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成長那點事 > 第152章 信

  孟小佑一直在走,不停的走。
  直到,孟小佑發現眼前所到的這個地方好眼熟,才終于停下來。
  這個眼熟的地方,是鄭記餐廳,是孟小佑上班和生活的地方。
  孟小佑,在不知不覺中,用雙腿走回了鄭記餐廳。
  孟小佑徑直回到宿舍,鉆進被子呼呼睡去。
  睡著了真好,就不會想起那個叫王承的人了!
  ……
  不論心情怎樣,忙碌的日子總是流水一般挾裹著每個人往前走。
  12月下旬很快到了,滿大街都是圣誕節的氣息,滿大街都是情侶在秀恩愛,眼睛想躲都躲不開。
  孟小佑發狠的看書和工作,孟小佑無數次在心底慶幸,慶幸自己當初接下了領班的工作,孟小佑想要盡快給外婆掙夠養老的錢。
  孟小佑在父親將她帶去城南那天跑掉后,就給自己做了份計劃,這份計劃里,她會在20歲就和王承結婚,然后再去考試。
  現在王承不要她了,孟小佑還是決定在20歲之后去考試。
  孟小佑告訴自己,如果不能嫁給王承,那和誰結婚都沒關系了。
  孟小佑現在的打算是,在20歲的時候隨便找個人嫁了,只要對方同意她去參加考試,考上了之后,同意讓她去當老師,那她就嫁。假結婚都行。
  孟小佑是一定要斷了她爸爸媽媽再拿她去換錢的念想!
  在12月7號,看見王承有了新歡之后,孟小佑除了埋怨王承,她還恨,恨自己沒有早一點接受王承,更恨為她帶來這一切的她的爸爸媽媽。
  眼前這一切,都是她的爸爸媽媽造成的!
  若是那個周六,王承的爸爸媽媽來見自己的時候,自己的爸爸媽媽沒有進城來鬧,自己和王承應該都已經訂婚了,自己現在也還在李叔店里上班,認真復習參加考試,等年齡到了就可以和王承結婚,哪里還會有現在這樣的事情發生!
  在孟小佑看來,只要嫁了人,就算她那個時候因為考試被她父母找到了,她父母也應該拿她沒法了。
  孟小佑在竭盡全力的去掙錢,就是為了給外婆多準備一點養老錢。
  孟小佑害怕,如果結婚的對象不是王承,說不定自己參加考試時候的生活費都要自己負擔,能給外婆的養老錢就會更少了!
  萬不得已,爸爸媽媽找到自己之后,依然不放過自己,那就把掙下的錢都留給外婆,自己就可以放心的去死了,沒有王承,也不必再跑了,也不必再活了。
  活著,真的好累!
  ……
  12月24號,鄭周一到餐廳,就被郵差截獲,讓他簽字收信。
  看著手里的信,鄭周的眼睛里恢復了久違的神彩。
  雖然,信封上只有收信人和收信人地址,并沒有回信地址,可鄭周依然欣喜若狂,國際航空啊!除了羅娜娜,還會有誰!
  走進大堂,鄭周等不及小幺兒幫自己拿剪刀,撕開一個小角,拿起一根筷子就楞開了信封。
  可是……
  信封里面是空空如也,沒有信紙,什么也沒有!
  鄭周將信封張口朝下,抖了又抖,可還是沒有抖出任何東西。
  鄭周又用小幺兒拿過來的剪刀和小刀,仔仔細細的將信封拆開,可是,信封里面也干干凈凈,一個字也沒有。
  這封信,文字全在信封上,鄭記餐廳的地址和鄭周的名字,英語書寫,然后,沒了。
  鄭周仔仔細細的找,又沖到室外,將信封拿到太陽下面透,看是不是隱藏著什么玄機,可今天的吃都沒有太陽,鄭周無功而返。
  小老板收到信的動靜整的太大,大家不得不表示關注。
  鄭周已經顧不得是否有隱私,將信封交給大家傳看,看大家能不能找到蛛絲馬跡。
  可大家看來看去,如果忽略掉上面的地址和收信人名字的話,這就是一個空白的信封。
  鄭周不死心,又將信封上面的英語單詞中的字母重新排列組合,這下好了,完全是天馬行空、云里霧里了。
  孟小佑小聲的嘀咕:“這是列寧的墨水瓶嗎?”
  鄭周一聽,精神大振:“對啊,試試。”
  小幺兒拿過來一根蠟燭,鄭周將空白處拿到蠟燭上方,一個信封快要烤完的時候,才在角落里看到了一大一小兩個簡筆畫畫的小人,高的那個有長長的頭發,矮的那個,只能說可以確定是個人形,這又是什么意思呢?!
  大家都迷糊了。
  鄭周也沒有弄明白這封信的意思,可它的到來卻清楚的傳遞給鄭周兩個非常明確的信息,第一,羅娜娜在想著他,在千方百計的想要聯系他。第二,羅娜娜被看得很緊,無法傳遞信息。
  但不管怎樣,這對鄭周來說,都是一份最美好的圣誕禮物!
  是的,這封信無字,可是,這一封無字信卻讓鄭周明白,他和羅娜娜,他們倆,都在等著彼此,都在盼望著見面重聚的那一天!
  ……
  大家都沒弄明白那封信到底說了啥,可是,小老板的喜形于色卻是顯而易見的!大家已經很久未見過小老板如此高興了!
  看著這樣的鄭周,孟小佑醍醐灌頂,是啊,自己也可以給王承寫信啊!
  可以在信里問清楚王承是不是已經不再等她了?若王承的答案是真的,自己再死心也來得及啊!
  既然連死都已經準備好了,那為啥還不敢去找王承問個答案?!
  12月7號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半個月,可夜夜淚濕枕頭的孟小佑知道,自己舍不得,舍不得王承,舍不得承認王承真的不要自己了!
  孟小佑告訴自己要好好掙錢,安排好外婆就可以放心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可是,如果王承還有一丁點可能還惦念著她,孟小佑就愿意一頭扎進王承懷里,再也不出來。
  一想到或許還有可能和王承在一起,當天下午,孟小佑就寫好了一封信。
  在這封信里,孟小佑詳細的說了那天所見,問王承是不是變心了?是不是不等她了?
  孟小佑在信里說,若是王承沒有變心,就請他在李叔店門口掛一個紅色的燈籠,若是不再等她,就在李叔店門口掛一個黃色的燈籠,她會看見。
  那天去找王承,卻沒有去李叔店里,孟小佑這次在信里不得不解釋了自己不能留地址的原因。也請王承轉告李叔王姨,自己在20歲之前,都不能告訴他們自己的具體地址,不然,就會給他們添麻煩,就連王承這里也是這樣。
  若是有人知道她的地址了,到時候孟有福和江玉娟要是找過去,對誰都是件麻煩事,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的地址最好。
  最后,孟小佑在信里說,她會過去看他們的,而且,她現在真的很好,很安全,已經是店里的領班了。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