也沒有平日里學校老師的刻板印象,語言風趣動人,引得滿場歡樂不已,讓枯燥的學習生活有了一絲轉機。
  
      到了末尾,一件趣事引得所有人聚精會神。
  
      歐教授在某天深夜時分收到了柳葉刀的審稿邀請……
  
      哇。
  
      那可是柳葉刀啊。
  
      國內的審稿人屈指可數。
  
      眼前,就有活生生的一個……
  
      以偉人明志雖然是演講套路,但在高校演講當中,屢試不爽。
  
      他們起初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歐教授話鋒一轉,說起稿件內容,說起一個發生在野外的急救故事,故事是跌宕起伏的,但全程的沸點卻在最后一句話上——
  
      ‘MSF大家都知道……’
  
      ‘可是……’
  
      ‘你們知不知道,那位主刀醫生是誰?’
  
      ‘MSF.Delia&Michelsen.UK……不不不,這位應該是論文主筆人,另外還與她有一個并列第一席署名是……’
  
      ‘MSF.Zhou.CHN!’
  
      轟。
  
      滿場沸騰。
  
      行醫當如刀塔周啊。
  
      遠隔近千里,又與時空相隔,可那場間的沸騰喧嘩聲,似乎還在此刻間孫茂的耳際邊回蕩不絕,身體發顫,頭皮發麻……
  
      不,不可能吧?!
  
      他,他會是刀塔周?!
  
      他騙人!!
  
      心里的不服輸依舊在作祟,畢竟作為中原大醫學院的天之驕子,他對柳葉刀發表的難度有著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
  
      可那幾人還在絮叨,“據說小周老師在非洲待了半年呢。”
  
      “嗯,他家好像是醫學世家……”
  
      “托關系的去?”
  
      “別酸了,讓你托關系去非洲援助,你就能發表柳葉刀了?”
  
      轟隆,孫某人一腦袋炸開個混沌,將那雜志扔下,擰頭就跑。
  
      幾人也懵了,再次確定一個事實,“那人百分百是個瓜皮!”
  
      孫茂上樓。
  
      來到外科,在外1辦公室掃視一圈,并沒能看到周一生的身影,但他的目光卻落在了另一人的身上,他記得這人,就是在酒店過道里大言不慚的周一生的損友。
  
      “你,跟我出來一下。”
  
      “我?”白明明指著自己鼻子,不明所以然,眼看對方來勢洶洶,心里還有些怕怕的,白老師個頭不高,又被其人居高臨下望著,但站起來后,心中的壓抑更甚,還是得仰頭看著對方,“你,你是趙教授的學生吧?有事兒嗎?”
  
      白明明還算鎮定,畢竟無冤無仇,他還能爆發斗氣與自己下馬一戰不成?
  
      但他可不要忘了,白明明得身后卻有一位掌控‘腎之奧義’的圣階強者——
  
      周.腎臟大手柳葉刀發表者超級大掛壁.一生。
  
      “我,我想問你點事兒。”
  
      “奧。”白明明跟著出去了,心里總覺得奇奇怪怪,有點像上學時被班霸欺負的感覺,都是成年人了,怎么還玩你跟我出來一下這一套啊?你咋不說放學你別走呢?“你有什么事兒,說吧。”
  
      “小周……小周老師真是柳葉刀發表者?那個MSF.Zhou.CHN??”
  
      白明明一愣,轉而發笑,笑得意味深長:“我還以為什么事兒呢……對啊,就他啊,你才知道啊?”
  
      與有榮焉的成就感再次爆棚了。
  
      “你怎么證明?”
  
      “證明?”白明明狐疑,這還要怎么證明?
  
      不過想想之前,自己也不信,還把小周老師臭罵一頓,正常人似乎都很難接受這個幾乎變態的事實……畢竟,那可是柳葉刀啊。
  
      但偏是如此,他心里的榮譽感就再度飆升,“能怎么證明?人柳葉刀的回函,都被小周老師他爸裱起來了,不過圖片我沒有,在他手機里呢……”
  
      “梁院長他們都知道,不然你去問問梁院長?”
  
      嗖。
  
      人走了。
  
      很沒有禮貌,但白明明完全可以理解,“哎,又一個被現實擊垮的孩子,天驕最容易信心崩塌,一蹶不振啊。”
  
      院長辦公室。
  
      趙成眾人言談甚歡,科員小李敲了敲門,聽到一聲進來后,一道人影就率先擠入,小李有些無措,面露苦笑,也在梁院長一個眼神示意后才離開。
  
      趙成對這一幕微微蹙眉,但當著眾人的面也不好訓斥學生,只是稍帶清冷的問:“小孫,怎么了?這么著急!”
  
      “老,老師……我……”他欲言又止時,目光一直落在梁院長與車主任等人身上,最終還是沒忍住道:“梁院長,車主任,周一生是……是柳葉刀發表人?”
  
      梁院長等人一聽,眼神一下子就犀利了,光芒畢露,但也只是一閃而逝。
  
      本來是想藏著,可如今被人點破,他們要繼續說‘不是’,那真就把別人當傻子耍了,車主任不答顯然是讓梁院長自行決定。
  
      梁院點了點頭,笑得和煦,“昂,是啊,哎呀,小孫你是從哪兒聽說的?”
  
      “圖,圖書館……”
  
      得嘞,大家一聽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然而另一邊……
  
      趙成懵懵的,柳葉刀三個字的犀利程度就好似刀鋒刮骨,讓他一個激靈,“等會兒,小孫,你說什么?什么柳葉刀?”
  
      孫茂轉眼看著師父,就別提多無奈了。
  
      要不是今天他跑去圖書館,倆人到走也要被蒙在鼓里。
  
      他還沒說話,梁院長笑嘻嘻解釋:“趙教授啊,是這樣的,跟你一起手術的小周醫生,情況比較特殊,今年開年第一期的柳葉刀,他代表MSF無國界醫生組織,發表了一片宣傳稿……”
  
      “諾,我這里正好有雜志,你也給斧正斧正。”
  
      梁院長轉身,就在抽屜里拿出了他的‘個人私藏’,遞給了趙成。
  
      翻開幾頁,一過了目錄,就是那篇其實早已在各個院校,被歐陽教授帶火的宣傳稿論文。
  
      趙成木訥得接過,看著頁尾的署名。
  
      MSF.Zhou.CHN……
  
      咔。
  
      老腰一挺,如遭雷擊得一顫。
  
      然后瞪大了眼珠子,“您,您沒開玩笑???”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