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庫 > 人海中如約而至 > 第42章 他又是誰

第42章 他又是誰


  “沒必要!”司徒落沒有停下腳步,冷淡地說,“昨天你打也挨了,以后除非你帶著錢來,否則見到我也裝不認識就好。”
  對于司徒落來說,人不糾結于過往才不會煩惱。
  葉磊眼神一沉,掩飾不住的傷感,緊追著司徒落,“錢的事情,我對不起你。但是,你要相信我,我對你是真心的。我也知道你為了還錢才跟了那個男人,你再忍耐一陣子,我的軟件開發已經進入到了測試階段,而且最近有家大公司愿意投資。等我拿到投資,第一筆錢就還給他。”
  “先忍耐一陣子?”司徒落猛的停下腳步,她好似聽到了天下最大的笑話。
  司徒落看著葉磊,這個以往意氣風發的少年,怎么在走出社會的第一步,先把他自己逼的面目全非。就是這一刻,司徒落很清楚,她念著的葉磊的所有好,青春里也曾有過的溫暖,終于向叫歲月的地方沉寂而去。
  心中就點酸澀,但絕對不是不舍。
  “那我是不是還得感謝你,為了給我贖身,賣命工作?”心中最初的酸澀過后,司徒落很快平靜如水。
  “不是!”葉磊也停下腳步,有點局促不安,“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相信我,我不是賣妻求榮的人,我絕不會讓他糟::蹋你……”
  啪!一個耳光響亮地落在了葉磊的臉上。
  這一耳光,司徒落用盡了全力,不像昨晚,她手下留了三分的力度。
  無恥!竟然可以是葉磊這個樣子?
  賣妻求榮?放狗屁!
  葉磊挨了一掌,嘴里頓時一股腥甜。司徒落這么暴力,以前怎么沒看出來?還是說因愛成恨?司徒落之所以這樣恨自己也是因為太愛了,葉磊一念至此頓時傷感中填了些高興。
  “現在我告訴你,你聽著。”司徒落的神情平靜,沒有波瀾,“你一直追著,我就將就了。交往一年,我為什么連手都不讓你牽?如果我對你有男女感情,我會不讓你碰我嗎?可是為什么我會像你說的委、身于別人?你聽清楚了,如果我選擇委、身于人,那只有一個原因,我愿意,我動心了,跟你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所以收起你那骯臟的思想,和丑陋的嘴臉。以后別讓我看到你,污本姑娘的眼睛。”
  說這段話,司徒落驚奇地發現,她真的很平靜,連生氣都沒有了。
  葉磊聽的如雷擊,追了司徒落幾年,他清楚自己對司徒落的感情,不是金錢地位可以撼動的,他只是一不小心做錯了一件事。現在他在拼盡全力要彌補,可是……司徒落這就不給他機會了嗎?
  他不信,追著司徒落,他還沒解釋借錢的事,他要是解釋清楚,他不是有意害她,她一定會原諒他的。
  “放開她!”一道凌冽的男聲,劃破晨霧,直擊葉磊。
  話音一落,司徒落已經被伸手一拉,撞進一個男人的懷里。司徒落本來完全可以敏捷地把男人反手推開,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竟然沒有動,反而像是找到了某種依靠。
  關岳還拉著司徒落的手腕,眼眸冰冷如一道利劍射向葉磊,“還不給我滾!等著我來再揍你一頓?”
  葉磊被喝的面紅耳赤,驚疑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這個男人不是昨晚送司徒落回來的那個。
  他又驚又怒,看向司徒落,“他又是誰?”
  “我是誰,你看不明白嗎?”關岳攔住司徒落的腰,搶先一步說,“你是自己滾,還是我把你扔遠?”說話間,他的神色變的冷硬。
  葉磊猶疑半晌,有點退縮。
  “走吧!”司徒落拉著關岳離開,今天葉磊要是再被關岳揍一頓,那估計他在華大攢下的所有驕傲都被摧毀了。
  殺人不過頭點地,司徒落不至于去毀掉一個男人所有的尊嚴。
  上了關岳的車,司徒落想著關岳次次做弄她。在鳳凰山別墅,才讓她像主人一樣地招呼向瑤瑤,下一刻就想盡辦法整她。真的不理解他的惡趣味。
  這個人,上一刻好心在葉磊面前幫她,但是下一刻他要干什么,司徒落還真不敢保證。
  “你這是因為剛才那狗皮膏藥生氣,還是因為昨天的事跟我生氣。”關岳開車,偷眼瞄司徒落。
  司徒落白他,“怎么是你來接我?”今天老太太的檢查結果出來了,要來接她去醫院,也應該是程致恒。
  “怎么?你想叫我哥來接你?”他促狹地哈哈大笑,“我哥有事,今天去不了醫院,我是自告奮勇來的。”關岳厚臉皮地說。
  司徒落幽幽地轉頭看他,不知道他說的程致恒有事,是什么樣的事。如果不是大事情,程致恒該是不會不去聽醫生對老太太病情的診斷。
  看司徒落仍然不說話,關岳只好硬著頭皮說:“昨天的事是我不對。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錯,開個玩笑,你一定能躲開,沒想到向瑤瑤中招。我道歉,您大人不記小人過好不好?”
  “你這樣不理我的話,不光是我哥饒不了我,奶奶也會扒一層我的皮。”關岳賣慘,“還有我那一向更親外甥的親媽,她昨天見你,喜歡的不得了,估計她也不會繞了我。”
  他一臉蹩腳的苦相,司徒落早繃不住了,“行啦!你有那么慘嗎?”
  “可慘了!”關岳更來勁了,“我那親媽陪奶奶已經去醫院了,他們說我做事沒正形,都不要我去醫院,我要是不接上你,估計他們是不讓我進醫院的門……”
  關岳沒有側臉看司徒落,但是他已經感受到那如炬的目光,刺在他身上。
  我去,露餡兒了!
  葉磊憤憤地走開,但是他并沒有走遠,躲在宿舍樓不遠的書后面,看見司徒跟著那男人上了一輛敞篷跑車。
  看來隋欣說的不假,司徒落為了還錢,常常跟不同的男人在一起。他心里暗暗憤恨,卻又自責悔恨。要不是他借了那六十萬的高利貸,司徒落也不至于今天這步田地。
  他暗暗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今天落落為了替他還錢付出,他日他絕對不會嫌棄。
公式规律下期单双